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学归来 > 刘军:美国妇女运动的摇篮——塞尼卡瀑布镇
 

刘军:美国妇女运动的摇篮——塞尼卡瀑布镇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 研究员)


 

召开美国第一次妇女权利大会的教堂遗址

  纽约州塞尼卡瀑布镇(Seneca Falls)是18世纪美国女权运动的发源地,即美国第一次妇女权利大会在此召开,在美国历史上有着重要的位置,也是我一直向往的旅游地之一。学习这段美国史时我就想:为什么要在那个小镇开会?那里真有个瀑布吗?这次在多伦多访学期间,有机会跟友人去康奈尔大学,十分高兴,因为这会路过塞尼卡瀑布。只是因为时间很紧,我只能利用他们在路边商店购物休息时独自前往。从购物点到塞尼卡瀑布有十几公里,那天的天气预报有小雪,友人一再嘱咐我小心,两小时内返回。在GPS引导下,我顺利到达小镇中心。大约下午三点钟,街头路灯却都亮着,还有圣诞和新年的装饰,使人觉得很温馨。

  塞尼卡瀑布镇位于美国纽约州中西部的五指湖(Finger Lakes)地区,因这一地区的几个湖泊细长,南北两端相距几十公里,东西只有一两公里宽,状似人的手指而得名。五指湖是美东北部的著名旅游区,湖泊、峡谷、瀑布众多,其中的Taughannock Fall瀑布,落差约70米,比尼亚加拉瀑布还高。冬季这一地区的公园都关闭。塞尼卡瀑布镇在卡尤加湖(Cayuga Lake)北端,湖的南端就是康奈尔大学所在地伊萨卡。这一地区历史上是易洛魁人居住地,很多地名与这些土著部落有关,塞尼卡(也称塞内卡)和卡尤加都是易洛魁部落的分支。塞尼卡是纽约州的县,塞尼卡瀑布是一个镇。与卡尤加湖并列的是塞尼卡湖。

     1948年美国为纪念妇女运动100周年发行邮票。邮票上的三位女杰是斯坦顿、凯特和莫特。其实,中间的凯特( Carrie Chapman Catt,1859 – 1947)是20世纪初妇女运动领导人。她于1900年接替安东尼担任美国妇女普选权协会主席。

斯坦顿故居

  我找到当年的会址,从外面看这是一栋两层的建筑,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大门紧锁。我转向旁边的游客接待处,一个两层小楼的博物馆,迎面有几组雕像,共有20个人物,其中九人有名字。她(他)们是斯坦顿夫人(E.C.S.tanton)、莫特夫妇(Lucretia and James Mott)、道格拉斯先生(F.Douglass)、玛莎•怀特夫人(M.Wright)、亨特夫妇(Jane and Richard Hunt)、麦克林托克夫妇(Mary Ann and Thomas M’Clintock)。斯坦顿、莫特、怀特、亨特、麦克林托克五位夫人被认为是会议的发起和组织者,是“改变世界的五位女性”。我大致浏览一遍展示的内容,大多是画像和文字介绍,有会议记录和《情感宣言》的影印件,实物不多。两层的展厅里只有我和另一位访客。我独自一人看完了一部约30分钟的《平等的梦想》影片后问,能不能去旁边的会址看看?接待人员马上打电话让另一位工作人员陪我去。一开门,只见漫天飞雪,不足一小时,地面积雪已有三四寸厚,车窗全被雪覆盖。

  不知何时何故起,我认为加拿大的天气预报不准,经常虚报雨雪,有时一周全是阴雨天,看得人郁闷。后来知道还要注意预报中雨雪概率的百分比,因为概率很小的雨雪也要预报,所以预报的雨雪远比实际的多。这次我没在意小雪预报,不想赶上了一场鹅毛大雪。

