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动态 > 研究所短讯 > 世历所亚洲史学科成员赴宁夏调研
 

世历所亚洲史学科成员赴宁夏调研

  2017年11月3日至7日,世界历史研究所亚洲史学科成员应邀赴宁夏银川开展学术调研和交流活动。

一、“阿拉伯国家联盟——理论与实践”报告会

  11月3日下午,世界历史研究所亚洲史学科负责人毕健康研究员应邀在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研究院作题为“阿拉伯国家联盟——理论与实践”的学术报告。中国阿拉伯研究院副院长冯璐璐教授主持报告会,阿拉伯学院及中国阿拉伯研究院师生40余人及调研组成员出席报告会。

  毕健康研究员在简要评述阿拉伯国家联盟结构及发展历程后,在批判地吸收地区主义理论的基础上,评估阿拉伯国家联盟1945年成立以来在地区和平与安全问题上的绩效。学术界的一般的观点是:与其他地区组织相比,阿盟在管控危机、斡旋争端、维护地区和平、促进经济一体化方面绩效不高,成效较差,甚至比不上东盟(东南亚国家联盟),滞后于非盟。对此,毕健康提出了不同意见。第一,阿盟在90年代初海湾战争之前,在保护阿拉伯国家免遭外来侵略,与以色列对抗,调解成员国之间的争端和冲突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比如,即使在80年代埃及被驱逐出阿盟,阿拉伯世界陷入分裂的情况下,阿盟依然强势介入黎巴嫩内战,最终促成《塔伊夫协议》,结束了持续15年之久的黎巴嫩内战。海湾战争后,马德里和平进程干脆把阿盟拒之门外,因此可以说90年代初以来,阿盟在地区安全上的地位明显下降。但是阿盟并没有如有些预言所说,结束自己的使命而成为历史。第二,阿盟在涉及域外强国强力干预的情势下就难以成功(比如伊拉克战争和战后重建);阿盟对成员国的大规模内战的介入也大多失败,比如还在延续的叙利亚内战及利比亚危机;阿盟多次成功地化解成员国之间的重大危机,甚至涉及阿拉伯大国也有不少成功的案例。

  报告的重点是阿盟地区和平与安全治理绩效评估,以及对阿盟低效的理论与实践的双重考量。在具体考察三个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即1961—1963年伊拉克与科威特危机,阿盟与阿以冲突,阿盟与伊拉克战后重建之后,毕健康借鉴现实主义和建构主义分析工具,从阿拉伯国家权力结构与阿拉伯人(对跨国的阿拉伯民族与国家)双重认同两个方面,深入探究阿盟安全治理低效的根源。他说,阿盟的无力与低效,从结构上看根源于阿拉伯世界缺乏轴心国家,因而没有内在的可持续的凝聚力,这恰恰是西方殖民统治分而治之的恶果,大国长期干预加剧了阿拉伯世界的碎片化。阿拉伯人对超越国界的阿拉伯民族与对本国的双重认同的内在张力与结构性纠结,加剧了阿拉伯世界的碎片化。阿盟作为国家间组织的制度设计和决策机制,又强化了殖民者留下来的碎片化结构,不利于阿拉伯团结与统一。一言以蔽之,历经70余年的发展,阿盟在构建正向的阿拉伯(共同)利益方面没有实现突破。这是阿盟低效的内因。

  毕健康分析了阿盟转型的动因、方向和挑战。他说,阿盟转型面临效率与效果的矛盾。阿盟背弃数十年来奉行的不干涉内政原则和协商一致全票通过的决策机制,虽然迎合了西方鼓吹的人权高于主权原则,可以提高决策效率,然而过于超前,脱离阿拉伯世界的实际,使阿盟决议面临无法实施,进而损害阿盟权威、分裂阿盟的巨大风险。阿拉伯国家体系结构,即前述的阿拉伯世界碎片化,亦严重制约阿盟的转型。具体而言,海湾合作委员会的成立与运行,既增强了沙特与埃及博弈的筹码,又对阿盟构成直接挑战。沙特与埃及龙虎相争,是阿盟内部面临的最大挑战。

二、伊斯兰教中国化与回族哲学座谈会

  11月6日,调研组与宁夏社会科学院回族研究院举行座谈会。座谈会由宁夏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郭正礼研究员主持。

  郭正礼副院长深情地回忆起他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尊敬的李崇富研究员指导下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作为期一年的访问学者的情景,对调研组的热情欢迎溢于言表。然后,他扼要介绍了十九大报告中关于国家的民族与宗教政策的内容。回族研究院院长马金宝研究员简要回顾了宁夏社会科学院回族研究院的发展历程。他说,195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1962年根据李维汉部长指示,自治区成立宁夏民族历史研究室,1979年恢复为宁夏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设立民族宗教研究室。1981年正式成立宁夏社会科学院,民族宗教研究室改名民族宗教研究所,1990年改名为回族宗教研究所,现在改名为回族研究院(另挂牌中东伊斯兰国家研究所)。马院长说,经过数十年的积累与发展,回族研究院发挥地方文化优势,在伊斯兰教中国化、中国历代政权与伊斯兰教,以及中国的回族哲学与文化研究方面,形成独特优势。目前,在新的形势下,回族研究院在发挥传统学术优势的同时,加强调研,努力服务现实需要。

  围绕伊斯兰教在中国的传播与伊斯兰教中国化,伊斯兰哲学与中国传统哲学的交融与发展,回族哲学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调研组与回族研究院专家进行了广泛、深入和细致地沟通与交流。学者们讨论了伊斯兰教在中国西北和东南沿海的传播路径与时间问题,伊斯兰教本体论与中国儒学的交融与发展,回族哲学的形成与发展阶段问题等。通过讨论,宁夏社科院与调研组学者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在许多方面形成共同认识。回族哲学在元代开始形成,明末清初以王岱舆(约1584—1670)为杰出代表的回族大儒“以儒释经”,贯通儒学与伊斯兰教,把伊斯兰文明的核心要素与人的实践相结合,回族哲学破土而出。刘智(1669—1764)则是回族哲学集大成者,把中国的回族哲学推向新高潮,对世界文明史发展做出了贡献。

  毕健康在座谈结束时说,伊斯兰教在中国的和平传播具有独特性,与伊斯兰教在西亚北非和欧洲的传播以武力征服为前提形成鲜明对比。伊斯兰教“认主独一”的教义学,在唯心主义上与儒学产生交集,在本体论上促进了中国哲学发展。在认识论方面,伊斯兰教在真主前定的大前提下,认为人可以运用理性开展研究,发现规律,并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这种“相对可知论”与宋明理学的格物致知有融通之处。回族哲学植根于中国大地、中国文化、中国实践,贯通理性与信仰、传统与现代,发挥思辨优势,丰富了中华文明的精神家园。

  参加座谈会的还有宁夏社会科学院回族研究院副院长刘伟研究员、孙俊萍研究员、王伏平研究员、马敏助理研究员。调研组成员王文仙研究员、陈伟副研究员和许亮副研究员参加座谈会。

(毕健康研究员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