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学归来 > 张艳茹:日本传统文化的保护和发掘
 

张艳茹:日本传统文化的保护和发掘

 

作者在高杉晋作像前留影

  

  2010年6月23日至12月22日,我参加了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招募的“研究人员及研究生日语研修项目”,得以有半年时间在日本进行学习和研究。

  我这是第一次去日本,在各方面有很多感受。

  在语言方面,能够在日语语境中进行学习、同日本人交流,语言能力的提高要比在国内学习快得多。语言能力的提高对于将来与日本学者交流、准确理解日文文献都有很大助益。

  在课题研究方面也有收获,首先是更详细地了解了目前日本学术界关于“元老政治”的研究现状、主要研究机构及研究者,并有幸能够拜访其中的一些研究人员。其次是能够去很多有特色的图书馆,了解那些图书馆的馆藏情况,熟悉了查找资料的流程,并收集了很多研究资料。再次是能够就自己研究的课题征询日本学者的意见,得到了很多有益建议。

  除上述日语学习和学术研究两方面外,更重要的是对日本有了很多感性认识。在日本期间能够与普通日本人交流,近距离的观察日本社会形态,先前对日本社会的一些看法得到了修正。在日半年,感受到了日本社会的成熟之处,同时也看到他们有很多正在面临的困难和难以解决的弊端。

  二

  日本对传统文化的保护和发掘让我感触很深。我到过日本很多地方,其中不乏一些小镇和乡村,发现他们的一个很小的镇都有文化馆或图书馆,更整理、保存有自己镇子的历史记录。还有就是无论坐电车到哪里,在电车站都会有专门的区域,放置有车站附近区域的详细地图、周边历史遗迹、景点的介绍图册等。对于注重节约的日本社会来说,放置随意取阅的这些图册是否是一种浪费,也曾引起过讨论。而讨论的结果认为,这些图册还是起到了重要作用,一方面是对外宣传了该地区的历史和文化,另一方面,整理本地区的历史和文化,对于当地民众来说也起到了文化传承、增强自身文化自豪感的作用。虽然在日本期间,也经常从日本老人口中听到“社会变化太快了,传统的东西都改变了”这样的慨叹,但从一个外国人的视角来看,他们的一些传统还是以各种形式保存着的。在日本经常可以看到店面很小,但世代传承的老店,一些手工工艺也世代相传。

  在各种传统活动之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在日本各地举办的多种多样的“祭り(maturi)”。所谓的“祭り”,是以前各地祭祀神灵的活动。日本自古就有对神灵的信仰和祭祀,现在日本各地还保存各种“祭り”,夏秋季节尤其多。这些“祭り”多在连休日或周末举行,有的大型“祭り”会持续一周甚至更长时间。

  我所在的日本国际交流基金关西中心位于关西大阪附近的一个小镇上,因为,我有幸体验了关西地区一些“祭り”,其中京都“祇園祭(gionnmaturi)”、奈良的“バサラ祭り(basaramaturi)”、岸和田的“だんじり祭り(dannjirimaturi)”、以及田尻町の“祭り”让我感受到了不同形式的“祭り”以及这些“祭り”所承载的特殊意义。

祇園祭中巡行的山

祭典的参加者

等待观看祭典的青年人

  京都“祇園祭”有着悠久的历史,是日本三大祭之一,也是日本最大规模的祭典。“祇園祭”每年七月举行,整个活动长达一个月。“祇園祭”中最出名的是“山鉾巡行”,“山”和“鉾”都是巨大的木结构花车,上面雕有各种图案,装饰极其华丽,其中“鉾”车体要更大一些。据说这些“山”和“鉾”大多是旧时传承下来的,造价非常昂贵。在祭的时候,由壮年男子拉着“山”或“鉾”在京都主要街道巡行,场面很是壮观。

  我是7月16日去的京都,不巧的是大规模的花车巡行是在17日举行,我只是看到了“霄山”巡行。傍晚的京都暑热还未完全退去,来参加“祭り”的人开始在八坂神社前的祇園四条附近聚集,时而会看到参与拉“霄山”的人身穿蓝色图案浴衣(夏季和服)结队经过,身着美丽浴衣(夏季和服)的姑娘也袅袅婷婷站在路旁等待自己的伙伴。路边的店铺更是展开大促销,做各式装扮的店员大声招揽顾客,声音中都带着喜气,完全不同于平时的温柔安静。

