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学归来 > 姚惠娜:荷兰莱顿大学的中东研究
 

姚惠娜:荷兰莱顿大学的中东研究

荷兰莱顿大学学术楼

  2012年9月至2013年2月,我到荷兰国际亚洲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Asian Studies,IIAS)做博士后研究。国际亚洲研究所是荷兰皇家科学院(KNAW)、莱顿大学、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和阿姆斯特丹大学共同建立的博士后研究机构,设立在莱顿大学。半年的学习和工作让我有机会深入了解莱顿大学的中东研究情况。

  莱顿大学的中东研究机构主要设在人文学院下属的地区研究所(Leiden University Institute for Area Studies),研究所下设中东研究部(the School of Middle Eastern Studies,SMES),包括阿拉伯研究系、土耳其研究系、波斯和伊朗研究系、亚述学系、埃及学系、希伯莱和阿拉姆语研究系、纸草研究所等。莱顿大学的中东研究部门是欧洲乃至世界中东研究领域最好的科研和教学机构之一,具有鲜明的特色。

  一、历史悠久,实力雄厚

  莱顿大学的中东研究具有悠久的历史。自1575年建立以来,该校就一直是希伯来语、阿拉姆语和古叙利亚语研究的中心,波斯研究的传统也始于建校时期。莱顿大学阿拉伯研究的传统在欧洲无以伦比。阿拉伯文化是中世纪最先进的文明。初创的莱顿大学走在了时代的前列,于1613年设立欧洲首个阿拉伯语言与文化教授职位。首任教授托马斯•埃珀尼厄斯(Thomas Erpenius)在其题为“阿拉伯文化:无穷的智慧惠泽世人”的就任演讲中,确立了这个教席的基本定位。从此,莱顿大学的阿拉伯研究的指导原则从未改变过。历经四个世纪后,今天的阿拉伯研究系已经成为荷兰规模最大的同类机构。

托马斯 埃珀尼厄斯(1584-1624 )肖像

  2013年是莱顿大学阿拉伯语言与文化教授职位设立400周年。为纪念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莱顿大学将组织持续一年的系列庆祝活动,介绍阿拉伯文化、科学和语言。2013年2月4日,在莱顿大学古老的学术楼报告厅,现任阿拉伯语言与文化教授佩特拉•塞佩斯特恩(Petra Sijpesteijn)以题为“阿拉伯的智慧:跨文化交流400年”的演讲揭开了庆祝活动的序幕。塞佩斯特恩教授在演讲中指出,首任阿拉伯语言与文化教授埃珀尼厄斯提出,阿拉伯文明在医药、哲学、数学、地理、历史和诗歌等领域作出了无法超越的贡献,学习阿拉伯语能够使学生接触阿拉伯智慧,为学生提供洞悉阿拉伯文明的平台。

  阿拉伯研究系现有教学与科研人员13人,除现任教授塞佩斯特恩外,还有3位荣誉教授,7位讲师,两位访问学者。当前莱顿大学阿拉伯研究的领头人塞佩斯特恩教授2004年在普林斯顿大学获得近东研究博士学位,曾在牛津大学基督教堂学院(Christ Church College)和法国国家科研中心 (CNRS)进行研究工作,自2008年起任莱顿大学阿拉伯语言与文化教授。她主要研究早期伊斯兰史、阿拉伯纸草文献以及史学史,包括:近古时期的社会和经济史、伊斯兰教和中世纪的地中海、阿拉伯语纸草学、手稿学和古文字、文献资料的使用、史学史、伊斯兰史和阿拉伯研究等。她综合研究埃及伊斯兰早期的政治、社会和经济进程的专著《塑造一个穆斯林国家:八世纪中期埃及官员的世界》(Petra Sijpesteijn, Shaping a Muslim State: The World of a Mid-Eighth-Century Egyptian Official,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2)是理解埃及伊斯兰早期和伊斯兰世界国家形成过程的重要著作。作者利用公元730年至750年阿拉伯语纸草书信资料,探讨早期阿拉伯征服成功的原因以及埃及从前伊斯兰时期的拜占庭制度向阿拉伯/穆斯林国家的转型。通过研究伊斯兰教对其统治下的日常生活的影响,作者在强调伊斯兰社会显著不同的同时,也承认此前社会的影响。

