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现状、问题、与前景

  侯艾君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 副研究员)

  来源:《国际论坛》2004年2期

  [摘要]  自从苏联解体以来, 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建立起了正常的国家关系。中— 吉关系是中国与中亚关系中的重要组成部

  分。本文探讨了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之间关系发展的动力、优势和消极因素, 以及发展前景。

  [关键词]  中国 吉尔吉斯 关系

  尽管吉尔吉斯的学术界和政界都宣称吉尔吉斯斯坦有2200 年建国历史, 但是从各个方面来看, 吉尔吉斯都只是一个年轻国家, 其立国的历史只有十多年。而中国与吉尔吉斯之间的关系, 乃是一种崭新的国际关系, 是中国与中亚关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1991 年苏联解体, 吉尔吉斯随即独立, 此时, 在这个新独立的国家里, 原来的经济体系被完全摧毁, 原来的工厂、农庄等不再运转,〔1〕像几乎所有俄语国家一样, 吉尔吉斯为向市场经济和西方式的政治制度转型(至今也不能说这一进程已经结束)付出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代价, 该过程是艰难而痛苦的。吉尔吉斯四处争取来自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援助, 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都曾向吉尔吉斯国家提供贷款和援助, 而中国作为一个友好邻国, 是吉尔吉斯可望从其得到真诚援助的最重要国家之一。同时, 两国存在着发展友好关系的良好基础和前景, 甚至也有许多优势。