  我们踏着积雪来到当年的会址,打开门,里面空荡荡的,只有十几排教堂用的长木椅。我问为什么不复原当年的陈设呢?管理人员说,因没有当时可靠的画像和文字资料,与其靠想象复制,不如给游客留下一个沉思凭吊的空间。那些长椅是从一个收藏人那里买的,不是原来教堂的,但确是19世纪教堂中普遍使用的。说明书上介绍,这最初是一座建于1843年的卫斯理教堂,有很多不凡经历:如激进废奴派代表威廉•加里森和黑人运动领导人道格拉斯都曾在此演讲。但1872年,随着该教会迁往他处,这座建筑成为公共礼堂,成为各类集会、交易和表演的场所。19世纪末,它更名为约翰森歌剧院。20世纪初,它曾是家具仓库、电影剧场、汽车修理车间和自助洗衣店。尽管这座建筑几经变更主人和用途,但当地人并没有忘记它与妇女权利运动的联系。30年代,在这栋房子的街角上出现了一个标牌,说明它的历史意义。1948年,当地为纪念会议一百周年举行庆祝活动。1980年,美国政府在此地建立妇女权利国家历史公园,购置了四处房产:卫斯理教堂、斯坦顿、亨特和M’Clintock故居,作为历史建筑供人参观。后两处在距此两三公里的滑铁卢。我问附近是不是有一个塞尼卡瀑布,该镇因此而得名?管理人员说,以前应该有一个塞尼卡瀑布,但现在并没有一个瀑布叫塞尼卡。

  对于美国第一次妇女权利大会的五位女性,国内读者比较熟悉的只是E•C•斯坦顿(1815-1902)。她是律师的女儿和律师的妻子,本人也受到良好的教育。1840年她与斯坦顿先生结婚,共同赴伦敦参加世界反奴隶制会议,作为她们的蜜月旅行。在伦敦,斯坦顿见到了久仰的卢科西娅•莫特(Lucretia Mott,1793-1880)。不料,宗旨为争取种族平等的会议的第一个议程竟是讨论妇女代表资格问题,经投票表决,妇女不能作为会议代表,被安排在会场外的走廊里听会。斯坦顿和莫特意识到,想为奴隶争取权利的妇女,自身也需要争取权利。

  卢科西娅出生于贵格教派家庭,是一位船长的女儿,童年在波士顿东南一个叫南塔基特(Nantucket Island)小岛上度过的。贵格教派是美国有名的主张平等与自由的教派。1811年,卢科西娅与詹姆斯•莫特结婚后定居费城。1833年,莫特、Mary Ann M’Clintock和其他三十多位妇女组建了费城妇女反奴隶制协会。她的家也成为逃奴的接待站。19世纪30年代,很少有妇女在公开场合讲话,但莫特在各种会议上发言、演讲,宣传废除奴隶制的激进观点。因此,她是1840年参加伦敦召开的世界反奴隶制大会的少数几位美国代表之一。在塞尼卡瀑布镇的会议上,莫特致开幕和闭幕词,莫特先生主持会议,足见她们的重要作用。1866年莫特当选为美国平等协会主席,她一生致力于两大目标:废除奴隶制和争取妇女平等权利。学者们充分肯定莫特在美国妇女运动初期的领导地位和作用。莫特的演讲、布道词和信件被编辑出版,是研究这一时期妇女运动和废奴运动的珍贵的一手资料,对莫特生平和社会作用的研究也有很多。

  玛莎•怀特(1806-1875)是莫特的妹妹,1833年,玛莎与莫特一起参加了美国反对奴隶制协会成立会议。她在纽约州奥本(Auburn)的家也是逃奴的地下联络站。她们姐妹都是黑人废奴女勇士哈丽雅特•塔布曼的好友。塞尼卡会议时,怀特正怀孕,所以展馆内她的雕像也如实地表现这个特征。塞尼卡瀑布镇会议后,玛莎多次主持每年一次的全国妇女权利大会。有学者指出,长期以来,怀特对妇女运动和废奴运动的贡献被莫特、斯坦顿和苏珊•安东尼等人遮蔽了。 2007年10月,在M.C.怀特诞生200周年之际,美国众议院558号决议接纳她为全国妇女名人堂成员。

  简•亨特(1812—1889)与亨特结婚后定居滑铁卢,是塞尼卡县最富有的家庭,也是虔诚的贵格派信徒和社会慈善家,是废奴和妇女权利运动的支持者。滑铁卢与塞尼卡瀑布镇相距不远,亨特家里经常接待这些社会改革者。1848年7月9日,莫特姐妹、斯坦顿和Mary Ann M’Clintock等人在亨特家中喝茶时商定了第一次妇女权利大会的具体日程,并立即发出会议通知与邀请信。有学者认为,没有这次茶会就没有塞尼卡瀑布镇的会议。从她们那次茶会到正式会议召开只有十天时间,在当时的通讯和交通条件下,准备时间很短,甚至可以说仓促,但她们在思想中酝酿这个会议,从伦敦会议起已经有八年了。有时更重要也更需要的是行动。会议实现了它的目的,揭开了美国妇女争取权利运动的序幕。

