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世界史研究重大信息 > 马细谱:保加利亚政局为何动荡不止?
 

马细谱:保加利亚政局为何动荡不止?

 

  今年6月12日开始保加利亚的群众性抗议活动已经持续两个多月。时至今日几乎每天都有几千人聚集在一起,举行抗议活动。近期内难以停止抗议从最早的要求信息公开保护环境反对警察镇压反对垄断媒体发展到要求总理鲍里索夫和总检察长伊万·根舍夫辞职。示威者的基本口号是:“贪污腐败分子,下台!”这表达了保加利亚广大人民群众对保加利亚公民党政府,尤其是对头号“敌人”鲍里索夫个人的不满,认为他是整个政治体制的代表,与贪污腐败、社会不公、不民主和暗箱操作、滥用职权、无所作为、破坏生态脱不掉干系。他们还从鲍里索夫的一些电话录音中看到,鲍里索夫干预司法程序、从事公司业务、卷入一些社会丑闻等。国家的资金被用于私人公司,为个人谋利益等。 

  这次游行示威活动的特点是安营扎寨封锁主要路口。这是近几年来保加利亚社会矛盾的总爆发,是对政府及其总理和公民党的长期积压治国方式的强烈不满这场抗议活动持续时间之长、范围之广、口号之明确在中东欧各国少见。 

  这种抗议活动随着警察当局的干预和打击,变得时紧时松,但始终没有停止。据有关统计资料,60%的保加利亚公民支持抗议活动值得指出的是这次抗议活动的大本营选择在索非亚市中心地段、索非亚大学傍边的“鹰桥”。鹰桥是首都最知名的旅游景点之一,每天国内外游客慕名而至络绎不绝。政府部门几次想出动机械强行撤除这里的路障和帐篷,但担心破坏景区,不敢采取贸然措施。可见,青年们选择此地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的。抗议群众还将鹰桥附近的一条主要街道改名为“南瓜”。这是保加利亚现任总理鲍伊科·鲍里索夫的诨号,意即肥胖得像“南瓜”。在欧洲的总理中,鲍里索夫是个“大老粗”,他既不懂外语,也没有什么文化和政治资本,完全靠“反共”起家并成了“反共斗士”他是保加利亚政府连任时间最长的总理。他和他所领导的公民党作为多年的执政党,对现在保加利亚贫穷落后状态当然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因此有人把鲍里索夫和当年的日夫科夫做比较。鲍里索夫自己承认,他从日夫科夫那里学到了许多东西。显然,他没有吸取日夫科夫最终的教训,即他也跟日夫科夫一样,没有意识到应该在什么时候和怎样离开长期的执政岗位。众所周知,日夫科夫在1989年11月10日的党内会议上被赶下台,而鲍里索夫面对群众的“鞭挞”,至今仍被自己的公民党保护不愿辞职。绝大部分参加抗议的青年人并不认识日夫科夫,但他们要求国家重新起步,改变面貌。这也是1989年年底大部分保加利亚人的愿望。现在,抗议活动已经波及其他大城市,如普罗夫迪夫、瓦尔纳和布尔加斯 

  8月14日鲍里索夫终于向抗议者承诺,将修改宪法和提前举行大国民议会选举,在合适的时候辞职。不过,抗议者并不买账,他们要求政府下台,然后进行诚实的选举,而不是拿修宪和选举来糊弄正义的呼声。所谓修宪和选举只是鲍里索夫试图拖延时间,把危机踢给议会,以巩固自己政权,摆脱危机状态。鲍里索夫及其政党执政已经11年证明他们没有领导能力没有捍卫社会的利益没有诚实地工作没有透明度。他执政时间最长,治理国家最差。保加利亚需要重新起步,但不是依靠鲍里索夫等人,他们必须下台!保加利亚社会党也要求鲍里索夫辞职下台。 