  一、中国与吉尔吉斯发展关系的动力和优势

  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发展国家关系具有一些天然的优势和有利条件。首先, 可以说, 吉尔吉斯的历史与中国历史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作为一个长期在同中国接壤地区活动的游牧民族, 吉尔吉斯人曾经与中国有过悠久的交往, 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 吉尔吉斯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字, 研究早期吉尔吉斯人的历史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于其他民族的记载, 特别是汉文史籍的记载。中国史学名著《史记》最早提到吉尔吉斯人的祖先:当时称为鬲昆国, 或称坚昆。《史记匈奴列传》曾经写到:“后北服浑庾、屈射、丁零、鬲昆、薪犁之国。于是匈奴贵人大臣服, 以冒顿单于为贤” , 而这也就成为现在该国盛行的所谓吉尔吉斯建国2200 年的说法的原始依据(实际上, 在古代汉语中所谓的“国”大约相当于部落联盟之类, 与现代意义上的国家相去甚远)。而在司马迁之后的历代的中国编年史中, 吉尔吉斯人都没有离开中国史学家的视野。大量的中国史籍都记载了中国与吉尔吉斯人的交往和交流。从汉代到唐代, 中国的势力曾经到达包括吉尔吉斯斯坦在内的中亚地区, 唐朝并在此地设安西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 直到公元8 世纪中期。由于阿拉伯的兴起, 中国的军事政治力量与向东扩张的阿拉伯军队不可避免地发生对峙和较量, 而在这场决定性的较量中,以高仙芝为统帅的唐朝军队于745 年在怛罗斯战役中被阿拉伯军队打败, 从此中国的势力迅速退出中亚, 并且在此后再也没有能够进入。随着中国军事力量的退出, 以此为分界线, 中亚地区从此开始了伊斯兰化的进程。不过, 在今日的吉尔吉斯境内, 还保留有大量中国古代的历史遗存。许多地名也都可以表明历史上中国人的痕迹:例如, 今日吉尔吉斯的旅游疗养胜地伊塞克湖, 其名称来源于中文名称(中文史籍称为“热海” 、“大清池” , 而伊塞克湖的意思也即“ 热海” 的意 而伊塞克湖的意思也即“ 热海” 的意思)。有一种说法认为, 唐代著名诗人李白的出生地碎叶, 就在今日吉尔吉斯第三大城市托克马克附近。历史上的中国人还曾经直接、间接地参与了吉尔吉斯民族的形成进程。如同世界上的大多数民族一样, 吉尔吉斯民族的血统也并不那么纯粹。据汉文史料记载, 汉朝将军李陵率5000 余人与匈奴作战, 因寡不敌众而投降匈奴, 从此定居下来。李陵被匈奴单于任命为坚昆人的首领。可以想见, 李陵与这批中国军士一起, 在当地娶妻生子, 逐渐融入坚昆人的部落, 成为今日吉尔吉斯民族祖先的一部分, 他们甚至在很长的时期里都保持着自己独特的意识和心理。到唐朝天宝年间, 他们(当时的史籍称他们为黠戛斯人)曾经帮助实力衰弱的唐王朝消灭回鹘汗国:“初, 黠戛斯破回鹘, 得太和公主。黠戛斯自称李陵之后, 与国同姓, 遂令达干十人送公主至塞上。”〔2〕唐代高僧玄奘赴西天取经时, 曾经经过今日吉尔吉斯的伊塞克湖附近, 在那里见到许多被俘的中国军士, 他们单独地居住在一个城里, 仍旧会说汉语, 但是服饰已经完全是异族的样式了。可以想见, 这些中国人最终无疑是融入了吉尔吉斯民族以及其他民族中去了。今日吉尔吉斯民族的身体内流淌着包括古代匈奴人、阿拉伯人、波斯人、哈萨克人、准噶尔人、吉布恰克人、中国人等民族的血液。至今吉尔吉斯人的某些部落都还保留着这样的一些名称:如“калмак” 、“кытай” 、“ монгол” 、“чала-казак” 等, 一看便知是“卡尔梅克” 、“中国” 、“蒙古” 、“ 哈萨克” 等名称的不同的读音。〔3〕其次, 中吉毗邻而居, 自然有合作的优势。中国有12 个海上和陆上的邻国, 吉尔吉斯是其中极为重要的一个, 她连接了中国的西部边陲, 与中国有1000 多公里的边界线。还在苏联解体前夕, 当吉尔吉斯只是苏联的加盟共和国的时候, 中国边境省份与吉尔吉斯的贸易往来就很频繁, 这是当今中国与吉尔吉斯商业贸易关系发展的一个良好的历史开端。中国古话说:远亲不如近邻。长期以来, 中国极为重视与邻国之间的关系, 向来推行的是广泛的睦邻政策, 以便为自己争取一个有利的发展环境。与所有邻国发展睦邻关系, 乃是中国外交的优先方面。该政策具有连续性, 并且在实践中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成为中国在几十年时间里国内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社会政治稳定的外部条件。而吉尔吉斯的周边, 除了原来的从苏联分离出来的俄语国家之外, 中国是最重要的邻国, 也是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处于不断上升的国家。在其他相邻的俄语国家陷于经济和社会困境、亟需振兴的时候, 中国却长期保持了社会经济高速增长的势头。吉尔吉斯是亚欧大陆桥的重要过境国家, 复兴古老的“丝绸之路” , 连接东方和西方、打通亚洲和欧洲, 已经不仅是一种政治理想, 也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对吉尔吉斯在经济方面无疑是极为有益的;因而, 与中国发展友好关系也是吉尔吉斯国家外交的一个优先方面。反过来, 一个经济繁荣、社会稳定的吉尔吉斯国家, 也完全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吉尔吉斯与中国一样, 都是多民族国家, 存在着多元文化, 这是吉尔吉斯的魅力所在, 也是在吸收投资等方面可资利用的资源。海外华侨曾经为中国带来了数量巨大的投资, 为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而吉尔吉斯国家境内也有许多德意志人、朝鲜人、犹太人、东干人, 等等, 吉尔吉斯可望得到来自德国、韩国、以色列等国的投资。中国境内生活着包括克尔克孜族在内的56 个民族, 而吉尔吉斯境内则生活着88 个民族。两国都生活着一些跨国同源的民族, 如中国新疆的克尔克孜族(与吉尔吉斯民族是同源的民族, 约有14 万人)、维吾尔族、回族等(而在吉尔吉斯境内则居住着东干人, 他们实际上是中国回族的海外分支, 是从19 世纪末迁移到中亚的, 现在已经是吉尔吉斯的第四大民族, 1999 年人口统计数字表明, 吉尔吉斯斯坦国内的东干人有51776 人〔4〕), 此外, 近年来甚至还有一些中国人加入了吉尔吉斯斯坦国籍。这些跨国民族在语言、文化和心理等方面都相似或相同, 双方都在国境对面有朋友和亲人, 成为中国人民与吉尔吉斯人民增进感情和了解的纽带, 是促进两国关系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例如, 吉尔吉斯的东干人通常对中国和中国人怀有好感;同样, 中国的克尔克孜族则对吉尔吉斯怀有好感。其三, 在两国关系中最主要、同时也是最重要的, 是双方有着共同的利益, 互相需要。中国极为关注国家统一和安全。对于中国来说, 西部边疆常常是国家最不安宁的地区, 而西部边疆又与广大的中亚地区在地理上相邻, 中国、俄罗斯、中亚各国都非常关注自己的国家安全, 并且也不同程度地感受到分裂主义、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三股威胁, 为此, 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国建立上海合作组织, 现在已成为一个越来越有影响力的区域性合作组织, 拥有广泛的发展前景。对国家安全的共同关注、和打击三种势力的共同需要, 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首要议题。

