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学归来 > 张炜:爱丁堡大学访学拾零
 

张炜:爱丁堡大学访学拾零

 

 爱丁堡大学历史、古典与考古学院

爱丁堡大学神学院(新学院)

爱丁堡大学乔治广场校区

  2012年2月8日至3月4日,在世界历史研究所外事项目经费资助下,并获得爱丁堡大学历史、古典与考古学院院长阿尔文•杰克逊(Alvin Jackson)教授的邀请,我有机会到爱丁堡大学进行了为期26天的短期学术访问。

  一、爱丁堡大学历史、古典与考古学院简介及近期学术活动

  爱丁堡大学历史、古典与考古学院(School of History, Classics and Archaeology)隶属于该大学三大学院之一的人文社会科学学院(College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按照历史学、古典学与考古学三大研究领域划分为不同系别,另外还包括两次世界大战研究中心、犹太人离散研究中心以及中世纪与文艺复兴研究中心。该学院是国际历史学界的研究重镇,其研究质量在2008年进行的全英研究水平评估活动中,凭借世界领先和享誉国际的研究者而名列苏格兰地区榜首,全英第三。该学院有八十余名教职员工,五十八名荣休教授,三百名研究生以及一千多名本科生,其中四分之一是国际学生。据了解,中国留学生在该学院的数量不算很多,多为在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的博士研究生以及该学院与国内部分高校联合培养的研究生。

  历史、古典与考古学院的学术活动非常繁多,主要以学术讲座和小型研讨会为主。在我此次参访期间,该学院举办了多次关于爱尔兰历史问题的大型讲座,邀请了苏格兰和爱尔兰各主要大学的教授主讲,参加人数众多,是近期该学院教学研究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此外,在例行的学术研讨会中,教师与学生讨论的问题范围很广,例如我重点关注的中世纪与文艺复兴研讨班,在1、2月间按每周一次的频率先后举行了七次小型研讨会,既有传统的宗教史与政治史研究,如斯蒂芬•佩恩(Stephen Penn)博士的“威克里夫论婚礼”和朱迪斯•格林(Judith Green)教授的“诺曼人,北英格兰和苏格兰”的主题报告,也有斯科特•阿什利(Scott Ashley)博士所做的“虔诚者路易在夜晚的星空中看到了什么?加洛林王朝的君主与哈雷彗星,837”这样选题新颖的报告。

  另外,在我到访之前,该学院刚刚举办了与我的研究时段非常切近的一场题为“国王、领主与劳动者”的学术会议,旨在向该校著名中世纪史学者珍妮•沃莫尔德(Jenny Wormald)致敬。这位学者的主要研究领域是中世纪晚期与近代早期苏格兰和英国历史。此前国内学术界对她的了解并不多,笔者也尚未见到该学者的任何中文译著,但通过在该学院的近距离了解后发现,这位学者在英国学术界享有很高的学术声誉。她早期的论文《驯服权贵?》及其他一些著述是对15世纪苏格兰史研究的一种革新。其后又为16世纪史研究注入了新的视角,提供了研究领主问题的一种框架,至今仍为后继者所沿用。近年来,沃莫尔德教授相继主编了《苏格兰史》和《17世纪史》等教科书和大型书籍,展现了其广博而深厚的历史研究功底。值得一提的是,在中世纪晚期向近代早期转型问题的研究中,很少有学者能够很好地兼顾15和16两个世纪的英国历史,更谈不上精通,而沃莫尔德教授则能够在这两个重要历史时期之间搭起一座桥梁。因此,该学者的学术著作颇值得关注。

爱丁堡大学主图书馆(Main Library)

苏格兰国家图书馆(National Library of Scotland)

约翰•诺克斯塑像

约翰•诺克斯故居

  二、查阅资料

  在此次访学期间,我主要利用的是爱丁堡大学主图书馆(Main Library)、新学院图书馆(New College Library)以及苏格兰国家图书馆(National Library of Scotland)。

  在历史、古典与考古学院和校图书馆工作人员的热情帮助下,我在抵达当地后很快便获得了爱丁堡大学图书馆的借书卡,得以迅速展开资料搜集工作。爱丁堡大学主图书馆坐落于校园南端的乔治广场区,是一座六层高的银白色建筑,宽敞而明亮。该图书馆的设备非常先进,除拥有大量电子查阅和扫描复印设备外,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其自动借还书系统。读者只需在大门口刷卡进入主楼,便可在除特藏书库(Special Collection)以外的任何一个书库中随意挑选自己中意的书籍资料,然后在每一层都配备的自动借还书机中借阅图书,还书也不需任何中间人工环节,直接在馆内还书机上归还即可。据说这是苏格兰最先进最昂贵的借还书系统,不仅可以完成自助借还服务,而且还可以将还回的图书进行自动分类识别,大大提高了图书还架的效率和准确性。此外,读者一次可借阅的书籍数量达四十本,大大方便了像我这样的短期访问学者的需要。主楼六层是图书馆的特藏书库,主要收藏19世纪中期以前的书籍资料。读者在此处需填单预约,并在指定地点阅读,但不允许拍照扫描。在整个访学期间,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主图书馆和特藏书库中度过的,其间搜集了大量关于英国都铎时期政治、社会、文化方面的专著,大致摸清了英国学术界关于一些重要学术问题的研究脉络。

