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学归来 > 黄立茀 刘凡:匈牙利学者对1956年事件和1989年剧变的再认识
 

黄立茀 刘凡:匈牙利学者对1956年事件和1989年剧变的再认识

匈牙利国立罗兰大学俄罗斯中心主任Szvak Gyula教授和人文系东欧史教研室主任Krausz Tamas教授

匈牙利政治历史研究所所长Foldes Gyorgy、Miklos Mitrovits研究员

匈牙利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Maria Csanadi

匈牙利政治历史研究所编纂的关于卡达尔的档案文献集

  2011年6月18日—7月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黄立茀研究员与刘凡博士对匈牙利进行了学术访问,与匈牙利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所长阿提拉•波克(Attila Pok)、该所冷战史专家拉斯洛•波尔黑(Laszlo Borhi)、匈牙利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马瑞亚•卡娜蒂(Maria Csanadi),匈牙利卡尔文纽斯大学冷战史研究中心主任乔巴•贝克什(Csaba Bekes),匈牙利政治历史研究所所长弗尔德斯•多尔基(Foldes Gyorgy),该所研究员米科洛斯•米特罗维奇(MiklosMitrovits),匈牙利国立罗兰大学俄罗斯中心主任、匈牙利俄罗斯友协主席、俄国史专家斯瓦克•杜拉(Szvak Gyula)教授,人文系东欧史教研室主任、《Eszmelet》杂志主编、资深教授克劳乌斯•塔马斯(Krausz Tamas)等,就匈牙利学术界当前关注的热点和前沿问题进行了学术交流。匈牙利学者基于现实关怀,利用解密历史档案,从新的视角,对1956年事件性质和对1989年剧变认识提出了新的观点。

  一、对1956年事件性质的再探讨

  沉重的经济形势将为事件的评价蒙上功利色彩。

  今年是1956年事件55周年,匈牙利国家将隆重纪念这一事件,学者对事件性质的兴趣又起。以往认为,1956年事件在政治上具有特殊的意义,也是进行政治博弈,争取群众和占领政治制高点的有力筹码。在这次学术访问中,匈牙利学者提出与以往全然不同的新的分析视角:目前对该事件性质评价主要受经济利益的制约。匈牙利罗兰大学俄罗斯中心主任、匈牙利俄罗斯友协主席斯瓦克(Szvak Gyula)教授和人文系东欧史教研室主任塔马斯(Krausz Tamas)教授认为,2000年以前匈牙利是社会民主党(前共产党)执政,该政府一方面主张全球化资本主义,另一方面是前共产党执政,与俄罗斯关系修好。而2000年选举中上台的“青年民主主义者——匈牙利公民联盟则由于主张民族资本主义和在经济管理中增强国家的作用,购回已出售给俄罗斯企业的匈石油和天然气进出口公司的股份,损害了俄罗斯公司的经济利益,得罪了俄罗斯。两位教授指出,“在后金融危机时代,新政府面对沉重的经济形势,急切地希望得到贷款缓解经济困难,在购回匈牙利石油股份,已与俄罗斯关系出现龌龊的背景下,青民盟政府不能再指望从俄罗斯得到贷款,因而转向与中国政府拉近关系,企望从中国得到贷款。因此,在评价事件时,预计将主要不是强调政治民主方面的意义,而是在谴责苏联军队入侵,维护民族独立的方面无所顾忌——对1956年事件性质评价将涂上现实经济功利的色彩”。

  二、 对东欧国家转型的新认识:“1989年剧变是未完成的革命,伪革命”

  在访问中多位匈牙利学者强调,应该在对1956年事件性质的认识上理解1989年的剧变。通常的观点认为,1989年革命是1956年运动的继续,是完成了1956年运动未完成的事业,是一场终结斯大林集权社会主义体制、民主的、民族独立的资产阶级的革命。但是,目前不少学者认为匈牙利种种现实情况与1989年革命的目标相矛盾,因而使1989年革命的目标是什么,显得愈益模糊。

