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学归来 > 刘军:加拿大安大略省争取提高最低工资活动观察记
 

刘军:加拿大安大略省争取提高最低工资活动观察记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所研究员)

    2013年9月初,我去加拿大约克大学做为期三个月的访问学者,题目是加拿大劳工运动。访学之余,也考察当地的劳工活动,感觉劳工史与当代劳工运动有很多相关性。

2013年3月21日,安大略省劳工部长的代表收到一个冰块,里面冻结着一张10加元的假钞。这个象征性行动揭开了安省要求增加最低工资运动的序幕。这个运动由很多工会、社区组织和社会团体组成的联盟所领导。2010年3月底,安大略省冻结最低工资(10.25加元/小时),至当时已三年整。

安省议员接受“支票”

  2003年安省每小时最低工资为6.85加元,此前8年一直如此,从2004年到2010年,经几次增加,达到目前的10.25加元。安省大约1/10的就业者依靠最低工资的工作。53.4万低工资全日制劳动者收入低于贫困线标准的19%,将每小时最低工资上调到14加元,其年收入才高于贫困线10%。

    加拿大在20世纪初开始以法律规定最低工资标准,各省的时间和标准不一。1918年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早规定最低工资,当时最低工资标准只限于女工,既防止雇主对女工的无限盘剥,也防止因男女工资差别过大,对男工不利。后来,有些省份指定有关部门每一年或两年必须根据经济变化,以及生活必需品如房子、食品、衣物、交通、医疗等价格变化,审查最低工资情况,虽然没有增加工资的硬性规定,但工资标准还是逐渐提高的。最低工资也被称作“公平工资”(fair wage)和“生活工资”(living wage),其中的道德意义不言而喻。

     安省有工会会员162万,占全省劳力的28%,平均小时工资28.6加元,而非会员平均小时工资22.49加元,这个6.11加元的小差额,使会员们每周多收入3.51亿加元。这些钱绝大部分被用于家庭消费。工会认为,这是从雇主利润中争取来的,是对安省经济的巨大贡献。加拿大虽是外向型经济,但其GDP的54%是由家庭消费拉动的,因此,保持旺盛的家庭购买力是维持经济健康发展的基础,这就是劳工经济学的观点。

        这次加薪行动并非偶然。随着经济全球化,加拿大经济由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低收入者在逐渐增加。2003年最低工资收入者占全部劳动者的4.3%,2011年这个比例位9%,增加了一倍多。这个群体大多是年轻人、少数族裔和新移民。

     多伦多和约克地区劳工委员会主席卡特怀特(John Cartwright)认为,不能让一个全日制工人在贫困线以下工作,他提出两个问题:一是工资要与通货膨胀和生产力的提高挂钩,很多行业的劳动效率提高了,利润却没有合理地分享;二是低收入工作主要集中在利润高的大零售服务业,如沃尔玛、麦当劳。自1976年以来,如果最低工资与劳动生产率同步上升,现在应该是16加元。

  安省政府成立了一个最低工资顾问委员会,由劳工、企业和学界代表组成,调研这一问题。反对党新民主党认为,早就该加薪,所谓深入研调完全没有必要,“我们坚决支持将最低工资标准,定在一个人们可以不依靠食品银行(一个非政府慈善组织)而生存的水平上”。

  运动的组织活动很有章法,一开始将每个月14日定为宣传日,活动者戴着印有$14的胸章,举着$14的牌子,在公园和其他公共场所征集支持者签名,有的还有乐队伴奏和表演来吸引人气。每个月宣传日的看点都不同。11月宣传日是给省长韦恩(Kathleen Wynne)和省议员们送50亿加元的大额“支票”,这意味着增加的最低工资将给省经济注入50亿投资。14日,安省十几个城市的工会、学生团体和社区组织同时向当地的省议员送“支票”,一半以上的省议员当天都收到了支票,有的议员还欣然在支票前与民众合影。组织者还散发给韦恩的明信片,上面印着:“我们值得加一次薪。我支持把最低工资提高到14元。14元将会把劳动者收入提高到贫困线以上10%。这个要求并不高!我们的最低工资每年还应该根据生活费用而增加。增加最低工资是对安省劳动者的健康社区和好工作的投资”。

  