  中国是一个经济高速发展的国家, 因而对石油和天然气的需求日益增加, 未来中国对石油的需求缺口将越来越大, 为了能源安全, 中国正积极实施能源来源的多元化战略, 中亚地区是一个可能的重要来源, 而中—吉关系在中国与整个中亚的关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在中亚五国中, 吉尔吉斯对于中国的特殊价值就在于政治、战略方面, 吉尔吉斯的地缘政治地位和军事战略地位是显而易见的。作为一个山国或高山国, 吉尔吉斯可以说是易守难攻。因此, 按照吉尔吉斯学者的说法, 几乎世界上所有希图发挥主导作用的大国都在这里展开了争夺:英国、法国、美国、俄罗斯、土耳其以及中国等。〔5〕中国从不想去国外谋取什么特殊利益,

  但希望与近邻发展友好关系, 以创造周边的安全环境。近年来两国关系中最重要的进展和成就, 是两国之间的边境划界问题的解决。经过多年的谈判, 两国将边界线通过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边界问题顺利解决, 消除了潜在冲突和不和睦的许多因素。中国正在实施开发西部的战略, 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发展速度较慢、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西部省份的快速发展问题现在被提上日程, 这对于包括吉尔吉斯在内的中亚国家来说也是一个机遇。吉尔吉斯等中亚

  国家可以搭乘中国经济的快车, 实现自己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吉尔吉斯没有出海口, 几乎是世界上距离海洋最遥远的国家。而正在拟议建设的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铁路, 就可以复兴历史上的“丝绸之路” , 其象征意义和现实意义都是极其巨大的。该铁路建成时, 中国与欧洲的贸易成本将大大降低, 运输更为便捷;而吉尔吉斯作为中转站, 也将因此而在经济上受益。由于中国与吉尔吉斯在历史上的联系, 双方互有亲近感, 双方政治家在国家关系的建立和发展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阿卡耶夫总统在其回忆录中写到: “ ……随后我们交换了意见, 得出一个结论:中国领导人对我们的国家和她的代表团表现出了某种特殊的好感”。〔6〕这也是中国和吉尔吉斯能够发展友好关系的一个重要方面。

