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动态 > 研究所短讯 > “纪念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成立40周年”暨“全球化与世界现代史热点问题研究”学术讨论会在京举行
 

“纪念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成立40周年”暨“全球化与世界现代史热点问题研究”学术讨论会在京举行

  2019年8月26日,由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主办的“纪念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成立40周年”暨“全球化与世界现代史热点问题研究”学术讨论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举行,近30位学者与会。

  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会长李世安教授致开幕词。他说,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已经成立40年。40年来,研究会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把握正确的学术导向、积极开展学术活动、促进学术交流、服务国家战略,为改革开放后我国世界现代史学科的发展,做了大量工作,培养了大批世界现代史教学和研究的人才,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今天,我们召开这个会议,回顾过去,谋划未来。在未来发展中,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为构建中国特色历史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而努力。会议也将就当前世界现代史的一些热点问题进行讨论。接着,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汪朝光研究员致词,对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成立40周年表示祝贺,希望研究会能够团结学界同仁,促进学术研究的持续发展。在发言中,他也谈到世界现代史研究的一些热点问题,这些问题对认识中国和世界都有很大影响,中国史学界也十分关注这些议题,并将对之有不断的深入研究。

  开幕式结束后,开始了第一阶段的主题发言。这一阶段议程由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张丽研究员主持。这一阶段共有6位发言人。

  第一位发言人是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前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宏毅,他的题目是《美国全面敌视中国的政策及其未来走向》。他结合目前中美关系的特点,指出美国当局正在加速形成全面敌视中国的政策。而美国采取这一政策的背景和根源是:全面敌视中国是美国全球霸权主义走向衰落的必然选择;将中国融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体系的图谋彻底破产。对这一政策的未来走向,他认为:全面敌视中国政策的长期化和复杂化趋势不容忽视,但在当今的世界形势下,这一政策不仅加速了美国走向孤立的进程,也促使中国的社会主义航船更坚定地驶向胜利的彼岸。因此,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发展美中关系才是美国唯一的明智选择。

  第二位发言人是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顾问、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沈永兴,他的题目是:《理性和客观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在发言中,他以大量的材料和数据说明:中国确实厉害了,包括经济体量的增大、经济增长速度的加快、在世界经济比重中的上升,以及人均GDP占有量的变化;这还体现在中国拥有一个完整的、强大的工业化体系,尤其是制造业。但中国还不够厉害,例如在29个技术领域,还没有掌握核心技术;对外能源依赖程度高;等等。他结合中美贸易战的现状,指出美国已将中国定为自己的战略对手,并对中国采取了一系列不择手段的遏制措施,中美关系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今后的形势将更为复杂。美国的一大心病,就是难以接受中国的崛起。而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这是世界大变局中的最大亮点,也为全球发展和治理指明了方向。世界局势的走向,很大程度上要看中美关系的走向。我们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能妄自尊大,要理性地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

  第三位发言的是中国人民大学李世安教授,他的题目是:《努力构建中国特色世界现代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他认为,要构建中国特色世界现代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就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以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理论基础。坚持历史唯物主义,不是一句空话,而是要把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落实到构建中国特色世界现代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的实践中去。例如,历史唯物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都强调历史研究需要坚持“阶级和阶级分析的理论”和方法。社会主义是世界现代史的主要内容之一,离开了社会主义,就不能正确反映世界现代史的历史;讲社会主义,就必然要分析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是从资本主义内部生长出来的,不用阶级分析的方法,根本就讲不清什么是社会主义。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国的世界现代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如果不讲社会主义,就没有了中国特色。同时,在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史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的过程中,一定要要处理好“继承与创新的关系,体现民族性、原创性、时代性、系统性和专业性”,这样,才能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

  第四位发言人是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陈之骅研究员,他的题目是《大历史观与俄罗斯、苏联历史研究》。他认为,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倡导要用大历史观去研究和分析历史。研究历史应当从大历史观出发,强调从一个较长的时间阶段来观察历史,注意历史的结构性变化和长期变化,并且对未来的发展作出合理的预测。例如,对十月革命的研究,就要从研究19世纪革命运动开始,从那时起俄国贵族、平民知识分子领导的革命运动,都先后失败了。只有当俄国工人阶级出现和建立了布尔什维克党之后,经过十月革命,俄国民主革命的任务才得以完成。由于十月革命具有的伟大意义和世界影响,他认为应当把十月革命作为世界现代史的开端。从大历史观出发,研究世界现代史的人应当也注意研究世界近代史。

  第五位发言人是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吴伟研究员,他也是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华北片区负责人之一,发言题目是《俄罗斯世界现代史研究的最新进展》。他着重介绍了俄罗斯新近出版的6卷本《世界通史》,此书具有一定的官方背景,总编委会也集中了俄罗斯著名学者。其中第6卷的主题是“全球变革的时代”,主要讲述了20世纪的历史,分为两册,共约1400页,50多人参与编写。 该书的特点:1.强调20世纪人类社会的发展;2.强调历史文化人类学,关注人类自身的发展;3. 突出俄罗斯和苏联在世界历史中的作用。其中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把俄国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并称为“1917年革命”外,1917年革命的下限被定为20世纪20年代初,把它作为一战后欧洲革命的组成部分。书中还认为,以往所说的“苏联模式”或者“现实的社会主义”所要完成的任务,更准确地说,是“发达的工业社会”,它完成的社会层面的任务是国有化、城市化和发展教育等;它既非典型的资本主义,也不是理论上的社会主义。西欧国家二战后采取的社会福利制度,在20世纪30年代的苏联已经开始尝试。这种解释,意在强调和突出苏联历史在世界历史中的影响和地位。

