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中俄全面合作是世界和平的重要保障

  ——在”中俄青年友好交流年人文社科青年学者论坛”上的发言

  朱剑利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 博士)

  [ 本网首发]

  1983年,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在《真正的和平》一书中说:“苏联人采取除了发动全面战争以外的种种手段,肆无忌惮地追求(自己的)目标。他们撒谎、欺骗、颠覆一些国家的政府、破坏选举、向恐怖分子提供津贴,以至进行代理人战争。对于苏联人来说,和平是战争以另一种手段的继续。”

  对于这段话,我个人表示有条件赞同,这个条件就是:把上述话中的“苏联人”换成“美国人”。下面我来简单谈一谈对这个问题的认识。

  拥有一个强大而稳定的所谓“文明世界”作为内部基础,对于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类其他部分在政治、经济、军事上保持极大优势,用巧取或豪夺的手段对其劳动和资源廉价地获取和使用,这是每一个具有地区或者世界霸权野心的政府都梦寐以求的。

  二十世纪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与这种野心的极度膨胀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不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在战争中吃了大苦头的北美、西欧各国意识到,以战争的手段在他们内部解决分赃不均的问题已经行不通了。所以尽管矛盾重重,他们在美国的主导下还是形成了新的秩序:尽量以和平手段解决内部分歧;同时尽可能共同分享、剥削处于所谓“文明”之外的世界。所以我们看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间的间隔是25年,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今近70年了,西方各国内部没有再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他们的关系在“全球化”的口号下愈加紧密了。

  我们都知道,“全球化”的西方社会,其生产和生活水平是很高的(在这方面是“同质化”的)。这里产生一个问题:西方社会以外的人类能够享受同样的产品、服务和便捷吗?

  西方社会的回答是不行,因为地球资源有限,容不下这么多人同时拥有这样高质量的生产和生活水平。他们反而指责说,后起的国家要为全球变暖、食品短缺、地区冲突等各种问题负责。因此我们看到,这种同质化的西方社会实质上也是排他的,容不得其他人类社会进入他们的“俱乐部”。

  这是一个事实。下面我们再看另一个事实。

  西方社会内部的矛盾和危机并没有随着所谓福利时代的到来而减少。像古罗马末期那样,大量不劳而获人口的存在使得靠了选战政治上台的、受到短期政治利益驱使的西方政治家们为了讨好选民、缓和国内矛盾而不得不不断提高社会福利,甚至发动对外侵略战争。为此而需付出的账单的大部分注定要由西方世界以外的人民来支付。这是西方发达国家统治模式朝着损人利己方向的一个变化。

  还有一个事实是我们必须要提到的:冷战结束以后,人类历史上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现象,那就是美国成了唯一的超级大国。有些人急切地论证世界上需要这样一个所谓的“善良的”、“伟大的”国家来拯救人类、维持和平。他们的天真使他们忽略了这种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能够带来的显而易见的巨大利益:可以控制价格杠杆,垄断印行钞票权,实际掌握全球的能源、食品、重要资源的使用和分配,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世界各国国内重要的权力分配。所以我们看到,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美国成了事实上的独裁国家,他的一小部分人可以真正实现对世界上大多数人民的统治(尽管这种统治有时并不那么直接,需要使用许多杠杆加以实现)。

  从上面几个事实我们可以看到,西方社会异乎寻常的富裕,其实质就是实行危机转嫁,尽量变内战(社会内部矛盾)为外战,从而达到垄断权力、获取超额经济和社会利益的目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已经成了人类社会中的癌细胞了。为了他们吸取营养的贪婪,美国及其盟友干的“好事”比我在开头引用的尼克松的话那里多得多。

  以西方社会为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这种不正常的极端利己主义的单极化倾向受到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人民理所当然的反对。中俄两国是其中最有实力的两个力量。也正因为如此,这两个国家目前受到的压力最大。在西方,以美国为主导的北约不断东扩,试探俄罗斯的底线,力图孤立甚至肢解俄罗斯,使其成为一个或者多个“无害”的二流国家,最近发生在乌克兰的一系列事件就是非常直观的例证。在东方,美国采取所谓“亚太再平衡”战略,实际上是通过对中国实行战略包围,挑起区域局势紧张甚至军备竞赛,转移亚洲人民对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关注,从而迫使其继续充当原料、廉价劳动力的来源和从中可获取巨额利润的市场。最近发生在中国边疆上的一系列不安定事件就是明证。

  国际政治军事形势的发展客观上要求中俄两国加强合作。这里我想给与我的俄罗斯同行们分享一个中国古代的故事。2600多年前,晋献公又向虞国借路攻打虢国。宫之奇劝阻虞公说:“虢国是虞国的屏障,虢国灭亡,虞国一定跟着亡国。对晋国不可启发它的野心,对入侵之敌不可漫不经心。一次借路已经是过分,岂能有第二次呢?俗话所说的‘面颊和牙床骨是相互依存,嘴唇丢了牙齿就受凉’,那就是说的虞、虢两国的关系。”虞公不听,答应了晋国使者。宫之奇带领他的家族出走,说:“虞国过不了年终大祭了,就在这一次假道之行,晋国不用再出兵了。”这年冬天,晋国灭掉了虢国。军队回来,住在虞国的馆舍,就乘其不备进攻虞国,灭掉了它,捉住了虞公。这个“唇亡齿寒”的故事,很好地说明了中国和俄罗斯当前面临的严峻形势以及我们加强合作、互相补台的必要性。

  而从地缘政治上说,中俄两国占据着欧亚大陆的北部,可以互为依托,这是非常有利的方面。两国人民有着传统友谊,也都有着丰富的反对外来霸权的经验,并为此付出了很高的社会发展代价,因此我们共同应对新挑战的动力也是存在的。值得庆幸的是中俄都没有急不可耐、嗜血的、期待巨大利益的能源商、军火商等。同时,我也很有信心地认为,就像我的许多中俄同行们所论证的那样,我们有着众多的合作内容、丰富的合作经验,我们的合作一定是双赢的!

  中俄两国的双赢意味着双方政治经济实力的进一步增强,从而意味着世界上的和平力量握有和平的基础,即实力上的均衡,意味着世界上相当一部分的国土和人民将免遭经济、政治不自由的奴役,意味着以和平方式改变单极化了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存在着可能——毕竟从结构上来说,多极的平衡才是稳定的平衡,才能达到我们众望所归的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