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学归来 > 许亮:访美印象
 

许亮:访美印象

首发

  受到国家留学基金委项目资助,我于2011年5月-2012年5月,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进行为期一年的访学研究。

  美国,一个年轻的超级大国,依稀浮现在脑海。

  纽约印象

  纽约是一个古老、现代、多元和富有活力的大都市。从人类文明的角度看,纽约只是一个年轻的城市;但从现代文明的角度看,纽约算是一个老城市。很多现代化的概念,比如地铁、报纸、证交所、博物馆、体育场馆、商务大厦……,都有一百多年的历史。纽约是一个移民城市,具有族群和文化的多元性。

  纽约,一个富有活力和创意的城市。

  

  

  哥伦比亚大学是美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已有258年的历史。她的新闻、教育、法学、金融、历史、政治等专业在美国一直名列前茅。哥伦比亚大学还是美国最早开展东亚研究的高校之一,很多中国学者在此留学或执教过。

  美国见闻

  1.“9.11”与纽约。到达美国后经历的第一个重要事件,就是美军击毙本•拉登。2011年正是“9.11”事件10周年。依稀可以感受到10年前那场袭击给这个城市留下的记忆。在9月11日这天,纽约消防员会穿着正装参加教堂的活动,他们是这个城市的英雄。有意思的是,在举行纪念活动的世贸遗址附近,有一群人举行抗议,他们认为美国政府隐瞒了“9.11”的真相。

   

  2. 占领华尔街运动(OWS)与债务上限危机。去年秋天,纽约爆发了占领华尔街抗议活动。有人将其与“阿拉伯之春”相提并论,称为“华尔街之秋”。我的观察是:第一,占领华尔街运动是在经济危机下美国民众不满情绪的宣泄。他们都对美国的经济现状——一方面很多人失业,另一方面少数金融高管却领着高薪——感到愤怒,都对美国的政治体制——政治成为有钱人的游戏——不满。他们自称是“99%”, 这99%中的声音是很多元的。他们没有统一的领导,没有统一的诉求,没有统一的理念。有改良主义者,有社会主义者,有无政府主义者,有女权主义者。第二,我称它为是“体制内抗议”。尽管占领华尔街运动喊出了反体制的声音,但最终可能还要回归体制内。对于这场运动,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态度截然相反。在爆发最初,就有人猜测占领华尔街运动会不会成为像“茶党”一样影响美国大选的政治力量。

 

 

  最能反应美国政治制度缺陷的不是占领华尔街运动,而是去年发生的债务上限危机。民主党主张对富人征税,而共和党主张大幅削减政府支出。应该说,民主党的方案可能更能代表多数人,特别是中下层群众。但是因为共和党控制着国会,最终达成的妥协方案迎合了共和党的要求。“民主”的结果并不一定就是多数人的选择。政府支出削减对公立学校、政府雇员影响很大。

  3. 国际学术会议。2011年11月8日,应我的合作导师、哥伦比亚大学韩国研究中心主任查尔斯•阿姆斯特朗(Charles K. Armstrong)教授邀请,参加在哥伦比亚大学举办的一个国际学术会议。会议主题是关于“旧金山和约60周年”。旧金山和约是1951年美国主导签署的一个对日片面媾和条约。会议邀请了来自美、中、日、韩、加、德六国的14名学者参加,既有像布鲁斯•卡明斯(Bruce Cumings)教授这样声名显赫的学界大佬,也有像维克多•车(Victor Cha)这样对美国外交政策具有重要影响的智库专家。通过与外国同行们的交流,收获颇丰。

 

  4.美国式爱国主义。西方媒体经常批评中国用爱国主义宣传控制国民。其实,美国的爱国主义宣传也很普遍。纽约市中几乎所有公园都会竖有塑像纪念阵亡士兵或某一有贡献的人。但美国爱国主义宣传的高明之处在于他将爱国同宣扬某种价值观(自由)联系起来。

