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老干部专栏 > 活动信息 > 世历所老干部举办抗战胜利及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研讨会
 

世历所老干部举办抗战胜利及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研讨会

研讨会现场

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张顺洪

世界历史研究所党委书记赵文洪

世界历史研究所副所长饶望京

  2015年9月24日,世历所离退休支部召开中国抗战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研讨会。世历所所长张顺洪、党委书记赵文洪及副所长饶望京到会并发表讲话。汤重南研究员、沈永兴研究员作主题报告。离退休人员约四十余人参加会议。

世界历史研究所汤重南研究员

  汤重南长期从事日本史研究,尤其致力于日本侵华资料的整理出版工作。2015年9月由线装书局出版了由汤重南主编、宋成有、张经纬、张跃斌、郑毅任副主编的59卷本《日本侵华密电-九一八事变》。他们对日本侵华资料的整理出版为揭露批判日军的侵华罪行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关于日本学术界在日本侵华问题上的态度是人们非常关心的问题之一。汤重南指出,日本史学界的声音比较微弱,右翼政治家对社会影响很大。当前日本政治右倾化思潮泛滥。史学界也是如此,实证主义史学、虚无主义史学占上风。安倍晋三上台以来,一直把为日本侵略历史翻案作为他的“历史使命”。面对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历史事实,安倍以“侵略定义未定”论来推脱责任。和平宪法是日本对外战争最大的法理障碍,而安倍晋三公然称修改和平宪法是他的人生目标。日本已经解禁了“集体自卫权,9月19日又通过了“新安保法案”—日本人民称为“战争法案”,已经使日本和平宪法“空洞化”,使日本已经可以轻易在海外用兵。汤重南指出,在短期内很难看到日本安倍政府能够正确对待和认识历史问题。面对这一复杂化、尖锐化、长期化的历史认识问题,我们应做好政治、经济、外交、文化等领域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

  沈永兴研究员长期从事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研究,新近在《光明日报》发表《两场世纪大审判的比较》的文章。在会上,沈永兴研究员围绕日本为什么不认罪的问题作主题报告。他认为,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称得上是空前的世纪大审判,是对发动世界大战的两大元凶德国和日本进行清算的审判。东京审判远比纽伦堡审判不彻底和缺乏严肃性。这是造成日本战后不认罪的根本原因。

  东京审判远比纽伦堡审判不彻底和缺乏严肃性表现在,首先,纽伦堡法庭的设立和相关事项,都是按照美苏英法等四国平等的原则,均由平等选举和表决产生的;相比而言,东京审判的大法官和首席检察官都是由盟国驻日占领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任命的。其次,纽伦堡审判宣判了纳粹德国的政治领导集团、秘密警察、党卫军等为非法犯罪集团,东京审判则没有涉及政治集团,故意回避了国家元首问题,从而使天皇制得以保留。另外,纽伦堡审判中除巴本、沙赫特等被判无罪外,整个审判都是比较严肃和恰当的。相比而言,东京审判存在许多不足之处。例如,对参与战争的财团没有触动,在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板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松井石根、武藤章等7人被处以绞刑的第二天,被关押的甲级战犯就被麦克阿瑟下令释放,冈村宁次更是逍遥法外,实施人体活体试验和细菌战的731部队也受到美国的庇护;重光葵、梅津美治郎等虽罪行昭昭却都被轻判,1950年3月7日“第5号指令”后,一些服刑的甲级战犯被释放。更为可笑的是,有些战犯的辩护文书有的竟来自美国国务院,甚至还有马歇尔的署名。此外,由于国际形势发生变化,东京审判拖的时间长达两年半之久,那时冷战已经开始,美国抛出了杜鲁门主义、马歇尔计划、对苏联实行乔治-凯南提出的遏制政策,美国加速扶植日本,因而对日本甲级战犯进行种种包庇。因此,日本右翼政客战后歪曲和否认侵略历史,不认罪、不道歉、不赔偿的行径与东京审判的不彻底性有着密切关系。

  此外,程西筠研究员等讲述了他们亲眼看到的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犯下的惨无人道的种种罪行和亲身经历的逃亡过程。

(徐世平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