  二、两国关系中的消极方面

  中国—吉尔吉斯关系中也存在一些问题, 对两国关系的健康发展会产生消极影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由于吉尔吉斯在国家发展和建设过程中所出现的问题; 二是吉尔吉斯某些政界和学术界的代表、以及普通民众对中国缺乏了解。一些假冒伪劣商品使中国商品、乃至中国本身的声誉受到损害(实际上, 比起十年前, 中国商品的质量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进, 但是, 要消除从前的消极影响, 尚需时日)。当然, 对于过半数居民是贫困人口的吉尔吉斯来说(人均月收入不足30 美金), 中国商品显得廉价实用而更有优势。这一点, 连吉尔吉斯副总理也不否认(塔那耶夫曾经说过:中国商品对于贫穷的吉尔吉斯人民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补充)。吉尔吉斯国民绝大多数日用品都来自中国, 依赖中国的供应, 否则会立即导致该国的物价飞涨、人民生活水平的降低。吉尔吉斯本身人口很少(且多数为贫困人口), 市场狭小, 对外国大公司没有吸引力, 因此, 很难有大量的剩余资本向这里转移, 这是一个客观缺陷。对于外资来说, 吉尔吉斯的投资环境差, 存在着许多社会政治问题, 如贪污腐败、官僚主义等等, 挫伤了商家的投资积极性, 也打击了他们的投资信心。此外, 某些主管机关对外国企业(特别是中国企业)投资和经营活动设置人为障碍。在经济形势恶化的情况下, 社会心理发生扭曲, 认为中国企业和商人的经营活动赚走了吉尔吉斯人的钱, 因此设法对中国商人做出种种特别的限制; 甚至还有人担心, 如果中国公民大量入境, 将会对吉尔吉斯民族的生存构成威胁, 〔7〕因此, 限制中国资本和公民进入, 也成为可供选择的手段。当中国提议在上海合作组织范围内建立自由贸易区的时候, 未得到积极回应;因为许多人担心中国会借机进行经济扩张。〔8〕吉尔吉斯的社会治安状况恶劣, 不断发生外国公民被伤害的案件(案件的受害者多数为中国公民), 也加剧了吉尔吉斯外商的担忧。2003 年3 月27 日的杀人焚车事件最为骇人听闻, 该案件凸显了许多在中国和吉尔吉斯、乃至其他中亚国家之间往返从商的商人(俄语中通常被称为челнок, 即所谓的口袋商人或倒爷, 以中国人为多数、也包括吉尔吉斯人和乌兹别克人等)实际上处于无保护的状况;而类似事件的多次发生, 也极大地损害了吉尔吉斯的国家形象。

