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学归来 > 杭聪:访英散记
 

杭聪:访英散记

[首发]

  2012年9月1日到2013年9月1日,我赴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访学。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我访学英伦列岛一年期满。一年来有我对祖国亲人的365个思念,也有我对英国学界、英国历史文化和中国与世界关系变化的一些感悟。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主楼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是学科门类较为齐全的综合性院校。人文社科领域的学科建设有两个特点:一是学科领域较为齐全,二是具有国际视野。主要设有两个学院,一为人文和艺术学院,另一为社会科学和公共政策学院。我访学单位即为人文和艺术学院中的历史系,人员配备较为齐全特别是“帝国与世界史”方向。国王学院下辖的二级单位中有全球中心,研究英国本土之外的世界其他地区,从地区上看有非洲、巴西、北美、中东、印度、中国、俄国等所,从内容上看有国际健康、国际发展、国际文化等所。各所人员配备虚实结合与教学学院人员共享。在一年的光阴中,我的时间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听取相关课程、参与研讨班讨论;另一部分用来查找相关资料,完成相应的论文写作。

  1.课程研讨

  我参与了三种类型的课程与研讨。第一种是“帝国与世界史”讲座。该讲座是定期邀请专家学者来讲学的讲座,被称为“帝国与世界史研讨会”,非假期每隔一周举行一次。讲座形式一般都是请一位主讲,讲40分钟左右,然后讨论35分钟。作为一个平台,该讲座研讨不仅统和了伦敦大学各学院的资源,而且还有英国本土伦敦之外的相关学者,也有非英国籍的到访学者。可能视演讲人的不同,出席的人数差别较大。从演讲内容上看五花八门,以个案深入研究为主。同国内重演讲人讲述相比,这里的研讨会更注重演讲人和听者之间的互动。同国内多是邀请国外演讲人不同,这里的非英籍演讲者多是来此访问学习者,自己负担旅费等项费用,一个重要的原因可能在于国内学术发展还未有效占据国际话语权的至高点,这同国内相应学科起步晚、投入少的历史欠账也不无关系。反观历史,中国世界史学科的命运和中国的发展息息相关,步步相应。

  第二种是研究生课程,我参加了“现代历史学撰述研讨班”、“跨民族史研讨班”、“英帝国史研讨班”。

  “现代历史学撰述研讨班”主要从史学史和史学理论方面进行研讨,内容包括自兰克以来西方史学传统,重点研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西方史学的新发展和历史学学术规范、技巧,所研讨知识偏向实用,设置目的是直接帮助论文写作。“跨民族史研讨班”是对世界历史发展中非民族国家的相关历史主题进行研讨。虽说要以超脱出民族的眼观来看待近现代世界历史的发展,但在我看来从选取的主题和相关书目的观点来说,英式范式仍旧不可避免。“英帝国史研讨班”主要是讨论英帝国兴衰的历史进程。

  第三种是大学生课程。我听取了“英帝国史课程”,这门课程设置是按相关主题向大学生传授相关史实。其实将英帝国缩小到了相对小的范畴,几乎等于海外英语白人奋斗建国史,除了英帝国的历史发展的大框架外,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历史发展占据了授课的重要位置。总体而言,他们的课程让我体会到了“帝国”作为一种研究范式如何在世界史研究中应用。

  英国国家档案馆



  

