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老干部专栏 > 耕耘不辍 > 刘军:珍惜生命,放下钓杆——加拿大生活侧记
 

刘军:珍惜生命,放下钓杆——加拿大生活侧记

  不知哪位高人将华人在加拿大的生活概括为"好山、好水、好寂寞"。其意是加拿大虽然自然环境好,但华人仍不免有孤独寂寞。这种感觉来自原有生活方式的变化和对异国生活的陌生。大家以各种方式打发时间,我的一位大学校友每天都提着一个长焦相机在湖边散步,拍摄各种鸟类。拍到鸟后,他会去一个互联网上的鸟站,对照拍到的鸟,找到它的英文名,接着再查出它的中文名后发在微信群里。日积月累,他已经传给我几十只鸟照片了。我很惊奇,我们周围竟有这么多种漂亮的鸟。我建议他办一个当地鸟类摄影展,配上中文说明,普及鸟类知识。我佩服校友自强不息的执着精神,但内心仍不免有些戚戚然。他是学哲学的,该是在电视前纵论上帝、宇宙和人生的啊!在加拿大,我借以消遣地方有两处,一是社区图书馆,那里可以借到专业的英文书,还有一些中文报刊;二是球场(打乒乓球和羽毛球)。虽然每天都有事做,仍觉得日子过得有些单调。看书、运动、做饭,好像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加拿大留学生生活。校友日复一日的拍照给我很大的启迪和激励:即使身陷孤独寂寞之时,也不辜负生命与生活,也要发出自己微弱的光和热。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寂寞,我邻居Y先生就不寂寞。他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结婚了,还有两个孙辈,一家十几口住在一所房子里。可以想见,每天晚饭时有多热闹? 对此我非常羡慕。Y先生大约看出我太闲了,跟我说,“有空时我们一起去钓鱼吧!”太好了!我一直很想钓鱼,只是不熟悉当地的鱼情,不知如何着手。微信群里,不时有人晒出大鱼,动辄十几斤、几十斤重的,看得我眼热手痒。Y先生带我到一家华人开的渔具店,跟老板娘说,“这是我邻居,想学钓鱼,先买鱼票和一套渔具。鱼票是钓鱼的许可证。钓鱼时必须随身携带,无证钓鱼是非法的,要被罚款。不料老板娘问,“为什么要学钓鱼?”我说,“退休了,休闲呗”。“退休了也可以发光发热,别把时间花在钓鱼上。过几年再学吧”。“钓鱼有什么不好?你不是还开渔具店吗?”“我开店是为了生活,为了吃饭。你钓鱼为什么?”我只好说,“我想试着丰富一下生活,如果感觉不好就少钓或不钓”。

  球场旁边有一个湖,叫苇尔考克斯湖。(WILCOX LAKE)。在加拿大众多的湖泊中,它一点都不显眼。但我觉得它很美。打球时,透过落地窗就可以看到它淡蓝色的湖面。如果是秋季,湖边的景色更加多彩迷人。常有人在那里钓鱼。我路过时会去看一会儿,观摩取经。一般钓鱼用的鱼饵是蚯蚓,可以在渔具店买,五元一盒,有二十多只。加拿大的蚯蚓个大,有筷子那么粗。先要用剪刀把它剪断,才能挂在鱼钩上。剪断的蚯蚓仍是活的,甚至被挂在鱼钩上还在蠕动。心慈手软的人做不了这个活。在渔具店,我看到两位中国大妈买蚯蚓,惊奇地问:"你们也是要钓鱼?”“是啊,不然买蚯蚓干什么?”后来我看到过华裔女性钓鱼,不过,女性钓鱼的画面,在我印象里总有些不协调,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也许是巧了,我还没有看到过西人女性钓鱼。一次我看到一个华裔女生戴着手术用橡皮手套在处理蚯蚓。她从一个工具盒里取出一把镊子,拽出一条蚯蚓,再用另一只手握着剪刀,凌空剪掉一截蚯蚓。然后再用镊子夹住那段蚯蚓,慢慢地串在鱼钩上。她手指灵活,操作敏捷,就像在做手术。“真敢下手,是医学院的学生吧!真可惜了那双纤巧的手。”我这样想着,悻悻地离开了。