  匈牙利科学院历史所副所长波克(Pok)说,“如果说1989年革命是反对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的革命,但是直至去年,前共产党一直执政,因此,人们质疑1989年只是伪革命”。波克(Attila Pok)向我们介绍了美国学者詹姆斯•马克(James Mark)的新作《未完成的革命——昔日中东欧共产主义解读》(The Unfinished Revolution: Making Sense of the Communist Past in Central-Eastern Europe, Yale University Press (March 15, 2011))一书,援引书中的观点说明自己的看法。他说,“之所以认为匈牙利1989年的转型其实仍是一场‘未完成的革命,或是伪革命’,是因为在1989年转型以后,前执政党人重又掌握国家政权,以前的政府官员在经济领域和政府部门中的势力不断加强。这种局面激发了人们对1989年的协商转型进行严厉的批评,批评新的领导人允许以前的执政党人和官员继续留在政治体系中,因此,‘完成革命’的吁求不断增强”。Pok等匈牙利学者进一步指出,由于社会党腐败,在2000年选举中败北下台。

  匈牙利政治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米特洛维奇(MiklosMitrovits)则全然反对这种观点,他认为,并不因为前执政党下台,1989年的革命就完成了。他说,“如果1956年运动和1989年革命的目的,是维护民族独立,1989年以后虽然苏联被赶走了,但是欧盟又来了,过去匈牙利是受莫斯科控制,而1989年后匈牙利一直要看布鲁塞尔脸色行事”。匈牙利科学院经济研究研究员马瑞亚(MariaCsanadi)也持这一观点,他们说,匈牙利新闻法的通过和修改,典型地说明了这个问题。他们介绍道,2011年1月1日, 匈牙利通过了一部严厉的新闻法,根据这项法案,政府将成立一个由多位执政党成员组成的“全国媒体及通讯委员会”,负责管理广播、电视、报刊、网络等媒体的新闻报道。这个媒体委员会主要监督新闻报导是否符合公众利益、涉及国家安全,对于违反规定的新闻机构将处以重罚,其中平面类及网络类媒体的罚款金额将可能高达9万欧元,广播类媒体违法罚金则可能超过70万欧元。该法也适用于国外的媒体,对违背该法案的外国媒体最高可处以2亿福林(当时币值约合660万人民币)的罚款。新媒体法通过以后,欧盟对之进行了的严厉的抨击。由于群众不满和欧盟的强大压力,2月匈牙利政府对新媒体法进行了修改:大大削减了国家对匈牙利媒体监督的范围,对新闻报道的审查将仅限于广播,此外,新媒体法不再适用于外国媒体。

捷克科学院当代史所长TUMA教授


匈牙利政治历史研究所研究员Miklos Mitrovits

  匈牙利政治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米特洛维奇(MiklosMitrovits)强调,“匈牙利制定何种媒体法,是匈牙利国家自己的事情,抛开媒体法修改什么内容不说,在欧盟的压力下进行修改这一行动本身说明,匈牙利仍然在欧盟的控制之下。这与1989年革命追求民族独立的目标相悖”。

  米特洛维奇(MiklosMitrovits)还强调,“如果1989年革命的目标是民主革命,那么,现在建立的不是民主政权,是资产阶级的专政,而且是资产阶级右翼的专政,匈牙利新闻法和2011年的修宪就说明了这一问题”。米特洛维奇(MiklosMitrovits)向我们介绍道,2010年12月30日匈牙利国会通过了新闻法的法案,当天夜间,布达佩斯爆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活动,许多市民和大学生走上街头,质疑新法案中的关键条文:何谓“不符合公众利益”、“涉及国家安全”?由于法案对此没有明确具体的规定,只能是“媒体委员会”说了算。但是,他们能公平公正地裁定吗?群众对此感到担忧。而“新政府无视群众的强烈反对,坚持2011年1月1日新闻法生效,这难道是民主吗”?

  米特洛维奇(MiklosMitrovits)还介绍了新宪法。他说, 2011年4月25号施米特总统签署了名为《基本法》的新宪法,新宪法将于2012年1月1号起正式生效。他说,匈牙利现行宪法制订于1949年,1989年10月的宪法修正案对其进行了重要的修改,而这次修宪,青民盟政府以自己的价值观改造宪法,至少在三个方面违背了民主原则。 第一,新宪法中特别强调基督教的价值观,将其作为匈牙利历史和文明的基础,这对那些并非认同基督教价值观的族群是不公平的; 第二,新宪法扩大了政府和总理的权力,损害了以“三权分立”为原则的民主制度的基础。 第三,新宪法的制定程序不民主, 新宪法文本的草拟没有反对党的参与,完全由执政党青民盟一党独立完成”。

  还有许多学者指出,正是由于新宪法存在上述违反民主原则的问题,其被通过引发了匈牙利群众的强烈质疑。在4月18日国会正式投票表决前三天,近万名匈牙利民众举行“反对专断的制宪活动”抗议活动, 但是,新政府倚仗在议会中拥有三分之二多数席位仍然强行通过了新宪法。