伦敦大学图书馆

  2.资料写作

  英帝国史的资料主要可以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英国国家档案馆收藏的英国政府档案;第二部分是英联邦协会藏书,这部分现被存放在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第三部分是公共图书馆存放的相关研究著作。我对这三部分资料的利用主要围绕自己申报的《战后英国英属黑非洲政策研究》课题展开。我感觉查找档案材料要在熟悉相关研究著作的基础上展开,做到有的放矢,否则难免陷入档案的汪洋大海之中。有关图书馆的资料储备情况。按照常规程序,从阅读书籍入手,我开始了自己的研究工作。这里我要提到的是伦敦大学图书馆(Senate house Library)里有关非洲地区的藏书。期刊是掌握学界前沿动态的快捷方式。这儿期刊室里专门刊载非洲研究的期刊有19种,既有历史维度的也有反映现实的。而在中国,即便是把以书代刊的出版物算上,也不超过数(几)种。关于非洲的书籍主要有两个种类,一类是区域研究,即研究非洲各英语国家历史与现实的研究著作和殖民时期调查、统计报告,可以用有多少书架来计算。就连冈比亚如此的小国,也有30本左右著作。当然,关于法语非洲的书籍也有,相比英语非洲的藏量就略显薄弱了;另一类是专题研究中涉及非洲的,如关于警察、维稳机制的藏书中,便有研究尼日利亚、南非这类非洲大国的不少书籍。甚至连加勒比海岛国巴巴多斯这样的弹丸之地也有研究著作收藏。这同我们国家专题研究等于是本国专题研究的研究旨趣相比,差异真不是一星半点。在占有丰富资料的基础上,我对所研课题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再加上同国王学院学者的讨论,已对所研课题内容形成较为深入的认识,做出的成果近期会在相关学术杂志上发表。

  3.学术体会

  一年的时间虽带给我不少学术心得,总括起来可以分为三大点:第一是史学研究要同理论框架密切结合。这又包含两个方面:用理论为史学研究指明方向;用史学研究丰富理论框架。就第一个方面而言,这是现当代史研究的必然。之所以这么说有两个理由:1)现当代留存原始材料很多,如何利用这些材料需要理论指导;2)重塑历史的需要。我们经常会发现利用档案文献做出来的史学文章结论和以往通过同时代人公开记录做出来的结论没有多大出入。当代人对现当代重大史实的发生和发展具有较深程度的了解,需要用理论重塑历史现象背后隐藏的结构。从第二个方面来说,我们在应用社会科学理论探讨历史问题的同时要尊重历史事实,让历史事实来考校理论的适用性。要注意两点:一为应用理论不能被理论绑架,探讨的是历史问题,不能用史实去适应理论,不能满足于用史实去给理论作注脚;二为应用理论的目的是讨论历史问题,而非其他学科问题。所谓历史问题是指解释事物发展的纵向联系,解释事物发生发展的时间点和世界历史发展时间主线索之间的关系。

  第二是历史研究需要联系现实。历史研究需要为现实为指向。当然这不等于说历史研究要处处迎合现实的需要。每一代史家所要完成的任务都是如何根据自己时代的变化审视过往历史发展的线索。

  第三是研究者主观要符合客观。这包含两个方面:1) 避免简单地从对象国出发,认定对象国的经验能为历史真实,能为中国建设提供一个较为完善的模式。需要扩大视野,在更大范围内审视对象国经验。2)避免简单地从本国出发,以本国的历史逻辑填补对象国的肌肉。表现为按照中国国情构思框架,然后扭曲外国史实作为填充物加入框架。


  

 不同的学派对英国历史发展道路有着不同的理解。按照现代化理论派的观点来讲,英国是唯一的原发现代化国家,是唯一完全自主步入工业化行列的国家。对自由主义派而言,英国是现代自由民主制度的历史发源地。对马克思主义者来说,英国是现代资本主义制度的先驱。我待在这里一年主要住在伦敦,也利用节假日游历了伦敦之外英国的几个地方,观摩历史古迹引发我对英国历史发展几许体悟。