  还有一次,见到一个西人用假饵(塑料小鱼),钓上了一条半尺长的狗鱼。钓鱼人不愿钓到狗鱼,一是因为它吃食猛,常把鱼钩吞到喉咙深处,不好摘钩,二是它的鱼鳍上有刺,容易扎人。我对假饵很感兴趣。用它至少不用往鱼钩上挂活蚯蚓了。另外,假饵比真饵结实,不会轻易地被鱼叼走。用真饵钓鱼时,你总要判断钩上的蚯蚓是不是还在。如果不在了,你就要换一个新饵。这样查饵换饵会耽误很多时间。我跟那个西人聊,“这鱼太傻了,还是太饿了?连真假鱼饵都不辨?他说,“我不断地用滑轮缓慢地收线,让假鱼饵在水下游起来,跟真鱼没什么区别”。我有些兴奋地问,“如果一条鱼追逐着假饵,又见到了真饵,它会先咬哪个?”“这我说不好,应该是真饵吧。不过假饵的味道也很好。”他打开一个装假饵的小瓶让我闻,里面散发出鱼罐头的味道,原来假饵也是有味道的。我忽然想到,如果同时用真假饵呢?鱼吃食的选择多了,釣上鱼的机会也会多。我问过好几位在湖边钓鱼的人,他们都没钓到、也没有看见别人钓到大鱼。“这么大的水面怎么会没有大鱼呢?”我继续跟那位西人聊。他说,“大鱼都是从小鱼长起来的,如果小鱼没长大就被抓走了,哪里还有大鱼呢?”“一些小鱼太小了,做不了菜,人们还是把它们带回家煮汤。人们喜欢喝鱼汤,大鱼就没了”。我对他的解释将信将疑,还有些奇怪,他怎么知道喝鱼汤的事?正想着,旁边来了一位华裔大妈,她的一番话刚好给西人的观点提供了依据。大妈好心地对我说,“别在这儿钓了,这里很久没见大鱼了。我就在旁边住,以前常在这里钓鱼。我们邻居有五姐妹,除了周末,每天都来钓。每人分走一天所有钓上来的鱼。她不无怀念地说,那些日子真没少吃鱼。早上在湖边遛弯,经常会检到鸭蛋、鹅蛋”。原来是这样!看来加拿大的生态环境也在慢慢退化,只是不为人注意而已。加拿大对钓鱼有很多规定,如一定尺寸以下的鱼不准带走。有的鱼一次只能带走几条。违者罚款。钓鱼人只好带着尺子,把那些不够尺寸的鱼放回水里。

  渔具齐了,我和Y先生就到附近的一个苇塘去试钓。很快我们就开张了。看着一条条鱼被拉出水面,在草地上跳跃,有颜色的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似乎找到了以前在国内野钓的感觉。Y先生高兴地说,“今天开张,我们要钓半桶”。以我在国内有限的钓鱼经验,鱼饵大致有两种,分别是面(面粉或玉米粉)做的和肉类的。喜欢吃肉食的鱼一般动作生猛,往往一口吞下鱼饵。加拿大的鱼就这样,要摘下它们吞下的鱼钩可不容易,因为鱼钩经常扎在嘴里很深的地方。渔具店推荐我买了一把长柄镊子,可以伸到鱼嘴深处,夹住鱼钩后把它摘出来。但不知是我手苯,还是钩扎得太深,每次摘下鱼钩时,鱼嘴部已是血色一片。虽然我喜欢钓鱼,但挂蚯蚓和摘鱼钩两个环节使我不快,甚至有种负罪感。