  Mary Ann M’Clintock 和丈夫都是贵格教会中主张社会改革和废奴的领导者。1832年玛丽•安与莫特共同起草了妇女反对奴隶制的呼吁书。1836年玛丽一家迁到滑铁卢,租住亨特的房子。她们家遂成为妇女权利大会的筹备地点之一,1848年7月16日,即会议前三天,著名的《情感宣言》在这里拟就。《情感宣言》在会议第一天提交与会者讨论修改,第二天获得通过,在三百多名与会者中,有一百人在宣言上签名。妇女要求平等权利,在当时被视为过激的行动。因为无论根据法律还是文化和生活习俗,妇女都没有这样的权利。费城一家报纸会后评论,这些夫人们牺牲其“妻子、美女、纯洁和母亲”的形象,去争取平等权利,实在是愚蠢的。也确有与会者事后取消了自己的签名。

  1847年,斯坦顿迁居塞尼卡瀑布镇,应该是妇女权利大会能在此地召开的一个重要原因。现在的斯坦顿故居(1847-1862)原是斯坦顿父亲的房产,因斯坦顿丈夫健康状况不佳,需要换个环境休养调整,斯坦顿父亲提出让她们来此居住,并将房产权过户在女儿名下。斯坦顿搬到这里时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在这里她又生了四个孩子,直到1862年离开此地。除了斯坦顿,这次会议的组织者都是贵格派人士,斯坦顿是宗教怀疑论者,但这没有妨碍她们之间的友谊与合作。

  我想去斯坦顿故居去看看,管理人员说,那里不对外开放。天气好时,步行参观这几处地方不过一小时,但现在雪这么大已无法步行了。我想能开车转一圈也好,拿着一份示意图就出发了。虽然是很近的距离,但雪更大了,路牌已被雪遮挡,拐了两次就迷路了。我停车路边将图上地址输入GPS,不料竟没有反应。我只好决定在位于镇中心的历史遗址区转一圈,再看看雪中的小镇。一条由小湖和运河连成的水道穿过小镇,岸边耸立着教堂的钟楼,很多老建筑和古树显示出年代的沧桑。河边有一组三人雕像,据说是斯坦顿与S.B.安东尼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由此开始了她们两人四十多年的个人友谊和事业合作。安东尼后来也成为美国妇女运动的著名领袖,1981年她的头像被印在一美元的硬币上。

  街道上没有行人,雪中的小镇如披上洁白面纱的女神,在黄昏中是如此的静谧和圣洁。我漫步拍照,想象着当年会议组织者们在这里聚会的场景,任凭积雪灌进鞋里、飞雪飘入领口、袖口……离集合时间只有15分钟了,我才带着些许遗憾和不舍返回。

  小镇里可看的地方还有:国家妇女名人堂和镇博物馆。1969年塞尼卡瀑布镇居民希望建立一个全国妇女纪念堂,来缅怀这些争取妇女权利的先驱,后来,他们筹到足够的钱买下了一处房产作为名人堂。现在名人堂里已有247名成员,既有故去的,也有在世的,都是在各行业做出了杰出贡献的美国女性。镇博物馆介绍的是小镇社区和经济发展状况,并没有当地妇女运动史的专门介绍,接待人员得知我的来意后,建议我先去历史遗址,有时间再回来。

  回程路上,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些衣食无忧的中产阶级妇女,超越自身、家庭和时代的局限,克服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献身于人类自由和平等的事业。她们的奋斗目标已成为今天日常生活内容,忙碌的人们对这些曾经来之不易的权利已经熟视无睹,但我们不能忘记这些历史进步的开拓者,更不能忘记她们的伟大的献身精神与道德情怀。因为在人类历史的未来发展中,仍然需要这种精神与情怀。

  塞尼卡瀑布镇,我会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