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学归来 > 杜娟:美墨边境城市圣迭戈的文化之旅
 

杜娟:美墨边境城市圣迭戈的文化之旅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UCSD)盖泽尔图书馆

  2012年10月-2013年8月,受国家留学基金委“国际区域问题研究及外语高层次人才培养项目”的资助,我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伊比利亚拉丁美洲研究中心(Center for Iberian Latin American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进行了为期10个月的访学交流活动。现将这期间我在美国的学习收获和生活体会作一简要的回顾和总结。

  一、学术收获

  1、UCSD-CILAS介绍及学术活动回顾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CSD)是一所位于美国南加州圣迭戈县(San Diego County)拉荷亚社区(La Jolla)的著名公立大学,属于加州大学系统8所公立大学之一,与UC-Berkley和UCLA齐名。UCSD具有一流的研究和教学设施,每年平均有19亿美元的研究经费,居UC系统之首,足以见得它是一所研究型大学。在美国国家教育委员会的调查中,UCSD是全美排名第10的高等教育学府。其中,海洋地理学、神经科学和生物工程学专业排名第一,拉丁美洲历史专业排名第12位(美国高校中有143所拉丁美洲专业研究机构)。

  我所在的伊比利亚拉丁美洲研究中心有教职员80名,他们分别来自历史学、人类学、政治学、经济学、种族研究、国际关系与太平洋研究、语言学、文学等15个专业学院。本科生和研究生选修的课程基本都是在主讲老师所在的院所进行讲授,所以日常在CILAS所见最多的还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访问学者和学生。

伊比利亚拉丁美洲研究中心

圣迭戈分校(UCSD)美洲研究所

  伊比利亚拉丁美洲研究中心为学者们提供了丰富的学术交流活动。我访学期间,参加了“西班牙和拉丁美洲的宪法文化起源”、“毒品战争”、“哥伦比亚内战与人权”等大型学术研讨会。此外,CILAS还会定期举办小型报告会(seminar)。由于访问学者和学生人数众多,所以几乎每个礼拜都能听一场专题报告会。其中有巴西学者莱昂纳多•巴龙(Leonardo S. Barone)的“巴西的地方政治与选举表现:市长在全国大选中的作用”、俄罗斯奥尔加•科尔尼洛娃(Olga Kornilova)博士的“美国对墨西哥石油民族主义的官方和公众反应:新视角”、智利学者贝纳迪诺•埃斯科瓦尔•安德烈(Bernardita Escobar Andrae)的“无形的企业家:1870-1900年智利商业中的女性”、智利学者哈维尔•努内斯(Javier Núňez)的“智利的教育扩张和代际经济流动性的发展”等。参加这些学术活动,让我更加便捷地了解到国外拉美研究的前沿问题。可以看出,国外学者的研究已经非常细化了,多数都是微观研究,而且他们的研究方法都是跨学科的,尤其是社会史的研究,借助了很多数据模式分析,这方面在国内拉美史学界是比较罕见的。需要提及的是,举办这些学术沙龙和研讨会,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攻势,也没有广泛而深入的动员,学生们完全凭借个人喜好进行取舍,充分体现了学术自由。

  2、收集资料

  收集资料是我此次访学任务的主要目的之一。除了拉美研究中心,UCSD的盖泽尔图书馆(Geisel Library)是我最常去的地方。图书馆的玻璃门上印有大幅学生照片,这些人并不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而都是普普通通的学生。这一点体现了学校平等博爱的思想。图书馆内还设有很多躺椅,供读者看书或休息使用。值得一提的是,盖泽尔图书馆还因其独特的现代主义建筑风格,被誉为全球最酷的七座图书馆之一。我在盖泽尔图书馆查阅了大量有关美拉关系史、巴西史、阿根廷史等方面的资料,拍摄了约20本外文书籍。有些书籍如果在图书馆借不到,还可以在学校的书店买到二手文献。书店是一个很好的补充。我在这里买了12本书籍。包括冷战史学权威人物史蒂芬•瑞普(Stephen G. Rabe)的新作《危险地带:美国在拉美推行冷战》、大卫•马莱斯(David Mares)教授的专著《拉丁美洲与和平的幻象》、马克•威廉姆斯(Mark Eric Williams)的《理解美拉关系:理论和历史》、坎德•布朗(Kendall W. Brown)教授的专著《拉美矿业史:从殖民地时代至今》、沙琳•桑德教授的专著《对巴西帝国政治、经济、战争及其他的历史导论》等。此外,我还利用学校的数据库下载了很多文献。UCSD的校园网覆盖着学校的每一个角落,凭借个人账户和密码,就可以下载图书馆所提供的一切资源。学校的邮箱和图书馆个人账户密码,是在访问学者报到的第一天就被分配的。而CILAS所有的科辅工作均有学术秘书伊瑟拉•(Isela Brijández)一人完成,这不得不让人佩服美国大学管理机构的集中高效。