  我们去钓鱼很方便,步行几分钟就有一个苇塘。那里鱼很多,只是没有大的。没有大鱼,我们也不气馁。觉得是这个池塘太小了,里面原本就没有大鱼。如果我们去湖里釣,情况自然会不同。我们都不愿意把这些小鱼带回家,因为收拾起来太麻烦,就把它们倒回塘里了。我问Y先生它们能活吗?意思是它们可都是受过伤的。Y先生说,“放心,没问题!”一次,我们钓了二三十条鱼,Y先生非要我拿回家煮汤,我说没有耐心收拾小鱼,不料他一本正经地说,钓鱼人也要学着做鱼,不然我们的辛苦都白费了。我只好把水桶拿回家。女儿见到高兴地说,“我们把它们养起来吧!”我说,“它们受过伤,自来水养不活。”女儿一听就急了:“养不活?那你拿回来干吗?还不赶快倒回去!她们不都是生命吗?”我无话可说,拎起水桶往外走。天已经黑了,苇塘那里更暗。我深一脚、浅一脚地找到白天钓鱼的地方,连鱼带水倒了下去。水桶轻了,好像心里负担也轻了些。回到家,我仰身沙发上还想着那些小鱼,它们也回家了吗?受伤的地方怎么样了?真的不影响它们再生吗?怎么会不影响呢?那么重的伤口!Y先生说没事无非是想宽慰我,他怎么会知道有事没事?想到这些,心里又沉重起来。前几天,女儿手上扎了个小刺,刺小到我摘了眼镜都看不见,她还哼唧了好几天呢。鱼的伤可重多了!

  我决定换假饵钓鱼,就去渔具店,请一位男售货员为我装一套假饵的钩和线。他说,“你新学钓鱼还是用蚯蚓吧,等有经验了再用假的。”我说,“用蚯蚓太麻烦,假饵也可以钓鱼嘛”。售货员说,“假饵的鱼钩、鱼漂以及钓鱼的手法都与真饵不同,人家用假饵钓上鱼,你未必能钓。”“钓不着没关系,我只是想试一下嘛”。我告诉他,我想同时用两种饵。他眼睛张得大大地看着我,好像以前没见过那样,接着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没有这样釣的,没有这样釣的!”我说,“你卖东西就是了,钓不上鱼与你没关系。我说了,我钓鱼也不是为了钓到鱼。”“钓鱼不是为了钓鱼,你过的是啥日子嘛?”老板娘不知在哪里插了一句,把我问住了,“我也不知道,我过的算个啥日子。噢,就是一天24小时的日子呗。”他们最后也没给我拿假饵,还说,“你刚学钓鱼就想省事,怎么能学好钓鱼?如果连挂蚯蚓都嫌麻烦,就不要学钓鱼了”。这小店真有意思,宁可不做生意,也要推销它的“人生指南”。没买到假饵,我也没在意。他们无非在坚持一种专业精神而已,而且还透露着为我着想的热心。在商业化对社会的影响如此之大时,能听到这样的肺腑之言也不容易呢!后来,我又问了Y先生和别的钓鱼人,他们都认为是可以同时用两种饵的,至少可以试试!至今想起小店的教条刻板,我就惋惜不已。要不是他们阻挠,说不定我都钓到大鱼了!

  女儿对于生命的看法与我相差很大,我们时有争论。她几次说要跟我钓鱼,我都没敢安排。怕她见到血腥后不再吃鱼,甚至不吃我做的饭了。她已经抱怨,“一想起冰箱里有一盒蚯蚓就恶心”。家里飞进一只苍蝇,我的反应是找苍蝇拍,她的反应是打开窗户,把苍蝇轰出去。走在街上,她眼睛不放过任何一只动物,无论是野兔、松鼠,还是猫狗等宠物。她看见动物那种两眼放光的冲动让我担忧,担心哪天遇上一只熊,她也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招呼,加拿大遇到熊可算不上新闻。生命都是宝贵的,动物都是无辜的。这是加拿大教育的一种理念。加拿大人也是这么做的。不久在女儿在家人之间建立了一个微信群,我一看微信群的名称竟是“动物园”。园里有三只动物,一只棕熊是她自己,一只老虎是她妈妈,一只大象是我。这或许是她的动物观的反映。

  不久前,我们邻里生活遭到浣熊骚扰。有人发现浣熊晚上在屋顶上乱跑,影响睡眠;还在天花板上留下尿迹。院子里的一棵梨树上的果实也被浣熊吃了不少。一位邻居还总结了浣熊吃梨的两个特点,一是挑大的、成熟的吃,二是每个梨只咬一口。看着树下一地碎梨,大家义愤填膺,纷纷表示要尽早将浣熊绳之以法。后来我才知道,所谓的“绳之以法”就是大家出钱让浣熊逃之夭夭。