  傍晚6点左右,“霄山”开始巡行,花车上的灯笼将整个车映衬得华丽无比,围观的人也随花车一起前行,宽阔的大街成为人的海洋,仿佛整个京都的人都聚集在了那里。虽然没看到整个“祭り”中最精彩的部分,但也充分感受到了“祭り”的魅力。

  除京都外,奈良也是关西地区的一个重要城市,公元7至8世纪,几代天皇在那里建都,现在奈良县还保存有大量历史遗迹。2010年,正赶上奈良进行“平城迁都1300年祭”,整个一年举办了一系列祭典活动。因为祭典活动很多,在我去奈良查资料时,就偶遇了两次“祭り”。

  一次是奈良灯花会,民众将装有点燃的蜡烛的玻璃灯摆放在路边,装饰奈良的主要街道及东大寺等著名景点。夜晚昏黄的烛光下,奈良显示出了它的古朴和静谧。另一次则截然不同,是以歌舞为主的“バサラ(basara)祭り”。关西地区的夏天非常热,下午5点左右我从奈良史料馆出来,看到街道两边已经站满了人。参加“祭り”的舞蹈队都是由民众组成,舞蹈形式也多种多样。“祭り”开始后,舞者开始表演,从表演者和表演内容可以看出,很多舞蹈队由学生或店铺员工甚至单个家庭组成,表演者中还有五六十岁的老人和几岁的孩子。我在太阳下站着看了一会儿,汗就湿透了衬衫,但这些表演者似乎对酷暑毫不在意,他们的动作虽然不复杂,却非常有张力,其活力能够深切的感染观众。每个舞蹈队走十几米就停下来将整支舞表演一次,这样的表演一直要持续二、三个小时,在那样的酷暑下我真担心表演者的体力能否支撑得住。看着一支支舞蹈队从我面前走过,看到他们充满热情的表演,感觉很是震撼。我们平时在日本见到的是一个安静的社会,由于人口老龄化,多少让人感觉到一些陈朽。但看到这些年轻舞者的恣意张扬的面孔,我开始改变了自己的认识,或许作为一个外国人我对这个社会的了解还太少。两种不同的祭,将一个城市的两面、一个社会的两面展示了出来。

バサラ祭り的参加者

  如果说去奈良的那次看到的“祭り”让我震撼的话,我们身边的“祭り”则让我对“祭り”本身有了更多了解。离我们住处不太远的岸和田市,每年秋季都要举行著名的“だんじり祭り”,这个“祭り”也已传承有几百年的历史。这个市的每个町几乎都有自己的地山(一种巨大的木制车),车上雕有龙等图案,非常精美。“祭り”的时候,每个町的青壮年男子负责拉车巡游,妇女和儿童跟在车后,町里的头面人物站在车中。车上有一个坡形的顶,类似我们的屋檐,在车跑动的时候,会有一个壮年男子在车顶上跳舞。“だんじり祭り”的特点是跑动速度非常快,尤其是在转弯的时候,拉车的人要跑得更快。也正因为速度快、弯道多,据说经常有在车顶上跳舞的人被摔下来伤亡的事故,但“祭り”每年照样举行不误,而且能够有资格在车顶上跳舞,被视为极高的荣耀。

岸和田祭り时的地山

岸和田祭り时印有町名的衣服(日语称はっぴ)

田尻町的祭り


  2010年的“だんじり祭り”是在9月19日和20日举行,因为早就听说这个“祭り”非常有名,所以这一次我特地去看了一下。整个镇上除了极少数我们这样参观者外,大部分是当地的居民,他们大多穿着印有自己町名及标志的外衣,跟随“地山”前行。和太鼓的声音更是响彻全镇,节奏简单但挺有气势。当几十个人拉着的“地山”在拐角处呼啸而过时,观者会发出阵阵欢呼。据说每年“祭り”的时候,町里在外地工作的人会尽量赶回来参加。“祭り”举行的当天,家里的丈夫和儿子会参与其中,而家中的主妇们则做各种美食予以犒劳。这时,很多店铺也摆出冷饮或点心供参加者取用。“祭り”的那两天,整个岸和田市沉浸在狂欢的气氛中。