  吉尔吉斯是一个以吉尔吉斯民族为主体的多民族国家, 这是吉尔吉斯的基本国情, 也是一个政治现实; 为了提高人民的凝聚力, 吉尔吉斯政府在文化和意识形态方面采取了许多措施。近年以来, 吉尔吉斯政府举办各种活动(如宣布1995 年为长诗《玛那斯》诞生1000 周年、2003 年为吉尔吉斯建国2200 年, 等等), 学术界也出版了大批著作, 在客观上迎合、鼓励了吉尔吉斯民族的民族意识。这些情况表明, 从苏联解体前后开始高涨的吉尔吉斯民族的民族主义能量仍旧没有释放完毕。实际上, 在吉尔吉斯应该提倡一种吉尔吉斯斯坦人(Кыргызстанец)的爱国主义、而不是吉尔吉斯族(Кыргызы)的爱国主义(或者甚至只是吉尔吉斯族的民族主义), 因为生活在吉尔吉斯斯坦的, 除了吉尔吉斯人以外, 还有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德意志人、朝鲜人、东干人、乌兹别克人、哈萨克人、犹太人等等。不应该让民族主义成为阻碍民族之间、国家之间交流和交往的藩篱。在全球化的今天, 一个国家不但应该开放某些商业和经济领域, 还应该开放自己的胸怀。许多来自中国和其它国家的商人和企业家都有一种看法, 认为在外资企业或合资企业里工作的吉尔吉斯职员工作不够勤勉, 在这些企业里, 吉尔吉斯的工作人员表现得难以适应、难于管理。吉尔吉斯政府应该按照市场经济的精神教育公民(这些品质应该包括:积极上进、踏实肯干、善于自我约束、追求事业成功, 等等), 以便使他们能够顺利地加入到国家乃至国际的经济进程中;而如果公民欠缺这些素质, 就不可能建成真正的市场经济。与世界上的其他一些国家一样, 吉尔吉斯也存在着“中国威胁论” 。民意调查表明, 许多人认为, 对于吉尔吉斯来说, 俄罗斯、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乃是威胁的根源, 因为俄罗斯可以在中亚挑起民族冲突, 而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对吉尔吉斯则怀有领土企图。〔9〕吉尔吉斯对中国的疑惧和担心,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但是, 就像世界上所有的“中国威胁论” 一样, 毫无新意。吉尔吉斯确实不可能对中国构成重大威胁(除非引入强大的外来因素), 领土争议, 原本是苏联留下来的遗产, 是两国之间的政治障碍, 经过多年的谈判, 现在也最终得以解决。在所有有争议的地段, 按照吉尔吉斯得到70 %、而中国得到30 %的方案, 并用法律的形式最终确定下来。〔10〕但是, 吉尔吉斯的民众中间有许多人认为, 在边界谈判方面, 必定是吉尔吉斯对中国做出了重大让步, 因为比起中国来, 吉尔吉斯太弱小, 难以维护自己的利益(为此该国还一度爆发了游行)。此外, 该国随处可见的中国商品、日益增强的汉语言文化的影响、中国商人的大量涌入, 使小国寡民的吉尔吉斯感受到了压力和惊恐———面对邻近的大国, 小国的国民心态是脆弱的。此外, 这些论调本身也表明许多人对中国缺乏了解。因此, 从各方面来说, 在最严重的情况下, 中国对吉尔吉斯的威胁也只是心理上的、虚幻的, 也是被明显夸大了的。有一种观点甚至认为, 应该设法牵制中国, 而吉尔吉斯能够对中国施加压力的惟一手段, 就是所谓“ 东突”问题。〔11〕“东突” 势力在中国境内实施分裂恐怖活动由来已久, 在受到打击之后, 被迫在吉尔吉斯和其他个别中亚国家蛰伏下来, 伺机活动。苏联解体之后, 中亚国家的社会政治制度发生变化, 法律宽松, 加之某些国家对这些组织的活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东突”分子找到了容身之处, 并且还得到其他某些国际势力的支持(而在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的活动最为猖獗)。但是,“ 东突” 的活动不但威胁着中国的国家安全, 也是吉尔吉斯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严重地损害了吉尔吉斯的国家形象, 同时也消极地影响着两国关系。中亚地区是亚洲大陆的核心, 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由于地缘政治的原因, 吉尔吉斯不可避免地被一些大国争夺, 而这也在很大程度上使吉尔吉斯被纳入了大国关系的框架和范围。吉尔吉斯应该努力与各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 独立地走自己的发展道路, 而不应该在大国之间玩弄平衡(这是一种政治短视)。短期内也许得益, 长远来看, 却有变成大国地缘争夺的人质的危险:它会导致吉尔吉斯失去政治和外交方面的独立性, 不能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 甚至变成大国交恶的受害者。