  门铃响了,是一位华裔小伙。“我是浣熊公司的”。我大吃一惊:“浣熊都成立公司了?” 小伙笑了,可能笑我被浣熊闹晕了。“我是浣熊治理公司的。你的邻居让我们来处理浣熊”。“好啊!你们就赶快动手吧!”小伙说,“我们刚看了一下,在这排联体房屋中,有两家房檐下有浣熊洞。这证明浣熊就是从这两个洞进入到其他住宅里的”。我说,“从哪儿进来不重要,重要的是赶快处理它们!”小伙说,“没有人可以抓捕和伤害浣熊,法律对此有规定。”“你们不是处理浣熊的专业人员吗”“我们是专业公司,有处理动物的执照。为了得到这个执照,我还学过动物行为学呢。但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把它们赶走”。“什么?只是赶走?赶哪儿去?赶到别人家去?”我有些生气,这也太不负责了!小伙不紧不慢地说,“弄清浣熊从哪进来也很重要,这次处理浣熊的费用将由这两家分担”。我更气了,“你是说我要分担清理浣熊的费用吗?这是什么道理呢?”“你可以将此理解为,由于你没有关好栅栏,浣熊由此进入并侵害了邻居的利益。”我看了看屋檐下的洞,距地面三米多高,那是浣熊用其尖牙和利爪掏开的,哪里是我疏于防范?加拿大房顶上用的那些建材:木版、塑料板、沥青瓦,根本挡不住浣熊。没地方讲理!我说,“既然你们有法律、有规定,就执行好了。”小伙说,总费用660元,你们两家各付330元。我们免费维护一年,如果一年内浣熊回来了,我们免费驱赶。“驱赶!还是驱赶!你们怎么驱赶?”小伙拿出一个像透明塑料的装置,“这是一个单向门,它只能朝一个方向开。一会儿我们把它装在洞口上,浣熊只能出,不能进。一旦浣熊出来了,我们就拆掉这门,把洞口用铁丝网封死,就像在墙板上打个补丁一样。”“你怎么知道浣熊一定会出来呢?”我有些好奇地问。“根据浣熊的生活习性,它不可能在48小时内不吃不喝。因此两天内它一定会出来觅食.,两天后我们确认它已出去时,就补好漏洞。它就进不来了。”

  我不由捂道,加拿大人真能包容!什么是包容?包容不是宽容善待你的家人朋友以及你喜欢的宠物,而是包容和善待与你不同的,你不认可的,甚至是那些伤害过你的人或其它生物。这意味着宁可自我委屈,也不伤害生命,打破自然生物圈的秩序。没有这种宽大的胸怀,什么多元文化的社会和谐、多元物种的自然和谐,都是不可能的。付费时,我忽发奇想,“谁说浣熊不干好事!人家这不创造了就业机会,扩大了消费吗!”

  就浣熊对建筑的攻击能力,它可以进入任何连体和单独的住房,或许只有新的高层公寓可以阻止它。加拿大人与浣熊关系的未来会像澳大利亚人与袋鼠那样发生冲突。加拿大人为了减少浣熊数量,曾用避孕药拌在小肉块里,从直升飞机上向下投洒。显然,浣熊在居民区生活会产生许多矛盾和问题。加拿大人工作一天,回到家里来,可不愿意先看到不不速客浣熊吊在厨房的水管子上欢迎他。如果浣熊指甲划伤了人,要打破伤风针,更麻烦。显然,浣熊是不宜在居民区生活的。

