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者观点 > 世界史跨学科

李晓慧:在有生之年,人类智能就将被超越——专访MIT物理教授泰格马克


迈克斯·泰格马克

  人类智能会被超越吗?不同的人对此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在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终身教授泰格马克看来,答案是毋庸置疑的。在接受《环球科学》记者采访时,他认为从物理规律上来看,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作为普通人类的你我,应该如何面对“智能”的未来,泰格马克给出了他的建议。

  1965年,英国数学家欧文?古德提出了“智能爆炸”理论,他给“超级智能机器”下了一个定义:一台能超越任何人(无论这个人多么聪明)的所有智力活动的机器。由于设计机器也属于这些智力活动中的一种,因此,一台超级智能机器就能设计出更好的机器。此时,就会出现“智能爆炸”,人类的智能会被远远甩在后面。第一台超级智能机器就会成为人类最后一个发明。

  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终身教授迈克斯·泰格马克(Max Tegmark)毫不怀疑未来将会出现“超级智能机器”,“我认为人类智能就是对信息的处理,从物理定律来看,机器可以具备记忆、计算和学习的能力,并发展出比人脑更高的智能。”迈克斯·泰格马克最近接受《环球科学》专访时表示。“因此,我认为超级智能机器,或者说通用人工智能必然会出现。”

  不过,具体什么时间人工智能将全面超越人类,泰格马克说他个人并没有这样的预测,“短期能够达到怎样的目标取决于人类的智能,不过长期的目标取决于物理法则。”虽然泰格马克本人并没有对通用人工智能将在何时“降临”地球做出时间上的预测,但是不代表他认为时间问题不重要,他和他的团队曾经做过一次调研,向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人员询问通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 AGI)何时能够实现,答案的平均数是2055年。也就是说,可能在你我的有生之年就能够看到“超级智能机器”的出现。

  超级智能机器将改变什么?

  当通用人工智能出现后,它将转变我们对生命的认知,等到有了AGI的时候,人类或许将不再是最有智慧的物种了,而且进一步的人工智能进展将由人工智能来引领,而非人类。看看现在人工智能解决问题的速度,就可以想象到那个时候,提升人工智能水平将会进行得非常迅速,这将发生“智能爆炸”,即能够不断做自我改进的人工智能,很快就会遥遥领先人类,创造出所谓的“超级人工智能”。

  “多数人工智能研究者认为AGI会在未来几十年内实现,那么如果我们没有事先准备好去面对它们,就可能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个错误。”泰格马克说。“它可能让残酷的全球独裁主义变成现实,造成前所未有的不平等和苦难,或许甚至导致人类灭绝。但是如果我们能小心操控,我们可能会有个美好的未来,人人都会受益的未来,穷人变得富有,富人变得更富有,每个人都是健康的,能自由地去实现他们的梦想。”

  为了让人工智能的未来朝着有益于人类的方向发展,泰格马克联合创办了未来生命研究所,在这个组织里不仅有埃隆·马斯克、比尔·盖茨这样的商业领袖,还有雷·库兹韦尔这样的顶尖科学家,上千名经济学、人工智能研究、社会研究领域的专家在这一平台上展开讨论,“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希望人类生命的未来能够存在,而且能够越来越好。”泰格马克说。

  这就像一场关于智慧的赛跑,这场赛跑有两个竞争者,一个是不断成长的科技力量,另外一个事我们用来管理科技的智慧。对像人工智能这样的科技进行管理,需要我们改变以往的策略,以前,人们往往是从错误中学习,我们创造了火,发生了火灾等不好的事故之后,我们又发明了灭火器;人们发明了汽车,搞砸了几次之后,才发明了红绿灯、安全带和安全气囊。但是对于强大的科技,比如核武器和通用人工智能,从错误中学习就是一个糟糕的策略,我们需要在事前做周密的计划,争取一次成功,因为如果失败我们很可能没有第二次机会。

  “如果我们不发展‘超级智能机器’,有一天人类将因为小行星撞击地球等事件完全灭绝,如果我们让它漫无目的的发展,人类也可能被摧毁,”泰格马克说,“我觉得,要让科技赋予我们力量, 而非反过来受控于它。”

  在泰格马克心中,他希望人类能打造在各个方面都比我们聪明的人工智能,有了友善的‘超级智能机器’,就能轻而易举地建立我们想要的社会, 而不会再受到自身智慧的限制,唯一的限制只有物理的定律。甚至,我们可以让超级智能机器协助人类在宇宙中拓展。

  失业是必然的吗?

  就目前而言,在通用人工智能还未诞生之时,人们需要担心自己的工作机会吗?“当然要担心,我们要时刻关注着技术对我们的工作会带来哪些影响。”泰格马克说。“比如说你”,泰格马克指了指坐在他旁边的笔者,“如果有一个人工智能工具可以进行采访,它一天能进行5个采访,写出5篇文章,你可能就需要买一个这样的工具,而那些没有使用这个工具的记者就将失业。”

  “要与AI一起工作,而不是反对它。失业的、被淘汰的可能就会是那些抵触AI的人。”泰格马克说。

  那么哪些职业相较而言风险性更强呢?泰格马克在他最新出版的《生命3.0》中借机器人专家汉斯·莫拉维克提出的“人类能力地形图”进行了阐述。

  在这张地图中,有低地、有丘陵、有高耸的山峦,代表着人类的能力等级,“死记硬背”、“算数”处于低地,非常容易就被计算机所超越,下象棋、益智问答、围棋、翻译、视觉等能力正在快速被计算机超越,而艺术、科学处于顶峰,计算机要超越还需要假以时日,但是最终,山顶也会被淹没,“以目前的速度来看,也许只需要再过半个世纪。”

  “对于现在已经在职场中的人士,我的建议是要关注技术给自己所处的行业带来的变化,并紧跟时代。”泰格马克说。“对于孩子们,我希望他们去做那些机器目前不擅长,并且在不远的未来也似乎很难被自动化的工作。”那些需要与人交互,涉及创造性,以及需要人们有处理不可预料任务的工作可能是更优的选择。相比之下,那些高度重复、结构化以及可预测的工作看起来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机器自动化。

  有人说,旧的工作被替代的同时还会产生新的工作,所以不用过于担心失业的问题。也有人说,人类最后都会失业。在泰格马克看来,这不过是短期和长期的区别。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机器可以用最低的成本提供产品和服务,产生足够的财富,让所有人更好的生活,又何乐而不为呢?不过,在泰格马克的书中也提醒人们,“应该构建哪一种未来经济”,应该让每个人都参与讨论,而不仅仅是人工智能研究者、机器人学家和经济学家。

摘自:环球科学ScientificAmeric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