14元加薪运动会议主席台

穿着加拿大汽车工会(Canadian Auto Workers, CAW)制服的老工人

     组织者还举行社区会议,我参加了一次这样的会议。会议借用一个中学的会场,大约有两百多人。主席台上的几个人先后发言,有工会负责人、社区志愿者、低收入者,从各自角度讲了这次运动的必要性。接着是分组讨论,每组有一个主持人。我那组的主持人是一位中学老师,他问我态度如何,我说支持加薪,但我对这次能否达到14加元表示担心。因为我查过各省的最低工资标准,与安省有较多可比性的是不列颠哥伦比亚和魁北克,它们目前的最低工资大致相同,在2013年调整最低工资的四省中,只有马尼托巴多省比安省多两角。安省的最低工资标准是执行时间最长的,应该向上调整,这估计不是问题,问题是能不能到14加元。同组的人尤其是三位汽车工会的退休老工人都充满信心,说不能降低要求,下面就是贫困线。   

十省名称(三个地区略)

最低工资标准(加元)

执行时间

阿尔伯塔省 9.95 2013 91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 10.25 2012 51
马尼托巴省 10.45 2013年10月1日
新不伦瑞克省 10 2012年4月1日
纽芬兰省 10 2010年6月1日

新斯科舍省

10.3 2013年4月1日
安大略省 10.25 2010年3月31日
爱德华王子岛省 10,00 2012年4月1日
魁北克省 10.15 2013年5月1日


     会后,我征求约克大学全球劳工研究中心主任罗斯(Stephanie Ross)的意见,她说,争取提高最低工资是加拿大劳工史上的传统运动,民众如不争取,最低工资就涨得慢,但她也觉得,这次要达到14元很难。劳工史学家海恩(Craig Heron)认为,如果加薪到14元,利润丰厚的大企业还能应付,但很多利润不高甚至勉强经营的小企业就会感到很大压力,而它们应对的方式,无非是裁员或减少一些员工的工时,而这对于工人和企业都是不利的。海恩教授是左翼学者,一直支持乃至参与当地工会的活动,他平静的分析中多少有些无奈。

目前工会会员大多数是各级政府或公共部门雇员,工作一般相对稳定、福利好,工资比同类的非会员收入要高些。一些公共部门会员的罢工与这次低工资收入者的活动,在性质上有明显的区别。工会能参与甚至领导这些低收入、通常是非会员的弱势群体抗争,表现出工会的社会责任感,以及工会要振兴自身,恢复其社会影响的努力。这些低收入者都是潜在的会员。另外,加拿大为民众表达意愿保留了很大的余地,这些普通的劳动者、志愿者有条不紊地收集签名,向省长和议员请愿、游说,使人觉得他们不是在搞运动,整个社会生活也平静如常。这种举重若轻、驾轻就熟的社会活动经验,使我想起英国史学家E.P.汤普森的18世纪英国乡村民众的道德经济学,当时农民以各种象征性活动,如聚众示威、演奏嘈杂音乐等,表示不满和要求。送冰冻“钞票”和大额“支票”就是这一传统的延续,将14加元的目标和每月14日作为宣传日相联系,则表现出运动的组织性和持续性。这一运动不是单纯的劳资矛盾或阶级斗争,因为民众没有针对雇主,而是用公民权利和社会力量以合法渠道向政府施压。

11月底,我的访学结束了,可我仍关心这一事态的发展。最低工资顾问委员会进行了十场公众咨询会,听取了400多个社会组织和工商界的意见。根据委员会建议,2014年1月30日,省长韦恩宣布,自今年6月1日起,每小时最低工资提高到11加元。今后增加最低时薪要制度化,与每年的物价指数挂钩。社会各界对此反应不一,劳工团体表示不满,但对加薪制度化有所期待;商会代表认为,将最低工资与物价指数,而不是与政治挂钩,确保了工资不会大幅上升,方便企业规划劳动力成本。有经济学家表示,制订加薪政策不仅要考虑员工利益,也要看整体经济状况,加薪过大,对各方都不利。提高低收入家庭生活水平,政府还有其他的办法,如提高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让低收入家庭留下更多的钱。安省目前个人所得税的豁免额为9670加元,而有的省份是15378加元或17787加元。看来,关于最低时薪和如何实现社会公平的争议仍将继续。

这次7%的加薪幅度低于我的预期,我觉得会在12加元左右。但这却印证了我的一个认识: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速,在全球市场经济的杠杆作用下,各国的工资差异将会逐渐缩小,西方劳动者可以轻松享受高工资、高福利的时代将成为历史。

明信片

胸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