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六十年前克里米亚为什么给了乌克兰?

  ——美国冷战史专家的分析

  李 锐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 副研究员)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4月18日

  哈佛大学冷战研究中心主任马克•克莱默教授,日前在美国威尔逊中心《冷战国际史项目》的电子期刊上发文,《为什么俄罗斯六十年前把克里米亚送给了乌克兰?》,分析1954年俄联邦共和国把克里米亚转让给乌克兰的原因。

  克里米亚汗国原附属土耳其奥斯曼帝国,1774年第五次俄土战争之后获得独立,1783年被沙皇俄国吞并,到1954年之前,一直在俄罗斯统辖之下。

  克莱默在文章中说,1954年2月19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做出决定,把克里米亚从俄罗斯苏维埃联邦共和国划归给乌克兰苏维埃共和国。2月25日《消息报》发表了决议的部分内容和一个简短声明,并未透露其他信息,此后整个苏联时代都未再提及此事。

  直到1992年,苏联解体之后,重新恢复出版的《历史档案》第一期就登载了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的文件。这些文件包括1954年2月5日俄联邦苏维埃共和国部长会议和最高苏维埃签署的将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的法令、2月13日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主席团接受克里米亚的法令,2月15日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给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的报告,以及2月19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讨论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的会议记录。

  根据历史档案,克里米亚被转让给乌克兰有两个理由:一是,考虑克里米亚领土邻近乌克兰,而克里米亚在经济和文化上与乌克兰的紧密联系,有着经济上的共性;二是,在纪念乌克兰与俄罗斯重新联合300周年之际,此举将证明乌克兰与俄罗斯之间的兄弟友谊。

  但是克莱默认为,这些解密档案并没有提供比1954年报纸登载的更新的内容,而且这些表面理由是经不起推敲的。谈到乌克兰与俄罗斯的联合,要追溯到1654年1月,乌克兰哥萨克酋长的代表与沙皇阿列克赛的代表在乌克兰的别列亚斯拉夫签署条约,乌克兰承认俄国沙皇的权威。1954年正是该条约300周年纪念。不过,克莱默说,别列亚斯拉夫位于乌克兰中部,离基辅不远,跟克里米亚沾不上边,而且条约跟克里米亚半岛也无丝毫联系,克里米亚受俄国统治是在1783年,也就是130年之后。而文化和经济的理由也过于牵强附会。20世纪50年代,克里米亚人口接近110万,原来世代居住在此的鞑靼人1944年5月被大规模地迁徙到中亚,加上对其他少数族人的迁移,剩下的居民中75%是俄罗斯族人,乌克兰人为25%。虽然克里米亚半岛在经济和基础建设上与乌克兰有着重要联系,但从文化上,跟俄罗斯的联系更为紧密。另外克里米亚从沙皇时代就是重要的军事基地,已然成为俄帝国军事力量反对土耳其奥斯曼的象征。

  他认为,在克里米亚转让给乌克兰这件事情上起了重要作用的是赫鲁晓夫。1953年3月斯大林去世,9月赫鲁晓夫升到苏共中央第一书记。在此之前从1938年到1949年底,除了经历二战和战后两年的起伏,赫鲁晓夫一直担任乌克兰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在乌克兰工作的12年经历中,赫鲁晓夫感受最深的就是在新合并过来的西乌克兰所发生的激烈冲突。

  西乌克兰是指,沃伦高地的兹布鲁奇河向北到普里皮亚季河这一线以西到西布格河,西南的东加利西亚包括重要城市利沃夫,这些二战前属于波兰的领土。1939年9月1日,德国入侵波兰,二战爆发。17日,苏联以保护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居民生命财产的名义越过波苏边界。占领此地之后,西乌克兰合并到乌克兰苏维埃共和国,西白俄罗斯合并到白俄罗斯苏维埃共和国。

  克莱默说,直到20世纪50年代中期乌克兰偶尔还会发生军事冲突,但内战式的冲突在1954年2月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时就结束了。苏联试图以此标志乌克兰是在共产党和苏联政府领导下的,并且克里米亚的86万俄罗斯族人加入到乌克兰,被认为是加强和延续苏联对乌克兰控制的有效方式。

  另一个因素,克莱默认为是赫鲁晓夫寻求的政治利益。1954年初赫鲁晓夫在与马林科夫的权力斗争中尚未站住脚跟,需要来自下面的支持,其中就有乌克兰领导人阿列克赛•基里申科,他在1953年6月接任乌克兰共产党的第一书记。他曾支持贝利亚对西乌克兰形势的猛烈批评,里面暗含着对40年代赫鲁晓夫作为克里米亚领导人时所做的大量事情的攻击。因此克莱默认为,此时把克里米亚转给乌克兰,是赫鲁晓夫为了消除过去紧张态势,同时在与马林科夫权力斗争中确保基里申科能站到他的这边。

  克莱默最后说,六十年前,克里米亚被转让是莫斯科为了控制乌克兰,今天这件事又回过来困扰乌克兰。

  马克•克莱默教授是位认真严谨的冷战史研究专家,在文章中他也承认,在克里米亚转让给乌克兰这件事上,对赫鲁晓夫的行为动机的分析缺乏第一手资料。同时对于这件事上是否有经济的考虑也是值得研究的,因为就在1954年2月23日,赫鲁晓夫在苏共中央全会上作了《关于进一步扩大苏联的谷物生产和开垦生荒地和熟荒地的报告》,开垦荒地解决农业问题成了当时工作的一个重要中心,克里米亚在这个过程中承担什么角色,很少有人涉及。另外,1992年克里米亚档案的公布反映了俄罗斯一种失落的心态,过去大方地给出去的克里米亚,在苏联解体之后变成了真正他国的地盘。而以往我们对于苏联解体,较为关注的是苏联作为帝国的解体和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失败教训,苏联解体对俄罗斯整个民族的影响仍需要加强研究。

  (马克•克莱默文章来源: http://www.wilsoncenter.org/publication/why-did-russia-give-away-crimea-sixty-years-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