伊比利亚拉丁美洲研究中心的书籍

  3、学术交流

  访学期间,我同拉美研究中心的两位主任大卫•马莱斯教授和卡洛斯•威斯曼(Carlos Waisman)教授分别就拉美政治民主化、阿根廷的经济发展问题进行交流。此外,国际关系与太平洋研究学院(IRPS)的国际问题资深学者理查德•范伯格(Richard Feinberg)教授也是我重点请教的对象。范伯格教授是一位典型的官员型学者,他以前曾任克林顿总统国家安全事务特别顾问、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美洲事务”高级指挥官、“海外发展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美洲峰会领导委员会主任。1996年卸去政府工作的他,加入UCSD国际关系学院转型成为一名学者,并担任APEC研究中心主任。美国的官员一旦卸任投身大学从事科研工作,一般都是不挂虚职的,还要认真做学问。目前,范伯格教授总共参与撰写和编著150余篇文章和论著,其中大部分是在他任教UCSD以后发表的,可见他还一直保持着学术高产出的状态。对于大学而言,实践经验丰富的官员从事教研工作,可以为学生传授一手知识,切实结合理论与实践。

作者与拉美研究中心主任David Mares教授合影

  同到CILAS访学的其他国家学者交流也是我访学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除了在小型研讨会seminar上针对一个报告人一个主题进行交流,午餐会也是访问学者之间交流的有益平台。CILAS每个月会举办2次午餐会,由研究中心为学者提供午餐、饮料,大家围绕一个共同的话题进行讨论,畅所欲言,氛围轻松,形式自由。

  在CILAS访学期间,我还收到了美国著名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的邀请,让我到那里做1个月的访问学者,同时我也申请了所里的短期出访经费对我在威尔逊中心的访学活动进行资助。但是,由于国家留学基金委不批准延期,所以这个计划只能很可惜地放弃。

  4、语言学习

  借助这次访学的机会,我努力提高自己的西班牙语水平。我选修了CILAS的西班牙语课程,由此纠正了一些自己不正确的发音、也更加熟练地运用西语中比较难发的双击颤音。CILAS每个月还会免费播放一场西班牙语电影,多为反应拉丁美洲普通百姓生活的影片,从中不仅能够练习听力,还可以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此外,更加主动地在生活中运用西语,尽量同邻居、打扫卫生、送家具的墨西哥裔人群讲西语。

  二、圣迭戈印象

  与中国的拉美史研究比较薄弱的现状不同,美国几乎每所高校里都有拉丁美洲研究中心。据世界最大的拉美研究专业组织——美国“拉丁美洲研究协会”(the Latin American Studies Association, LASA)的统计,全美国共有143家拉丁美洲专业研究机构,而中国则不足10家。我这次访学的UCSD“伊比利亚-拉丁美洲研究中心”在其中排名第12位,可以说还是比较靠前的。这是我为什么选择去那里访学的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因素,因为CILAS地处美国西南边境城市圣迭戈,它南边紧邻墨西哥的蒂华纳市(Tijuana),圣迭戈老城中保留了大量西班牙式建筑,城中居民约有1/4为拉美裔,所以到那里访学可以同时感受美国和拉美不同的文化风情。由于拥有众多的拉美裔人口,圣迭戈的商店商品名称全是双语——英语和西班牙语。这些拉美裔人口中有很多都是以非法移民的身份入境的,所以他们大多是打黑工、从事最底层的工作(如超市搬运工、花草修剪工、保洁员等)。与这些非法的拉美裔人口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城市中四肢健全伸手要钱的几乎没有一个是非法入境的拉美裔、而是拥有合法身份的白人或黑人,这也反映出拉美裔人口不怕吃苦勤劳奋斗的精神。因为在美国只要你肯干,付出了劳动,你就能够养活自己、买车、甚至买房子。