  不能小看一根钓杆对自然生物链的影响。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像我这样的新手,一个小时可以钓上十几条鱼,如果时间更长,钓鱼的人更多呢?常在水边走,不时会见到鸭鹅在水中嬉戏觅食。那些小鱼就是它们的美餐。如果小鱼大量减少,就会影响水禽的生活环境,导致整个生物链更大的失衡。不能因为加拿大自然环境好,就可以掉以轻心,轻视其它物种的生存权利。休闲娱乐、亲近自然有很多方式,何必非要钓鱼呢?我为钓鱼花了两百多元,至今连口鱼汤也没喝到。要是去超市买鱼,可以放满半个冰箱了。看来不能再钓鱼了,准确地说,不能再钓小鱼了。但那些八斤十斤以上的大鱼都在哪儿呢?什么时候也让我撞上一次?还是超市好,可以挑大鱼买! 售货员还替你把鱼收拾的干干净净,多方便啊。

  看着立在墙角旁的鱼杆,我想起与Y先生一起钓鱼的往事。鱼杆大致可分为两类:手杆和海杆。手杆就是一根杆,其长度与它上面的鱼线相当或还长一些。它的优点是対线的控制好,缺点是不能如海杆那样把鱼饵投放在距岸边更远的地方。海杆是在手竿之上加一个滑轮,可操控比鱼杆长几倍的鱼线。其优点是可以把鱼饵投放到离岸边更远的地方,缺点是线长容易乱成一团。我以前没有用过海杆,一不小心,线就乱了,与鱼钩、鱼漂缠在一起, 要用很大耐心才能把他们理顺。Y先生一次次帮我理顺鱼线,并指出导致线乱的原因。我说,“需要再买一根手杆。”Y先生不同意,说“在加拿大钓鱼,不用手竿”。我的理由很充分,首先,我不能每次钓鱼都拉着他当教练,即使他有时间来,也不能把时间花在整理鱼线上。Y 先生认为问题的关健是我还没有掌握海杆,让我继续学习。一次,我借着顺路把他拉进了渔具店。他一进门就乐了。“有什么好笑的?”我看到柜台前一排排待售的鱼杆上全有滑轮,没有手杆。从渔具店出来,我有些遗憾,怎么会没有手杆?Y 先生说,“即使有手杆,我也不同意你买,你也不应该买!”我说,“我现在无法独自钓鱼,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我们一起再练两次就好了。你不要遇到一点困难就想退步。你想想,这边人不用手竿,渔具店不卖手竿,都是有原因的。手杆就是不适合这边的情况。”“我不能让你为了一时顺手,买一个长久不适合钓鱼的东西。你再想想,那么多人都用海竿,你为什么不可以?真有那么难吗?”我感激他的直率和真诚,我是怕给他添麻烦,才想买手竿的,他倒给我“上课”。“那好!下次钓鱼我找你,你可别嫌烦!”Y先生很有把握地说,“等你掌握了海杆,就可以独自去钓鱼,也不会再想手杆了!”现在,我已经基本掌握了海竿,觉得Y先生的话是有道理的。虽然手杆没买成,但手竿的故事已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每每忆之,心头似有滚滚暖流。

  人们在羡慕或享受加拿大“好山、好水”之时,有没有想过加拿大人坚忍的包容精神?为了“好山、好水”常在,请认真地想一想吧,趁一切还来得及。经常旅行的人会注意到,那些最适宜人居的地方,通常也是最适宜植物和动物生长的地方,反过来也一样。这说明,生命的需求是有共性的。人类即使从自私的角度出发,也需要维护其他生命的生存环境。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加拿大人保护鱼类、浣熊等生物,实际是保护人类自己。

  虽然,我钓的鱼很少、很小,但从中得到的启示却很多、很受益。

  最后一次到渔具店,想请店员在我鱼杆上安装一根假饵钩线,再留下一个钩挂蚯蚓,这样真假饵都有了。这来自我以前在国内钓鱼的经验。那次,我同时用了面食和蚯蚓饵,也钓上过鱼。谁知店员说没这样做的。我说,“你只管卖东西,至于釣不钓到鱼是我的事。我钓鱼本来就不是为了钓鱼。”“钓鱼不是为了钓鱼,这是过得啥日子嘛?”老板娘忽然插了一句,把我问住了,我也不清楚是个啥日子。“嗨,就是一天24小时的日子嘛。”这听上去跟混日子没有什么区别,但退休了还不能选择一种轻松些日子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