  土耳其研究系是欧洲中东研究领域最大的研究和教学部门之一,涉及历史学、语言学、文学、艺术和物质文化等学科。该系教授埃里克-扬•齐歇尔(Erik-Jan Zürcher)主要研究从奥斯曼帝国到土耳其共和国(约1880年至1950年)这一转型时期的政治史和社会史,以及青年土耳其运动在这个转型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其所著《土耳其现代史》(Erik-Jan Zürcher, Turkey: A Modern History, I.B. Tauris&Co Ltd, 1993)从19世纪的奥斯曼帝国开始,研究土耳其不断融入资本主义世界、国家和社会的现代化进程。他认为,土耳其从1908年至1950年期间的历史应该被看作一个整体,这种观点与土耳其创建者凯末尔的观点有很大不同。对于土耳其1950年以后的历史,作者着重论述:大众政治的增长;三次军事政变;融入全球经济;与西方的联盟及与欧共体的关系;土耳其与中东的矛盾关系;日益严重的库尔德问题;1994年的经济危机;政治持续不稳定以及伊斯兰势力的增长等问题。这本著作获得广泛赞誉,多次再版和修订,被翻译为荷兰、土耳其、希腊、意大利、希伯莱、印度尼西亚、阿拉伯、波兰、阿尔巴尼亚等9种文字,其中土耳其语版本已经发行40版。

  纸草研究所是荷兰唯一一所研究纸草文书的机构,也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将古希腊语和古埃及通俗文字结合起来进行研究的机构之一。亚述学研究系利用楔形文字研究古代近东文化,其成果享誉国际学术界。埃及学系座落在世界最著名的埃及学图书馆——荷兰近东研究所(Netherlands Institute for the Near East,NINO)图书馆内,与德国、埃及、法国、意大利、波兰、美国的学者合作,在世界范围内开展研究。

  二、跨学科的研究视野

  注重多学科的交叉研究是莱顿大学中东研究的突出特点。地区研究所的中东研究部在功能上就是一个多学科、不同地区和断代交叉的教学和研究高级合作网络,可以就不同的主题或地区开展研究。研究人员既可以专注于特定地区,如阿拉伯世界、北非、土耳其或波斯世界,也可以主攻某一学科,如历史、政治、宗教、语言或文学。中东研究部也特别注意地区与地区之间的联系,借鉴比较地区研究的方法,不仅支持对中东地区内部不同区域之间进行比较研究,而且鼓励与亚洲研究紧密结合。例如,波斯研究就将波斯文化作为超国家现象而不是单个国家的现象进行研究。换句话说,不是将波斯文化限定在某个国家边界的范围内,而是不仅涵盖了以波斯语为官方语言的国家如伊朗、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还包括受到波斯文化影响的更广泛的地区,如安纳托利亚、高加索、中亚和印巴次大陆等诸多地区。

  莱顿大学从事中东研究的学者也具有不同的学科知识背景,集中了人类学、艺术和物质文化、电影学、历史学、法学、语言教育学、语言学、文学和表演艺术、文献学、政治学、宗教学等研究领域的专家,为进行多学科研究提供了知识保障。

  莱顿大学伊斯兰教与社会研究中心(Leiden University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Islam and Society,LUCIS)、荷兰近东研究所、国际亚洲研究所、荷兰伊斯兰研究校际学院(Netherlands Interuniversity School for Islamic Studies ,NISIS )等机构的建立,进一步加强了莱顿大学多学科的中东研究环境,并且使这种多学科、跨地区研究之间的合作得到制度化。

  莱顿大学伊斯兰教与社会研究中心是将人文学院、法学院、社会和行为科学学院的学者联合起来组成的跨学科和跨系的研究中心,以发展和加强关于伊斯兰教与社会的教学与研究,也致力于促进和实施关于伊斯兰的公开讨论与政策制定。