  新学院图书馆是爱丁堡大学图书馆的又一重要组成部分。该图书馆坐落于皇家英里大道北沿的神学院内,建筑风格古朴肃穆,门口树立的约翰•诺克斯塑像颇为醒目。爱丁堡大学图书馆关于宗教问题的书籍大都汇集于此。该图书馆虽然藏量有限,但质量上乘,内中书籍也同主图书馆一样可随意借阅。

  除爱丁堡大学图书馆外,苏格兰国家图书馆也是重要的资料汇集之地。国家图书馆所有书籍都需先在网上预约,一小时后可到出纳台取书,但读者只可在馆内阅读,图书馆不提供借出服务。如果需要,读者可以在馆员指导下使用付费扫描仪器进行复制,但价格颇为昂贵。该图书馆由于藏书空间有限,因此其所收藏的书籍资料一般都较为重要,很多时候可以与学校图书馆的馆藏资源实现互补。另外,该馆一大馆藏特色是其收藏有自16世纪以来的数百幅苏格兰地图,并为读者提供相应的网上订制服务,从这些地图中可以窥见当时人们对自身生活环境认知水平的提高过程。

  三、与学者的交流

  我此次访学的指导教授为中国学术界的老朋友哈里•迪金森(Harry Dickenson)教授。在抵达爱丁堡的第二天,我便与迪金森教授在他的办公室会面,并共进午餐。其间我向他介绍了我目前从事的主要研究课题的进展情况和研究目标,并请教了相关资料的收集方法问题。迪金森教授热情的向我提供了大量相关资料信息,并告知我很多资料的收藏地点,为我迅速开展搜集工作提供了巨大帮助。同时,他还就如何研究近代早期英国宗教史和政治史中的许多重要问题给予了我很多极具建设性的建议,极大地扩展了我的研究视野,使我能够对近代早期英国史有了更加全面的把握。此外,在访学期间,我与该学院外事主管费边•菲尔弗里奇(Fabian Filfric)也有两次交流。在他的办公室中门背后,贴着一张中国文革时期的海报复印品,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在谈话当中得知他本人正在从事20世纪60年代美国与越南关系的研究,这张海报是他去年访问北京时买到的。在接下来的交谈中,我就其研究领域向他请教了很多问题,并就一些事务性问题交换了意见。

东洛锡安郡古物学家与田野博物学家协会举办讲座的大厅

  四、参加当地历史学会的活动

  我在爱丁堡住所的房东是当地一位名为“东洛锡安郡古物学家与田野博物学家协会”(East Lothian Antiquarian & Field Naturalists’ Society)的成员。这家协会成立于1924年,以研究东洛锡安郡的古物、考古材料、地方史和自然史为主旨,并收集和出版相关文献材料。在我与他讨论关于英国工农业发展现状的问题后,他热情邀请我参加他们协会定期组织的一次活动。2月23日傍晚,我们驱车前往东洛锡安郡郡府所在地哈丁顿镇,在镇议事厅内聆听了一场关于东洛锡安郡煤矿发展历史的讲座。讲座者大卫•贝瑞(David Berry)为从事当地历史研究的饱学之士,他利用PPT首先向听众介绍了自中世纪以来英国煤炭开采的历史,并着重对18世纪工业革命以后煤炭产业的发展历程予以介绍;接着便以生动的图片资料和详细的数据讲述了东洛锡安郡的主要煤矿开采地点、产业工人的工作生活条件,并对这些煤矿的开采量和工人人数在一百多年来的起伏消长进行了统计勾勒;最后对煤炭产业在当地的逐渐消亡做了详细叙述并予以点评。主讲人结束演讲后,听众的发言非常踊跃,大家都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表达了对该地煤炭产业发展状况的认识。

  这一活动的举办,使民众有机会以更广阔的历史视野认识其本地煤炭工业发展的历程,而各个听讲者在其发言讨论中所展现的那些在过往岁月中留下的生活印迹,则是从日常生活角度形塑英国煤炭产业发展演变的绝好机会,同时也体现出了当地民众对其生活土地的深爱之情。

  五、小结

  这次出访是充实而忙碌的,收获也是丰厚的。首先是在专业研究领域,本次访问最大限度的利用了当地图书馆的馆藏资源,复制了大量重要权威著作,对了解国外相关研究领域的进展情况大有助益。其次,与英国学者的交流使我对严谨求实、刻苦认真的学风有了更深的体认。我的指导教授迪金森已年过七旬,但如无其他事务,他每日仍坚持到学院为其提供的办公室中从事研究工作,其严谨、刻苦的精神令人敬佩。第三,在当地普通民众家中度过的近一个月生活也是近距离了解英国民众的日常生活方式乃至文化和思维习惯的绝好机会,而这一点对于准确理解英国历史有着无形之功用。总之,作为一名年轻学者,此次访学使我扩大了研究视野,提高了学术交流的信心,更重要的是进一步激发了研究学习的浓厚兴趣,相信这会是一个全面提升自身研究水平的良好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