  那么人们要问为什么这次抗议浪潮持续这么久?保加利亚社会转型30年了,参加欧盟也13年了,目前仍然是欧盟成员国中最贫穷的国家。保加利亚加入申根区和欧元区的愿望也一拖再拖迟迟没有实现。保加利亚处于欧盟的边缘,是“二流国家”、“二等公民”。鲍里索夫试图以更换内阁成员来平息抗议他换掉了几位部长,以缓解国内的紧张局势,但换汤不换药,无济于事。抗议者喊出,是鲍里索夫的执政体制和治国方式造成国家成了欧盟里最穷的国家,还使国家变成了世界上人口锐减最多的国家。 

  首先,抗议者最大的不满是保加利亚社会贫困落后和执政者腐败无能据保加利亚学者公布的数字,保加利亚社会转型Преход以来在政治、经济和外交等领域取得了值得称道的成绩,但也暴露了诸多令人不安的问题。转轨时期,社会持续两极分化,大量人口移居国外,加上健康状况恶化、犯罪和腐败,导致“人口灾难”。保加利亚的人口从社会主义时期的900万跌至目前的700万,人口减少的幅度是除战争、饥荒和瘟疫时期外前所未有的 

  保加利亚总统拉德夫也表态说,保加利亚转轨以来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危机升级”,人们期盼“彻底抛弃现在的黑社会体制”,而不是修修补补。这场抗议活动积蓄已久,“不是一时的不满”。解决当前危机的唯一出路,是内阁和总检察长下台。这只是保加利亚回到法制道路和回归民主程序的第一步。只有这样,才能克服今日尖锐的危机。 

  其次青年人就业困难强烈要求改变社会现状现在的年轻人更注重现实,他们对于现政府把一切“黑暗的”、“失败的”现象都归咎于社会主义年代的“罪过”,表示不满,也完全不理解。他们对于他们父辈们是否把国家搞得如此糟糕也并不清楚,更不想站在今天的欧洲文明高度去追究过去人们的责任。 

  参加抗议队伍的青年人不少是从西方大学毕业的他们回到保加利亚找不到工作却看到社会生态遭到破坏民法没有保障吉普赛人生活如此困难社会不公平政府无能感到非常气愤要求改变这种状况。有的成年人对媒体说:我们消灭了东方强加给我们的社会主义,而我们的孩子们现在又从西方给我们带来了欧洲价值观显然保加利亚民主不是西方的民主而更像寡头专横的制度 

  再次,这次新冠病毒疫情在世界各地肆虐,保加利亚也不能独善其身,加速引发社会对执政精英的抱怨。疫情之下保加利亚的一些社会集团像青年人中产阶级知识分子等被频繁的恐惧所威胁而走到了一起向自命不凡的牢不可破的执政当局发起了进攻指责他们抗疫不力医疗体制不到位。疫情既暴露了社会被遗忘的死角,也撕裂了执政者的黑暗面。所以这次疫情也是抗议活动的催化剂 

  这样对于这场大规模的反政府活动我们可以得出如下几点基本的结论 

  第一,抗议者的要求和愿望(总理和政府下台)很难在短期内被政府当局的政治手段平息,因为抗议的火焰已经燃烧了两个多月,不会轻易熄灭。目前看来,抗议活动因为过于温和,难以动摇鲍里索夫的执政地位。因为执政的公民党是欧洲议会右翼人民党的成员,有欧洲几大右翼政党撑腰。 

  第二,目前抗议浪潮还在时起时伏,并呈现扩大的趋势。这股力量比政府当局的反抗力量要强大。抗议人数不会减少,反而有增加的趋势,因为9月份暑期的休假季节结束,抗议的规模还可能扩大。政府不敢动用警察镇压,怕事态失控 

  第三,抗议者要求从根本上解决国家腐败与落后问题,认为政府想做些策略上的调整毫无意义看来,鲍里索夫不会轻易辞职。但是,政府想通过修改宪法和提前举行议会选举抑或通过对话和谈判平息抗议活动并不现实。可以预计政府和总理下台只是时间问题。 

  (马细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研究员 

 

  编者按:8月27日,保加利亚《24小时报》在“中国一瞥”专栏全文发表马细谱研究员题为《保加利亚政局动荡何时休?》的文章(https://www.24chasa.bg/novini/article/8945989),署名为中国学者马细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保加利亚文译者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保加利亚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