  相对英国近代的辉煌而言,英国古代历史显得较为灰暗。大西洋暖流和海岛位置塑造了英国历史的发展。大西洋暖流让这里的草木没有霜冻期,四季常青,让丘陵地带一年四季都可以从事畜牧业生产,海岛位置让这里便利于保持距离地吸收欧陆文明成果。巨石阵显示了公元前3500年这里社会组织的程度,巴斯显示了欧陆文明对这么岛国的影响,这里是一处小国寡民之所在,古代没有留下如中国大地上那么多的宏伟遗迹。约克反映了英国中古时期的历史发展。曾作为海上入侵者的都城,以及后来兴建的高耸入云的约克大教堂和低矮的城墙告诉了我们海上文明和欧陆文明如何在这里交汇,教权如何高高地居于世俗之上。可以说,除了个别教堂,中古的英国也没有为人们留下多少惊叹的历史遗迹。各地的宏伟建筑或者艺术收藏几乎都展示了英国社会自18世纪中期以后才逐渐富裕起来有所积累。这个时代几乎和英国侵占印度的时间同步,当然同其工业化进程也有关系。可以说,英国的繁荣得自于工业化也得自于殖民扩张。每次看到他们教堂中战死的军人地点远离本土十万八千里,看到他们对殖民战争英雄的纪念塑像,更觉得殖民帝国的历史已与英国的血脉融在了一起。


  

英国中世纪最宏伟的建筑——约克大教堂

  漫步伦敦街头,理解英国的现代精神不能不注意到其对军事英雄的崇拜,纳尔逊和威灵顿两位打败拿破仑的将军已经成为其民族精神的象征。从威灵顿公爵宫广场上纪念滑铁卢战胜拿破仑的威灵顿公爵纪念雕像开始,然后环绕着的是纪念炮兵、机枪部队、纪念澳大利亚、新西兰贡献的雕塑,出了威灵顿凯旋门,过了环形车道就是通往白金汉宫的林荫大道,入口处是四根柱子组成的英联邦门(Commonwealth Gates),以纪念英帝国各属地对世界大战做出的贡献,路的尽头是巨大的维多利亚一世女王的坐像,其坐像上面是鎏金的胜利女神像,该雕像的作用便是烘托白金汉宫正门,如果不去白金汉宫再沿大路向前走,路旁便再出现一个雕塑群,以滑铁卢命名但纪念的战争涉及克里米亚战争、英布战争、二战、拿破仑战争另一位英雄约克公爵、以及数位其他时期的重要将领。再沿大道走就到了特拉法加广场,纳尔逊高高的站立在一根铁柱上,镇压1857年印度大起义的亨利•哈维洛克(Henry Havelock)站立在他脚下的一侧,暗喻出19世纪英帝国的两大支柱:制海权和印度。从该广场往南,是白厅(Whitehall)大道,有纪念二战妇女贡献的纪念碑,又有多位二战中的杰出将领。


 

特拉法加广场

  这条路线恰好形成某种隐喻。纪念从拿破仑战争始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间经历了强盛的维多利亚时期。一系列战争锤炼了英国人民也塑造了规模空前的英帝国,这个帝国是鲜血铸就的,一方面要通过军事打击削弱其他列强,另一方面还要用武力进行殖民扩张和镇压殖民地人民的反抗。同南非布尔人的争夺战争、镇压印度人民起义都获得了专门的纪念地位。近现代英国殖民史已经成为英国历史发展很难分开的一部分。武力在英帝国的建立和维持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二战后非殖民化的进程也充斥着暴力因素,马来亚、肯尼亚、塞浦路斯的镇压活动是尽人皆知的。缅甸、巴勒斯坦也不平静。经常被英国人称道的印度权力平稳转移和黑非洲的平稳转移也充斥着暴力。

  此外,如果仅从政府大道旁的纪念像来看,多位军事将领享有了崇高地位。英国何以没有陷入穷兵黩武的军国主义泥沼呢?除了英国资本主义家底雄厚,有能力通过自我调节化解矛盾外,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英国国内的民主制度使政府获得合法性,两党制让执政党地位较法国多党制更强,从而避免了政府对丧失殖民地领域的恐惧,不至于如法国第四共和国政府、葡萄牙萨拉查政权那样为维持殖民统治耗尽最后一点资源。