  圣迭戈的生态环境保护的特别好。路边的花草树叶特别干净色泽明亮,屋里的桌子一个礼拜不擦也没有什么灰土。一只浣熊就在我住的公寓旁边的一棵树上安的家。在路边草丛中,还可以看到野生的蜥蜴。在拉荷亚的海滩,成群的鹈鹕列队飞行,成千上万的海豹在礁石上慵懒地晒太阳、嬉戏。这些动物,我们只能在国内的电视节目或动物园中窥见。这里的人们热爱并保护动物,所以野生动物一点都不怕人,能够跟人和谐相处,达到真正的天人合一。

  圣迭戈的多元文化,也是我体会比较深刻的方面。圣迭戈是加州第二大城市、美国第八大城市,约有126万人口,其中白人约占53%、拉美裔约占24%、亚裔约占14%、黑人约占8%。在公交车上你可以听到英语、西语、中文、日语、韩语、越南话、泰语等各种语言,街边也有很多中餐馆、日本料理、韩国料理、越南菜、泰国菜、地中海餐厅等各色菜系,而且都很地道。任何族裔的人群在这里都能找到一定的归属感。圣迭戈是全美居民超过50万城市中犯罪率第6低的城市,这里的居民文化素养都很高,彬彬有礼、热情助人、开放包容,各色人种在这里安居乐业。在圣迭戈,我几乎感受不到什么种族歧视,反倒是有许多生活小事让我心中十分温暖、感受到了别人的尊重。

2012年美国大选

2012年美国大选

  2012年10月底和11月初,美国大选进入到白热化阶段。加州是民主党占优势的州,在普通民宅门口的草坪上和人们的汽车挡风玻璃上不难见到支持奥巴马竞选的标牌。以往提及美国总统选举,都是民主、共和两党的二人转,但是我在路边发现了不少诸如自由党总统候选人加里•约翰逊(Gary Johnson)的竞选广告牌,这是一个小党,虽然经费少、影响力弱,根本无法赢得大选,但是他们的宣传同样一丝不苟,也有自己的粉丝。大选当晚,我进入一个民主党支持者的酒吧,投完票的公民们聚在一起观看电视直播、喝酒、聊天,当奥巴马赢得了一个州的选举人票时,这些支持者们击掌、干杯进行庆祝。最终结果传来,奥巴马成功连任,酒吧内顿时沸腾了,人们欢呼雀跃。极少数共和党支持者也很有风度,毕竟大选是四年一次,没有谁会永远没有机会。

  日常的支出和消费让我切身感受到美国是一个相当完善的信用社会。在美国,几乎所有人都是刷卡消费,只有数额很小的时候是用现金的,而刷卡消费时是不需要密码的,这跟国内差别非常大。用餐后,也一定要按照消费额的10-15%支付小费,通常的做法是把银行卡号留给商家,商家会按照你签单时给的数额进行划账。银行卡信息给别人进行划账,这在目前的中国也是不可想象的。归根到底,这些都说明美国是一个法制完善的信用社会。因为如果商家私自乱扣费,出现无信或欠钱不还,那么他将很难再在商界立足,甚至其商业生命将因此而终结。除了商业信用,美国人也非常重视个人信用。他们每天必干的事情,就是下班后立马打开自己的邮箱看信件。作为一名访问学者,我也必须入乡随俗,认真对待各类寄上门的账单,并在要求的日期前将支票寄出,不影响自己在美的信用记录。特别要指出的是,美国的邮政系统非常发达,一点没有被电子时代所取代。原因是纸质信件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而电子邮件则没有。这也说明美国是一个比较完善的法治社会。

  在美国的各大商场超市,处处都充斥着“中国制造”,小到锅碗瓢盆,大到家具家电。这一方面让身在异乡的我倍感亲切骄傲;可另一方面,深入思考一下,这些中国制造都是技术含量比较低的商品,几乎不涉及高精尖的产品,这就反映出中国目前仍然处于世界经济链条比较低端的位置。而同时,一部分“中国制造”也正在被“越南制造”、“巴基斯坦制造”所取代,这又说明中国现在也在进行产业升级,一些劳动密集型工业已经转移到劳动力成本更加低廉的国家和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