  我们访问的几乎所有匈牙利学者都对新媒体法、新宪法被强行通过和生效表示强烈不满,他们说,这两个行动说明,“新政府可以凭借在议会中占2/3的绝对多数,如同过去的专制政府一样,达到自己的任何目标”。米特洛维奇(MiklosMitrovits)说,执政党青民盟多数不仅强行通过新闻法、新宪法,“而且其上台以后,在许多大学研究机构中撤换了批评右翼的领导,同时,在媒体中不允许抨击右翼的言论发表,这是典型的资产阶级右翼专政”。综上所述,他们认为“1989年革命追求的匈牙利民族独立、民主的目标没有实现,革命的目的是什么?愈益模糊。因此1989年只是伪革命,1989年迄今为止的转型,仍是没有完成的革命”。

  三、谁是赢家:匈牙利与苏联经济关系的再探讨

  在东欧国家与苏联经济关系中谁是获益者,也是匈牙利学者近年关注的问题,但是观点不尽相同。我们与匈牙利科学院历史所主攻1940-50年代冷战史的波尔黑(Laszlo Borhi)教授进行座谈时,他认为,苏联对匈牙利和东欧国家主要是采取“攫取”政策,是一种经济“剥削”关系。冷战开始后,在苏联的地区扩张中,经济扩张几近于贪得无厌,从1945年到1960年间,苏联从东欧国家攫取了大约232亿美元,这还不包括苏军驻留国家提供给苏军的费用、铀矿运输费用、不平等贸易协定带来的收益以及战后苏联从东欧国家所得到的其他收益。

  卡尔文纽斯大学冷战中心主任贝克什(Csaba Bekes)教授则不完全同意波尔黑(Laszlo Borhi)教授的观点,指出了其观点的不足。他说,“苏联与匈牙利国家关系分两个阶段:在1940-50年代,主要是攫取。1950年代以后,也就是赫鲁晓夫时期以后,则主要是采取“援助”政策,并且一直保持到1989年。赫鲁晓夫时期苏联之所以改变对东欧国家的态度,转而采取‘援助’政策,是一种策略,为的是缓和与东欧国家的紧张关系,想继续保有其既有的军事范围。藉着东欧国家,1956年苏联的军事边界达到了维也纳、米兰、柏林”。那么,在苏联援助中谁是获益者?贝克什教授从两方进行了分析。他说,“由于苏联低价支持东欧国家能源、原材料,上世纪60—80年代初波兰、匈牙利、捷克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高于苏联国内,从这一角度看,东欧是苏联经济援助的获益者。他特别指出,“有些匈牙利学者,如Borhi教授,由于对苏联持批评态度,则只看到苏联攫取东欧的一面,而对苏联的援助视而不见”。同时,“他指出苏联的援助也产生了副作用:东欧国家大宗的农产品、食品用以偿还苏联援助的能源和原材料,只有少量产品可以向西方出口,东欧国家产生了对苏联经济的依赖,阻碍了与西方发展经济联系”。

 

捷克世界文化遗产地——克鲁姆洛夫

匈牙利国家博物馆

匈牙利国会大厦

匈牙利科学院

  四、为了拖垮苏联还是进行科技合作:对美国星球大战计划的新探讨

  传统观点认为,正是美国长期不懈的“和平演变”政策,尤其里根总统的“星球大战计划”,拖垮了苏联,促使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但是匈牙利学者对此提出了新的观点。波尔黑(Laszlo Borhi)教授认为,“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不是为了拖垮苏联,而是为了与苏联进行科技合作”。贝克什(Csaba Bekes)教授根据新的文献资料,补充和进一步阐发了Borhi教授的结论。他说,“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1982—1983年,里根提出用“星球大战计划”打败苏联,得到美国政客的支持,美苏两国是对抗关系;1984-1985年,美国态度转变,要通过这一计划探寻与苏联达成某种技术合作“。我们问及,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美国对苏态度会转变?贝克什(Csaba Bekes)教授提出自己的观点:“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解密档案披露,美国完全没有预料到苏联会瞬间解体。之所以如此产生如此的判断,是与苏联独特的决策机制密不可分的。苏联时代,经济社会发展的真实情况,只有最高决策层的极少数人知晓,严格的保密,使美国中央情报局也难以掌握苏联社会经济发展的真实境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