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世界史研究重大信息 > 刘健:中国特色历史学学科体系中的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学科
 

刘健:中国特色历史学学科体系中的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学科

  2019年1月3日,中国历史研究院正式成立。中国的历史学研究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在致中国历史研究院的贺信中,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历史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的任务。世界历史学科是中国历史学体系中的一员,如何在构建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中发挥自身的作用?这里,我主要结合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学科的任务和作用,提出自己的一些体会和想法。

  一、世界历史学科是中国特色历史学学科体系构建中的重要一环

  首先,中国历史学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中,世界历史是重要组成部分,包含世界历史的学科体系才是完整的中国历史学学科体系。在国际历史学研究中,世界历史的学科划分十分复杂。以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学科为例,我国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学科中的主要领域在欧美国家的教学体系中分属于古典学、区域研究、考古人类学、历史学专业。由于学科划分零散,欧美国家史学教学和科研更加注重专题性,世界历史体系建构并不完整、完善。对于中国世界历史学科而言,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有利于我们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学科体系。

  但是,学科领域和人员配置极度不平衡是中国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学科存在的最主要问题。希腊史、英国中世纪史等专业人员较多,但存在研究主题高度集中的问题;罗马史、西亚北非史、古代东亚史、拜占庭史研究人员少,主题分散,尚未形成完整的学科体系;古代南亚史、东南亚史、古代美洲文明、古代非洲文明、中世纪法国、德国、西班牙、尼德兰、意大利、东欧斯拉夫文明、伊斯兰早期文明等尚属空白。这是新时代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学科需要着重解决的问题,是完善学科体系的重要任务。

  第二、世界历史学科是中国史学界了解和掌握世界史学发展趋势和学科话语体系的桥梁。我们知道,各种历史理论、观念和方法都是提出者在具体的实证研究和专题研究的基础上得出的,比如,近年来在国际国内学界产生广泛影响的“文化记忆”的研究者扬·阿斯曼是德国埃及学家。构建中国历史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应当首先了解“他山之石”,这就需要通过深入的专业研究,寻找国际史学界话语体系的来源和发展历程,掌握其主要理论、主要概念、主要话语和主要方法,我们才有条件参与国际学术话语的讨论。

  更加重要的是,中国历史学话语体系需要通过广泛应用于历史研究的各个领域,才有可能获得更加广泛的学术影响力。将中国历史思想、观念、方法等应用于世界历史各个学科领域,是传播中国历史学学科话语体系的重要途径,也是必经之路。同时,中国史是世界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史在其他国家的历史学体系中属于世界史。将中国史融入世界史,以世界史的视角看待中国史,中国历史学的话语体系才更有可能被国际史学界接受,这应当是引领国际学术话语体系的前提和条件。

  可以以中西比较研究为切入点,构建和传播中国历史学话语体系。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学科一直注重中西比较研究,雷海宗、林志纯、刘家和等众多老一辈学者都是中西兼通的学问家,对中西比较的理论、方法、专题都有专门论述。近年来,由于学科划分更加细致、研究资料和手段更加复杂,学科研究碎片化现象比较突出,从事中西比较研究的人员、成果数量和质量都有下降。反观西方史学界越来越重视中西比较研究,但涉及到中国历史问题时也存在众多问题,需要我们从不同方面面对和总结。

  二、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学科能够发挥鉴古知今、资政育人作用

  1.在“总结历史经验、揭示历史规律、把握历史趋势”中发挥作用

  世界古代中世纪史研究者曾经积极参与国家的发展和建设。“文明与国家的起源”、“社会发展阶段与规律”、“古代社会结构和社会形态”、“古代社会的民主与共和制度研究”、“欧洲资产阶级和工业革命兴起前的社会变迁”等研究课题都曾经为我国的经济、政治、社会发展的各项政策提供了可资对比、可资借鉴的资料。一些新兴理论问题,比如“经济社会史领域内的欧洲中世纪和前近代劳资关系研究”、“从分散向整体的古代中世纪历史进程”、“大国的治理与社会问题”、“古代环境变化与气候问题”等既是当前国际国内学界研究的热点问题,也是中国可以从中获得借鉴和收获的现实问题。随着中国的崛起,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学科应该继续提出一些符合中国大国身份,并符合合作共赢、和平发展的基本对外方针的新思路、新方向、新视角、新选题。

  2. 在改革开放的大战略下,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学科应当发挥为国家外交和对外交往服务的作用。

  中国在承担大国的国际责任,树立大国形象时应当做更加深入、细致的基础研究和考察工作。有组织、有步骤地加强对亚非拉各国,特别是欧亚大陆东部国家和地区古今文明的研究。包括“一带一路”和亚投行计划所涉及的中亚各国、印度、日本、朝鲜半岛、蒙古、俄罗斯远东地区、东南亚和西太平洋各国等。对拉美国家和非洲国家历史研究的迫切性也在不断增加。对这些国家,我国原来的研究基础很薄弱,这方面的研究需要结合国家的发展方向,进行有体系、有前瞻性的系统规划。过去发达国家保留下来的有关亚非拉国家的政治学、社会学、民族学、文化人类学等方面的资料,依然可以在批判的基础上为我所用。

  在投资亚投行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时,也应当关注到历史、文化、宗教等各方面的因素,是否可以借鉴国内基础建设首先进行考古探查的做法?既保护中国的经济利益,也是对他国历史文化的保护和尊重。

  3.承担普及文化的任务。

  中国正在日益成长为有较高国际影响力的文化大国,中国人的文化自信日益增强。相比之下,中国世界历史研究的学术普及和大众普及工作进度还远远不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这也导致部分世界古代史领域内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蔓延。中国的世界历史学科应当积极发挥引导中国人形成正确的历史观和世界观,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