  第六位发言人是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于沛。虽然他因临时有事未出席会议,但向会议提交了论文,题目是《对“世界百年来未有之大变局”的思考》。他指出: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习近平总书记站在人类史的高度,对世界发展大势作出的重大战略判断。所谓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指在一个相对较长的历史时期,深刻影响人类历史发展进程和趋向的世界性的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大转折,深刻地体现出世界现代历史的重大变化。进入21世纪以来,新科技革命推动生产力突飞猛进。中国等新兴工业国家和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实现了群体性的崛起。在经济全球化浪潮推动下,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各国人民齐心协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成为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

  第二阶段主题发言的主持人是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首都师范大学研究生院院长梁占军教授。这一阶段共有7位发言人。

  第一位发言人是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王章辉研究员,题目为《英国衰落问题研究》。他指出,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一些美国学者就开始关注这一问题。众多的学者从不同角度研究这个问题。他认为,英国衰落的根本原因是发展不平衡的加深,特别是第二次工业革命发生后,不少后发国家纷纷采用了新技术,经济迅速发展,而英国因种种原因没有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丧失了工业垄断地位。研究英国衰落原因问题的现实意义是:要加强对发展不平衡的认识,特别要重视新技术发展对一个国家发展的重要作用;美国为了遏制中国的发展,在技术领域压制中国的发展,也成为中美贸易战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第二位发言人是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姜芃研究员,她的

  题目是《方兴未艾的以色列史研究》。她认为,犹太文化具有开放性的特点。希伯来人所处的中东地区位于欧亚非三大洲的结合部,不同的文化在交织和融合,导致了希伯来文化的开放性。犹太文化吸收了古代埃及、巴比伦、腓尼基、亚述文化的精华,与古代希腊、罗马文化交融,与基督教、伊斯兰教文化交集;中世纪时,与斯拉夫民族文化交流;到了现代,形成了美国的犹太文化。以色列国建立后,又形成了自己的国民文化。总之,经过与不同文化的不断整合,犹太文化成为一种独特的具有世界特质的文化体系。这也许就是犹太人能够不断取得成功的原因之一。

  第三位发言人是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冯秀文研究员。他的题目是《历史悠久  前途无量——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拉丁美洲关系》。他强调了研究发展中国家历史包括拉美国家历史的重要性。关于中国与拉美的关系,他认为,中拉关系源远流长,在古代就有海上丝绸之路和“大帆船贸易”。今天,中拉关系的发展势头也十分良好,在拉美34个国家中有27个与我国建交,中拉贸易额近十几年来保持着年均30%的增长率。拉美国家资源丰富,与我国贸易往来的互补性强,双方的文化交流也日益深入。我国有越来越多的院校开设了西班牙语课程,毕业生供不应求。

  第四位发言人是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秘书长、人民教育出版社副编审芮信,他的题目是:《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成立40周年》。 他以从“九”到“一”的9个数字,概括了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成立40年来的工作状况和取得的成绩,包括:九届理事会、八本论文集、七月(中青年教师)培训班、六个片区、五湖四海(会员)、四任会长、三架马车(理事会、党支部和秘书处)、两个会名及一份会刊。他认为,研究会40年来之所以能够取得一定的成绩,得益于对老一代严格、严肃、严谨学风、会风的继承,也是40年来遵循了1979年章程中提出的研究会宗旨的结果。

  第五位发言人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孟庆龙研究员,他的题目是《中印边界问题的症结与现状》。他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展示了他的研究成果。首先他追溯了中印边界问题的由来和发展,介绍了中印边界的现状。接着他分析了印度独立后,印度政府对这一问题所持的态度和立场。最后,他以图片的形式,介绍了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迅速发展,中印边界地区的边防军和边民生活条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他认为,从长远来看,中印两国是对手而非敌手,作为人口最多的两个发展中的大国,发展本国经济才是最重要的。

  第六位发言人是首都师范大学梁占军教授,题目为《全球史视野下的二战史研究》。他认为,全球史研究以全球史观为出发点,关注与全球化密切相关的跨文化、跨地区、跨民族的全球性问题。受其影响,近年来的二战史研究呈现出新的特点,即全球视野突出;研究广泛;注重国际化合作。这一发展趋势对我国二战史研究的启示是:对二战史、中国抗日战争史的研究,要加强世界史研究和中国史研究之间的交流;要加强国际合作;要拓宽研究领域。

  第七位发言人是世界历史研究所张丽研究员,她的题目是《法国“黄马甲”运动折射出的政治社会问题》。她认为,自发性的“黄马甲”运动的出现,反映了法国的高福利政策与社会经济的发展出现了严重的不平衡。一方面,法国建立了从生到死的一整套高福利制度;另一方面,近年来法国的经济发展止步不前。法国的高福利政策产生于二战后初期的高经济增长率,但这种增长目前已不存在。虽然法国政府也试图进行改革,但“一人一票”的政治体制、社会福利制度涉及人群的广泛性,都使得这样的改革步履维艰。说明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法国的治理出现了问题。

  会议结束前,梁占军教授对会议做了简短的总结,并对各位发言者和与会者表示感谢。

(撰稿: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