  英国以议会制政府体制闻名于世。英国议会所在的威斯敏斯特宫的沧桑甚至为英国议会体制的精神象征。附属于威斯敏斯特宫的大笨钟成为不屈精神的象征和伦敦的标志之一。从特拉法加广场出发向南沿着白厅街和议会街就到了威斯敏斯特宫。中间经过最高行政部门白厅和首相官邸唐宁街10号。它的马路对面是民众集会地,警察一边开着玩笑一边设置路障,集会的人也就默默地看着设路障,一切都显得那么从容和程式化。这或许算是大众民主的一种表现形式吧。威斯敏斯特宫旁边有一块小型三角形绿地,通常用于对政要的电视采访,刚好我看到了两位接收采访的,讲得也是神采飞扬,大厦旁配属的克伦威尔像注视着他们,又别有一番意味。

  撒切尔夫人葬礼时的唐宁街10号外景

  军事活动、民主活动都能起到部分凝聚人心的作用,但在英国白金汉宫和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则主要发挥这种功能。出力在议会大厦对面的大教堂无疑成为逝者的议会。里面先贤、先王的坟墓和纪念碑林立,牛顿、莎士比亚都有纪念碑跻身于此,让人都不敢下脚,深怕亵渎了某位,后来的丘吉尔也只能获得一小块平地,不过很好位置,正面对圣坛。威斯敏斯特教堂自称是完全自筹经费建立、维持的,其中的经费不仅仅来自于英伦岛,殖民地人民也有捐输,这里不但有东印度公司捐赠的碑文(想必花费不菲),而且有走廊上有纪念殖民地公职人员碑文。不列颠毕竟曾是帝国。这种帝国情怀不仅仅从白金汉宫女王钻石展中特意介绍的南非之星钻石和中部非洲出产的粉钻展现出来,而且从议会广场上同皮尔、劳和乔治、丘吉尔等英国大政治家站在一起的纳尔逊•曼德拉那里得到体现。帝国传播文明以武力为后盾,议会、白金汉宫、威斯敏斯特教堂则代表了柔性的文化教化手段。两种手段交替结合使用,不同时期侧重点有所不同。武力作为威慑手段必须能够展现出可随时随地使用的一面,但却不能滥用,否则会引发宗主国内部的不稳,毕竟武力压服仅仅也只能作为一种不可或缺但代价昂贵的手段。

  谈到英国文化无法回避其博物馆的世界视野。尽管已有充分心理准备,但我还是震惊于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展览的世界视野。大英博物馆的布展可以说是创作了一部世界史。在布展方面,有以时间为序说明人类发展的展览、有以地区为主旨的展览、有以一个历史时期为主旨的展览、还有自古而今的专题展。当然,这里最珍贵的文物还是来自西北欧和地中海沿岸,但也不好用欧洲中心主义来加以批评,毕竟展品收集本身也有不少困难。

  东地中海沿岸上古时期文物的展示、希腊以及希腊化时期的展品令人印象深刻,再加上原英帝国各地的文物,大英博物馆在展品收集上真是具有“先发优势”。我对世界上古史研究是个门外汉,然而当许多曾经在课本或权威著作上看到过的文物,展示在面前,我仍旧感到激动莫名。西方作为东地中海上古史研究的重镇,果非浪得虚名。我不禁想起那句“敦煌在中国,敦煌学也在中国”的口号,不知到其中凝聚了多少国人学术自主的辛酸。而这在第三世界的许多国家那里或许这还只是个遥远的梦想。

  来大英博物馆自然少不了去中国厅看看,感觉布展很有水平,能够用自己的视角清晰展现中国历史的发展,其展品未必多么珍贵,却能说明问题。当然也有不妥之处,有一处放置了宋代的小盆景和山水笔架,解说大致是官场严苛士人寄情山水。众所周知,宋代可说是中国古代宽以待士的典范,山水及中国书画艺术之盛有艺术自我发展的内在逻辑,将官场严苛列为主要原因未必妥当。

  再回过头来说一下专题展的世界视野。我在这里仅举一个很小的展览——钱币(Money)展,其所占据的面积至多不超过30平米,然而涵盖了自古至今五大洲钱币发展的线索,更妙地是结尾处的信用卡和刷卡机(POS),让人感觉历史一下子与现实结合在了一起。

