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报告厅

张旭鹏:思想史研究的谱系:从观念史到世界思想史

  主讲人简介

  张旭鹏,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美国弗吉尼亚大学访问学者。研究领域为欧洲思想文化史、当代西方史学理论。著有《西方文明简史》、《文化理论研究》等书,在History and Theory、Rethinking History、《历史研究》等中外文刊物上发表论文多篇。

  2018年10月13日上午9点,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张旭鹏研究员做客江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在名达楼2524文旅学院学术报告厅为历史学系的师生带来了题为“思想史研究的谱系:从观念史到全球思想史”的学术讲座。此次讲座是江西师范大学世界史学科2018年度世界史系列讲座活动之四,也是文旅学院的“名达讲坛”系列之一。讲座由徐良老师主持,邹芝、杨长云、张小忠、孟海泉、雷娟利等老师及部分历史学系的研究生和本科生参加。

  首先,徐良老师简要介绍了张旭鹏研究员的学术身份及其研究成果,随后张旭鹏老师开始讲座。张旭鹏研究员先为大家说明了思想史的特点,即研究领域十分广泛,几乎涉及各个学科,且具有极大魅力,由此引出了讲座的主题:探索西方思想史研究的发展脉络。

  张老师首先介绍了思想史的三种英语表述方式:第一种是“the history of ideas”,译为观念史,侧重于思想研究的哲学和理论层面;第二种是“intellectual history”,译为思想史,侧重于思想的语境和历史发展;而第三种则是“the history of thought”,也可以译成思想史,但只是作为一般性表述,并不用于指称一种学科。前两种表述虽侧重于思想研究不同的方面,但现在看来,这两者的意义是趋同的,一般可以互用。

  张老师指出,从一门学科的角度来看,对于思想或观念的研究可以追溯到观念史那里。观念史的奠基者阿瑟·洛夫乔伊作为一名哲学教授,对传统哲学研究进行了挑战,他认为传统哲学研究太过庞杂,于是提出了“单元观念”的概念,强调观念史就是去研究“单元观念”这种思想或观念的最小单位,并在此基础上划分了研究单元观念的范畴。洛夫乔伊于1936年发表了他的代表作《存在的巨链:对一个观念的历史研究》(The Great Chain of Being: A Study of The History of An Idea),此书标志着观念史这一学科的诞生。之后,洛夫乔伊创办了《观念史杂志》。1964年国际观念史学会成立,观念史也在美国成为一门显学。在洛夫乔伊看来,观念史有两个显著的特点:跨学科和跨区域(跨民族/跨国家)。首先,一种观念存在于不止一种研究领域之中,因此,对观念的研究应该是综合性的,要从多个方面入手,这与年鉴学派的总体史研究理念是相似的;其次,观念就像在不同区域之间流通的国际贸易商品,所以,需要考察观念在不同国家和不同语境中的发展变化。

  随着时代的变化,研究方向发生了变化。在19世纪70、80年代,出现了“思想史”的研究。张老师讲解了思想史作为一门学科的形成过程,并以思想史的代表人物昆廷·斯金纳为例,说明思想史区别于观念史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思想史更侧重于历史语境方面,只有将思想放置于特定的历史语境中,才能揭示出思想或观念的本义。此外,思想史的研究必须要有一定的时代背景,要考虑到思想与时代的互动,但也不能先入为主地去研究思想,这样的思想史研究才是有历史意义的。思想史的研究是对观念史的反叛,由于其更符合时代思潮的发展,于是观念史在当时逐渐被人们所批判。

  张老师指出,思想史在20世纪80、90年代也遭到了冲击,冲击主要来自于社会史和文化史。社会史研究认为之前思想史的研究对象是精英阶层,无法反映历史的真实性和多样性。受到当时马克思主义的影响,社会史研究者们将视角放到了下层人民身上,观察下层人的思想和心态。而文化史的研究则不断细化思想研究,注重研究具有象征意义的个体性事物,再去深挖其深层次的文化含义。因此,思想史的研究也就一步一步地碎化。

  张老师谈到思想史在最近十几年开始回归,并产生了全球思想史。全球思想史的出现,与全球史密切关联。在全球思想史的研究中,思想是流动的,研究的对象则是思想的传播与变化,以及不同思想之间的联系。大卫·阿米蒂奇作为昆廷·斯金纳的弟子,批判地继承了导师的思想,其作品《内战:观念中的历史》(Civil Wars: A History in Ideas)对斯金纳思想的不足之处进行了挑战。该书考察了从希腊罗马时期至今的内战观念,并研究了内战在不同国家的表现形式,研究方式既是长时段的,也是跨区域或跨国家的。阿米蒂奇认为,目前的思想史研究是对观念史的一种回归,受到了洛夫乔伊“长时段、跨区域、跨语境”的观念史研究方法的影响,但这并不是简单的回归,而是一种新型的观念史。总的来说,全球思想史的研究代表了思想史研究的一个新的潮流。

  张旭鹏老师的精彩演讲引起了在场师生的共鸣。随后,在场同学积极发言,就“何为真正的思想史”、“人类的思想或观念体系中是否存在着决定性的观念”、“对大历史的看法”等问题向张老师提问,张老师一一耐心、细致地做出了解答。

 

 

  最后,徐良老师对此次讲座进行了总结,并对张旭鹏研究员的到来表示感谢。本次讲座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摘自: 瑶湖读史社 瑶湖读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