  实际上每个“祭り”在举行前组织者都会作周密的准备,参加者也要进行长时间练习。我们所住的是一个叫田尻町的小镇,在10月份的时候,这里也举行了自己的“祭り”。整个镇只有一辆小型“地山”,“祭り”的规模也非常小,但为进行“祭り”所做的准备,却一点也不含糊。当地人大概在2个月之前就开始练习和太鼓,听起来很单调的鼓点节奏,他们每天要练几个小时,可能是在“祭り”当天不允许出一点差错吧。为拉“地山”所进行的训练,也从一个月以前就开始了,每天晚上二、三十人拉着绳,喊着“祭り”时的口号,绕着镇子跑步,晚上出去碰到时,多少让人觉得有些恐怖。尽管他们做了很多准备,但不巧的是,“祭り”当天一直下雨,出来围观的人很少。我在自己房间能够看到一些他们拉着“地山”跑动的场面,尽管没人看,但参加者还是很认真地去表演,去跑。这种巡行共持续了两天时间,让人不得不佩服他们的认真和体力。

  因为地域及所祭祀的神灵的不同,“祭り”形式多种多样,规模也大小不一。尽管如此,在各种“祭り”所能感受到的精神力量是一样的,是一种集团的、坚韧的精神。实际上,现在的“祭り”,祭祀神灵的意味到底有多少,我并不是十分清楚,但能肯定的是,这种“祭り”对于维持地域社会、密切人际关系、培养团结精神是非常有意义的。

  三


  除了“祭り”等传统活动外,日本特别注重对遗址、遗迹的保护,尽量让其保持原汁原貌。因为我的研究方向是日本近代史,因此,在日本期间我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去参观与我研究相关的遗址、遗迹和博物馆,这对于深化自己的研究、重新审视研究中遇到的问题多有助益。其中,访问被称为明治维新 “始动之地”的萩市让我感触颇多。

桥本川

  2010年11月初,我在萩市逗留了三天。萩市位于日本西南的山口县,临日本海,发源于中国山地的阿武川在这里分为松本川和桥本川,两河包围的三角洲地区成为萩市的中心。这里自然条件非常之优越,完全可以用山明水秀来形容。

  1604年,长州藩第一代藩主毛利辉元在此建城,萩成为长州藩的政治中心,作为城下町逐渐繁荣起来。幕府末期,面对西方列强以武力叩开日本大门,长州藩迅速做出反应,从“尊皇攘夷”到“尊皇倒幕”,成为明治维新的主力。作为长州藩中心的萩也成为各种政治力量活动的舞台,因此,萩被称为明治维新的“始动之地”。在这个直径不足十公里的小城,走出了吉田松阴、高杉晋作、木户孝允、伊藤博文、山县有朋、桂太郎、田中义一、青木周藏等一大批影响了日本近代的人物。

  现在,这里依然保存着高杉晋作等人的旧宅,一些旧时武士的屋敷还有人居住。萩市的小巷有一种超凡脱俗的美,墙壁一律是白墙灰瓦,一丛丛绿植掩映着武士屋敷的褐色原木,极其赏心悦目。

在原址上复建的松下村塾

萩博物馆

  在萩市的三天,我去了松阴神社、高杉晋作旧宅、木户孝允旧宅、伊藤博文旧宅等大批遗迹,还去了萩博物馆和萩史料馆,拜访那里的研究人员并查找资料。亲眼看到后才知道,原来松下村塾离伊藤博文旧宅如此之近,而高杉晋作、木户孝允、山县有朋、桂太郎等的旧宅也只是隔几个里弄。

  傍晚,在柔和的夕阳下徘徊于高杉晋作旧宅外的幽静小巷,如走进了幕末那段历史,游走于现实与历史之间,蓦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以前在书中读到的人物顿时鲜活起来,历史人物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也逐渐明晰。

旧武士屋敷

  在这里我还看到了近代产业的发端,看到了在外压下长州藩的这些中下级武士对日本命运的担忧,探求日本出路的迫切,以及让日本独立富强起来的决心和行动。

  近代长州藩、更确切地说是萩市,有什么独特的地方能够培养出一批优秀的人物呢?他们有没有一些共同的精神气质呢?是否跟吉田松阴和他所开设的松下村塾的教育有关呢?实际上这些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我曾经问萩博物馆的道迫真吾先生,现在在萩市最为大家所怀念、让大家觉得自豪的人物是谁,道迫先生回答,依然是松阴老师。在萩市,吉田松阴是永远的老师,松阴的践行和为打破时势勇于牺牲的精神实际上是影响了整个日本。松阴曾在临终写道:“宁身藏武藏(江户)之野,身后誓留大和魂”,其愿望真的实现了。就在前不久的一个电视节目中,调查在日本人心目中最重要的近代人物时,吉田松阴依然排在第一位。长州藩对近代日本产生了重大影响。

  三天的读史之旅,三天梦幻之旅,在那里所见到的一切至今仍如在目前,由所闻所见引发的思考更是时时萦绕于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