  大英博物馆俯瞰

 大英博物馆所具有的世界视野并非孤例。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lbert Museum)是英国艺术博物馆,其特点是“重藏更重展”,布展同样具有世界眼光,全面收集了几乎各个艺术门类:古董、雕塑、绘画、器皿、铁艺、演艺道具、珠宝、陶器、服装、书籍印刷等等,更绝妙地是英国国家艺术图书馆设在里面。这里仅举其陶器布展一例,该展览以3500BC为起始点涵盖范围遍及欧亚非,如果非要说有所欠缺,那便是缺乏东欧、美洲、现代非洲陶器的展品。欧洲特别是西欧无疑展品最多,但是不管说这种布展方式有多少的欧洲中心主义,其具有的世界视野无疑值得学习,其不求最珍但求佳展的方式也值得学习。

  英国的自然科学类博物馆布展同样具有世界意识与实力。自然历史博物馆(Natural History Museum)收集了许多产自英国本土之外的动物、植物和矿物。这本来就很无奈的事情,谁让以达尔文为代表的学者19世纪就能坐着船绕着世界来收集、求证,提出普适性理论呢,无名的达尔文不知道又有多少。世界性眼光、满世界搜集材料的能力成就了达尔文们的科学伟业。没有18世纪百科全书派带来的现代世界观、没有大英帝国的海上霸权,达尔文还会不会出现在英国很值得怀疑。

  三

  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已经成为国际学术界热议的问题。我在英国期间,凡是有时间和机会就参加此类研讨会,深深感觉到中国的发展确已经成为一个世界的问题。从近代亚洲和欧洲世界中心地位的互换,到当前世界格局的研讨,中国的相对落后与快速发展成为难以逾越的话题,即便是看起来有时主题似乎与中国无关,但并非如此。中国和印度被视作发展中国家的代表几乎涉及每个的论题。简而言之,中国问题包含两个方面,一是中国对现存世界权力结构的挑战性,二是中国发展道路的历史意义。

  美国著名学者保罗•肯尼迪在一次帝国与世界研讨会上认为,在未来一段时间美国仍旧作为唯一世界性权力存在,一方面是由于欧洲和日本目前的经济情况不佳,另一方面中国、印度、俄罗斯还难以对其发起挑战。中国欠缺“精神感召(mental)”力,是难以作为世界强国的最重要因素。可能换成我们惯用的词就是软实力。结合近期读到的一些书籍,英美学界主要强调地是中国还不能为世界提供一种发展模式。在我看到的材料中,西方媒体、学界和政要大谈中国参与全球化对中国经济成长的好处,非议中国占用了太多世界资源、劳动环境恶劣、对世界环境造成了严重污染等。我们应该看到中国发展对世界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民众的付出是支撑西方高生活水平的重要因素。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现代化道路源于自己的历史轨迹,再通过近现代吸取部分欧美的优长,塑造了今日东亚的发展模式,虽然遇到一定的发展难题,但未必对世界发展毫无借鉴意义。

  非洲也有不少学者对中国模式抱有怀疑的态度。如2012年出版的一本关于非洲群众运动的书中说世界上有记录国家中仅有中国发生比南非每年6000次更多的群众运动。尼日利亚央行行长在习近平主席访非前夕说中国是“新帝国主义国家”,是不平等国际经济格局的主动参与者。中国只有向创新型、可持续发展方向前进才能冲破当前的困局。

  中国发展升级有两个有利的基础条件:一是我们有庞大的规模和与之配套的政府体系;二是我们有较为完整的产业体系和教育体系。同非洲大陆进行对比,这两点对中国发展的意义更加突显。

  中国发展升级有一个制约因素便是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目前中、印产业升级为“南南合作”提供了新的契机。从“金砖国家”会议到中非合作,使得中国国际交流渠道扩大,但还难以挑战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

  作者在伦敦北郊马克思墓前留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