  三、前景展望

  如何发展与吉尔吉斯这样的邻国的关系, 是由我国的国家利益和我国在未来的国家定位所决定的。在未来的一个时期里, 中国仍将对吉尔吉斯提供经济援助, 这是中国与吉尔吉斯的经济关系中的一个重要方面, 是由两国的基本国情和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等决定的。迄今为止, 中国与吉尔吉斯共和国之间签署了大量协议, 进行了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合作, 但是这些双向交流协议的执行情况却并不完善, 其主要原因在于吉尔吉斯国力贫弱, 无力执行, 同时, 也表现出了该国在对外交流方面存在的种种弊端和陋习。任何一个外国或国际组织对该国提供经济和财政援助, 都应该要求该国加强财政管理, 否则援助款项常常不知所终。我国对该国的援助方向应该集中在基础设施的援助和援建上, 而且应该充分评估援助项目所带来的政治和社会效益, 同时也要量力而行。从1991 年苏联解体以来, 吉尔吉斯与其他中亚国家一样, 实际上只是获得了政治、法律上的独立, 而在经济、财政、甚至文化和外交方面, 都对其它大国形成了严重依赖, 从而成为大国角逐中的重要因素。而世界各大国势力纷纷进入中亚, 实际上又将中亚变成大国竞争的新舞台。2001 年9 月11 日发生在美国的恐怖袭击事件, 对于中亚地缘政治现实的改变是一个有力的促进因素。中亚的智囊和政治家们意识到, 在大国之间(特别是在中、美、俄之间)周旋, 实现自己的政治、经济利益的最大化, 是可以选择的政治外交战略。对于美国来说, 中亚乃是其全球战略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其在中亚的战略意图服从于国家利益和全球战略, 可进可退;但是对于中国和俄罗斯来说, 由于地缘关系, 中亚是与自己国家利益和安全关切紧密关联的, 是国家利益的自然延伸。其他国家也希图在宗教或语言文化方面影响中亚国家。其导致的后果包括: 大国与吉尔吉斯以及其他中亚国家的关系, 将会和中国与其他大国关系互为表里;大国为争夺资源和战略要地, 而在中亚展开争夺;中亚国家积极引入外国因素, 以解决自己的国内问题;而中亚各国分别将互为战略对手的大国因素引入, 难免导致大国在中亚的潜在对立和冲突。例如, 美国因素在中亚的长期存在, 对于中国和俄罗斯来说, 都是某种潜在的、甚至是现实的威胁。此外, 即使是在俄罗斯走向衰落的今天, 俄罗斯仍旧是中亚的一个极有分量的因素, 随着俄罗斯经济的逐渐恢复, 她在中亚的活动会更加积极。俄罗斯仍视中亚为自己的势力范围, 并对其他国家在中亚的活动心存疑忌。可以说, 如果没有大国竞争作为背景, 中国与吉尔吉斯的关系并没有重大的地缘政治意义。在角逐该地区主导权的所有竞争者中间, 各国都具有某些方面的优势, 但是迄今为止, 没有一个国家是中亚唯一的盟主, 大国的实力在未来仍旧会有此消彼长的变化。设在美国国夫兹大学的对外政策分析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Foreign Policy Analysis)预测, 在2025 年前后, 中亚将会极大地影响世界进程。〔12〕但是, 在很长的一个时期里, 包括吉尔吉斯在内的中亚, 还远远不能独立地主宰自己的命运, 尽管中亚的精英分子们急于使自己的国家作为世界历史进程中的独立因素而发挥重大作用。

  注 释:

  〔1〕ЧотоновУсенал 《Суверенный Кыркызстан: выбор историческогопути》(乔托诺夫•乌谢那尔:《主权的吉尔吉斯斯坦:历史道路的选择》, 彼什凯克“ 吉尔吉斯斯坦” 出版社, 1995 年出版, 第13 页).

  〔2〕《旧唐书》《列传》《回纥》。

  〔3〕《ВечернийБишкек》(《比什凯克晚报》)2003 年4 月25 日。

  〔4〕《Дунгане》(《回族》杂志)2001 年5 月第1 期。

  〔5〕В.Воропаева, Д.Джунушалиев, В.Плоских:《История отечества》, Бишкек, Илим, 2002 (瓦•沃罗帕耶夫、德•朱努沙列夫、瓦•普罗斯基赫:《祖国史》, 彼什凯克“ 伊利姆” 出版社, 2002 年版, 第177 页).

  〔6〕Аскар Акаев:《Памятное десятилетие:трудная дорога к демократии》, 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еотношения(阿•阿卡耶夫: 《难忘的十年:走向民主的艰难道路》, 莫斯科“ 国际关系” 出版社, 2002 年版, 第341 页).

  〔7〕Айдаргул Каана《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еотношениякыркызови Кыркызстана:историяисовременность》(爱达尔古丽•卡娜《吉尔吉斯人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国际关系:历史与当代》, 彼什凯克, 2002 年版, 第324 页).

  〔8〕w ww .gazeta .kg 2003, 9, 27 .

  〔9〕АтыргульАлишева, ЭмильШукуров, Анара Табышалиева: 《Центральная Азия:на перекрестках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а》, Бишкек, Институтрегиональногоисследований(阿提尔古丽•阿丽舍娃、爱米尔•舒古罗夫、阿那拉•塔贝沙列娃:《中亚:在合作的十字路口》, 地区研究所, 2001 年版, 第11 页).

  〔10〕АйдаргулКаана《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еотношениякыркызови Кыркызстана:историяисовременность》, Бишкек (爱达尔古丽•卡娜:《吉尔吉斯人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国际关系:历史与当代》, 2002 年版, 第323 页).

  〔11〕同上, 第325 页。

  〔12〕ww w .washprofile .o rg/archive .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