  荷兰近东研究所是一个与荷兰学术界关联的独立基金会,办公地点设在莱顿大学,双方通过签署一系列合作备忘录建立联系。它的职责是发起、支持和进行关于从古代到近代早期的近东文明的学术研究,主要是埃及、地中海东部地区、安纳托利亚、美索不达米亚、波斯等地的考古、历史、语言和文化。它的图书馆是该领域的主要图书馆之一,收藏有重要的书籍、档案材料和楔形文字字板,吸引着荷兰国内外的学者。此外,近东研究所还出版有关古代和现代近东文明的刊物与著作。

  荷兰国际亚洲研究所是由荷兰教育、文化和科学部进行财政支持的研究与交流平台,主要对亚洲进行人文与社会科学方面的研究,范围包括语言学、人类学、历史学、考古学、经济学、政治学、法学等学科领域,鼓励对亚洲进行多学科的、比较的研究。

  荷兰伊斯兰研究校际学院成立于2010年,是由荷兰8所高校的伊斯兰和穆斯林社会研究领域的专家组成的多学科网络,旨在为本国所有与伊斯兰有关的教学和研究提供平台,通过博士培养、组织短期培训等工作,促进相关研究。该学院由荷兰教育、文化和科学部提供财政支持,莱顿大学负责所有的行政和财务事务。

  三、注重学术交流

  长期以来,面向世界、提倡交流的态度使莱顿大学的中东研究学者与国际顶尖的研究机构和学者保持着密切的协作关系。普林斯顿大学拥有国际顶尖的中东研究机构——近东研究系,也是美国最早开展阿拉伯地区研究的高校。阿拉伯语言与文化教授佩特拉•塞佩斯特恩就是在普林斯顿大学取得的博士学位,并在国际科研项目中与该校的中东研究学者继续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她2009-2012年度得到荷兰科学研究组织(NWO) 人文研究国际化项目资助的课题“近古和伊斯兰初期:地中海的延续性与变革”,就与普林斯顿大学以及牛津大学和巴黎索邦大学等机构的学者合作展开研究。

莱顿大学授予帕特里夏•科龙教授(中)、迈克尔•库克教授(右)荣誉博士学位

  与世界顶尖研究机构和学者的交流与协作,促进了莱顿大学相应领域的研究。伊斯兰早期历史研究领域的情况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伊斯兰早期是人类历史的伟大转折点之一,也是历史研究中最具有挑战性的领域之一。由于相关资料都距离伊斯兰早期时代时间久远,重建这一历史时期需要出色的史料掌控能力和非比寻常的聪明才智。普林斯顿大学近东研究教授迈克尔•库克(Michael A. Cook)和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近东和伊斯兰史教授帕特里夏•科龙(Patricia Crone) 是伊斯兰早期历史研究领域的两位巨匠,在这方面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库克和科龙都发表了关于中世纪伊斯兰世界的知识、宗教、政治、军事和社会经济历史的极具影响力的研究成果。库克的开拓性著作:《伊斯兰教中的劝善戒恶思想》(Michael A. Cook, Commanding Right and Forbidding Wrong in Islamic Thought,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探讨伊斯兰教思想中道德和权威之间的互动。他关于穆罕默德和早期伊斯兰神学的著作已成为经典之作。科龙的著作《真主的法则:政府和伊斯兰教》(Patricia Crone, God's Rule:Government and Islam,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5),深入分析伊斯兰宗教政治实践和思想从7世纪至13世纪历时六个世纪的发展。科龙的最新专著:《伊朗伊斯兰早期的本土先知:农村起义和地方拜火教》(Patricia Crone, The Nativist Prophets of Early Islamic Iran: Rural Revolt and Local Zoroastrianism,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2),研究伊朗地方对伊斯兰教的反应。两位学者的研究不但重视非阿拉伯和非伊斯兰世界及相关资料的作用,也重视伊斯兰教的整个古代史。他们的比较史学研究进路具有强烈的地区研究特征,莱顿大学相关领域的研究方法深受其影响。为此,2013年2月8日,在建校438周年庆祝活动中,莱顿大学举行仪式,授予库克和科龙荣誉博士学位。