  5.美国衰落与中国崛起?在美国,中国议题是个热门话题。时常会听到“中国正在崛起,美国正在衰落,中国将是下一个霸权”的言论。国内也有这种观点。在美国待了一年后,我对这种观点有了更清楚的判断。现在的美国有些类似于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情形,可能只是一个周期性的调整。

  几点学术思考

  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藏书非常丰富,网络数据库也很多,我扫描和下载了很多资料;还旁听了多门课程和学术讲座,参加一些智库组织的学术活动,同一些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学术同行与知名专家建立起联系。

  重点介绍一下跟我研究课题相关的几点收获。

  1.关于朝鲜战争的研究。美国学界关于朝鲜战争的研究分为四个流派——正统主义、修正主义、后修正主义和后正统主义。其中占主流的还是正统主义观点。朝鲜战争可能是冷战史研究中最有争议的一项课题。a. 谁发动了朝鲜战争?美国和韩国主流观点认为是共产党国家发动的(所谓“三国同谋论”);中国学者认为中国对金日成的军事行动事先并不知情;后修正派观点和中国官方说法是,朝鲜战争最初是内战的延续,没有侵略与被侵略之分,美国参与之后才改变了战争的性质。b. 谁是参战方?在美国研究期间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复杂性。美国是以“联合国军”的名义的参战的,并没有正式对朝鲜宣战。如果签署和平条约替代停战协定,是朝鲜跟联合国签署和平条约,还是朝鲜跟美国签署和平条约?c. 朝鲜战争与美韩同盟起源。战后美国本无意同韩国签署共同防御条约,也无意在此驻军。美国参与朝鲜战争也是通过联合国渠道。直到1953年美国决定同韩国签署《共同防御条约》,标志着美国政策的彻底转变:从军事脱身转为军事介入,从借助联合国间接参与转为借助同盟直接参与。

  2.关于美韩同盟的研究。我把美韩同盟的历史划分为三个阶段:童年期(1950s-1960s),青春期(1970s-1980s)和成年期(冷战后)。a. 20世纪50-60年代的美韩关系完全是一种家长式同盟。美主韩从的关系非常明显。韩国完全依赖美国的军事保护和经济援助。b. 20世纪70-80年代,美主韩从的基调没有改变,但美韩之间开始龃龉不断。70年代美国的“韩国门”丑闻和80年代韩国的“光州事件”都对美韩同盟带来很大冲击。c. 冷战以后美韩同盟步入成熟期,从过去的家长式关系向伙伴式关系转变。应当说,这种转变还在进行中。美国对后冷战时期美韩同盟的再定义已经非常明确,即强化美日、美韩同盟,打造成类似北约式的亚洲安全警察角色;而韩国显然还对美韩同盟的定位处于摇摆之中,卢武铉政府与李明博政府的态度就有很大的不同。

  3.关于韩国的民主化研究。这有两个问题颇值得研究:第一,美国与韩国民主化的关系。这在学界分歧很大。一种观点认为美国在韩国民主化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包括在韩国建国时期美国提供的制度设计和培训,80年代民主化运动高潮时美国政府的施压;另一种观点截然相反,认为美国一直是韩国民主化的阻力,包括军政府时期美国扑灭了南朝鲜民主政府(朝鲜人民共和国)的萌芽,70、80年代,美国一直偏袒韩国的军事独裁者。我的认识是,冷战期间美国在韩国的首要政策目标是反共,韩国民主化的主要动力在于自身,美国因素有限,这反而成就了美国另一种推广民主的模式(不同于中东和拉美)。第二,经济发展与民主化的关系。这在学界也是很有争论的一个问题。有观点主张政治民主化是经济发展的先决条件,即所谓的民主繁荣论;也有观点认为经济发展之后,培植起一定规模的中产阶级,进而推动政治向民主化方向变革。韩国民主化的案例具有自己的特色,韩国是先实现经济的腾飞,而后进行政治民主化转型;而且在经济现代化中形成的中产阶级具有政治保守性,因此有观点认为韩国的民主化的动力源于社会底层而非中产阶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