  莱顿大学中东研究部与研究对象地区也建立了密切的学术和文化交流关系。为保证获取最新的知识和信息,中东研究部与各研究对象地区的学术和知识界联系密切。例如,近东研究所除进行科学研究外,还积极参与支持和促进荷兰与近东地区的文化关系。荷兰在土耳其研究所(The Netherlands Institute in Turkey,NIT),就是近东研究所在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设立的附属研究机构,由来自荷兰和其他国家的学者与学生进行历史和考古研究。在进行科学研究的同时,这个附属机构还担负着文化交流的任务,如促进两国大学之间的学术关系、协助大学执行交流项目、组织研讨会、开设面向公众的荷兰语课程等。

  四、走出象牙塔,发挥社会作用

  荷兰有85.7万穆斯林人口(荷兰统计局2007年统计数字),占总人口的近5%。在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海牙和乌得勒支等穆斯林聚居的四大城市,清真寺及其他伊斯兰认同标志已经成为荷兰多元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荷兰社会风气开放、宽容,穆斯林居民的风俗习惯得到很好的尊重。然而,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欧洲普遍存在的穆斯林移民与主体民族融合及文化冲突等问题也影响到荷兰。尤其是2001年美国“9•11”恐怖袭击及2004年荷兰电影导演西奥•凡高(Theo van Gogh)被摩洛哥裔荷兰人刺杀事件后,荷兰社会一时弥漫着对穆斯林的紧张情绪,多元文化政策也受到不良影响。

  为促进对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的理解和尊重,莱顿大学中东研究部发挥研究专长,作出了积极的努力。古典阿拉伯文化对现代西方社会产生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从中世纪到十六、十七世纪,欧洲和伊斯兰世界之间的各种交往,促进了西方哲学和科学等学科的巨大发展,从简单的算术、数学和计算技术,到理论和实践天文学、医学、物理学和科学仪器等,几乎涵盖了科学和技术的各个领域。这些交往与当代社会也具有密切的关联。莱顿大学与阿拉伯艺术之家和美国图书中心合作举办面向高校和公众的系列讲座,深入阐释古典伊斯兰世界与欧洲的交往及其对西方文明的影响。2012年12月14日,美国黎巴嫩裔教授乔治•萨利巴(George Saliba)在莱顿大学的演讲:“科学、伊斯兰和文艺复兴:欧洲与伊斯兰世界不可否认的联系”就是其中之一。萨利巴教授自1978年开始在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阿拉伯语和伊斯兰科学,主要研究科学思想从近古到近代早期的发展,尤其关注十五、十六世纪天文学和数学思想从伊斯兰世界到文艺复兴时期欧洲的传播。在演讲中,他以哥白尼和伽利略为例,通过对阿拉伯语原本和拉丁语手稿的解读,探讨阿拉伯-伊斯兰天文学对欧洲文艺复兴的具体影响。

  阿拉伯研究400年庆祝活动也致力于向莱顿及周边居民介绍阿拉伯文化。阿拉伯研究系举办活动,带领人们参观莱顿市内的伊斯兰遗迹、古老的阿拉伯文献、清真寺等,探寻西方文明中的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因素。而莱顿大学的植物园则举办关于阿拉伯著名文学作品《一千零一夜》及阿拉伯诗歌中提到的树木、花草和草药的展览,还特地为此展览设立了阿拉伯花园,展示阿拉伯草药和阿拉伯食谱中的植物。与阿拉伯研究400年庆祝活动相配合,莱顿的博物馆也举办相关的专题展览。荷兰国立古物博物馆(Dutch National Museum of Antiquities)的专题展览通过图片、阿拉伯文献资料、古迹等展示莱顿大学阿拉伯研究400年的历史与成就。对穆斯林来说到麦加朝觐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宗教仪式,国立民族学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Ethnology, the Netherlands)则举办有关麦加朝觐的展览,以促进不同文化及族群之间的理解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