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报告厅

俄罗斯科学院戈尔什科夫院士一行访问世界历史所

  2015年12月4日,俄罗斯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院士 М.К. 戈尔什科夫(М.К. Горшков)率领六人代表团访问了世界历史研究所,并与俄罗斯东欧史研究室座谈。会议由世历所张顺洪所长主持,除俄东室在职及部分退休人员外,来自“中国苏联东欧史研究会”的部分理事也参加了座谈。

  俄科院社会学所副所长З.Т.戈连科娃研究员(З.Т. Голенкова)概要介绍了关于当代俄罗斯雇佣劳动者的研究情况。这些内容源自其主编的新著《当代俄罗斯的雇佣劳动者》(莫斯科2015年版)。该专著建立在对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俄罗斯联邦各地区的经验研究,以及对大量历史文献、经济文献、统计文献深入分析的基础上,研究了雇佣劳动者的社会经济状况,也涉及他们的健康状况、价值观等。学者指出,雇佣劳动者的出现是一个世界性现象,是全世界社会结构变化的共同趋势,全世界人口中90%属于雇佣劳动者。在俄罗斯这一比例是93%,包括工人、高级工作人员、中学教师,还有家庭服务员,如保姆、私人驾驶员,以及非国有安全部门的劳动者,如保安等。雇佣劳动者中的许多人是随着新职业的出现而产生的,并在数量上呈飞快增长的趋势。俄学者以及德美英法的学者都非常关注这一群体。

  来自蒙古科学院的 А.С.热列兹尼亚科夫研究员(А.С. Железняков)介绍了蒙古科学院与俄罗斯科学院开展合作研究的情况。一个课题是《青年人对政治的参与度——蒙俄青年比较分析》,该课题由俄科院社会学所所长与蒙古科学院哲学所所长主持。第二个课题是З.Т.戈连科娃研究员主持的《转型世界进程中的社会一体化与非一体化——以蒙俄为例》。还有一个课题是绘制蒙古地图,这项工作与中俄有紧密联系。学者认为,历史是无国界的,游牧民族为世界文明进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应该把蒙古文明纳入什么样的世界进程中考量,这是人类需要思考的问题。热列兹尼亚科夫研究员建议中国学者与蒙、俄学者联手研究跨文明之间的文化互动以及对历史进程的影响,认为还可以考虑与欧亚联盟及丝绸之路经济带对接的选题。

  М.К. 戈尔什科夫所长的报告内容丰富。他首先介绍了俄科院社会学所的研究态势。他指出,在俄罗斯,社会学已是一门全新学科,它综合了以前的许多分支,并采用多种研究方法,如跨学科研究方法、语境研究方法,博采众长。俄科院社会学所的学者来自不同专业,如哲学、社会学、心理学、历史学,这种优势有利于整合多门基础学科知识开展综合研究。2014年俄罗斯收复克里米亚,引起国际热议。当时,社会学所的学者们没有闭门造车,他们与俄罗斯各记者站的4000多名记者保持联系。学者们的研究成果不仅反映大都市的情绪,也反映小居民点的状况,既顾及民意,也考虑到记者收集、采访的资料和统计资料,还兼顾俄罗斯经济群体的反应、各国政治家的反应和国际社会的反应。

  其次,戈尔什科夫所长对俄当下的社会情绪做了解析。在俄罗斯收复克里米亚后,美总统办公厅宣布对俄制裁,西方紧跟其后,试图通过制裁造成俄国内经济形势恶化,民众的不满和抵触情绪高涨,政治反对派借机倒逼普京下台。但实际情况却与西方的想法完全相反,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态度越专横、极端,以普京为代表的俄罗斯民众越是万众一心,全力对抗美国和西方。普京的民意支持率持续攀升。俄罗斯的社会学家应该怎样思考和描述这一问题呢?其实,一个国家有许多资源,包括经济资源、政治资源、国防资源,但反对派忽视了一个资源,那就是对社会心理、社会情绪的把握。最近两年来,俄罗斯民众的欧亚情结翻了两番。两年前,不少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是欧洲国家,2015年,2/3的俄罗斯人持俄罗斯是欧亚国家的看法,他们的价值观转向了东方,只有28%的俄罗斯人仍抱着西方传统不放。2011年,55%的俄罗斯人是欧洲乐观主义者,他们认为欧洲可信任、可深度合作,俄罗斯可持续不断地向欧洲提供能源。对欧洲持悲观态度的俄罗斯人只有30%。2015年的社会调查结果发生转折性变化,欧洲悲观主义者人数增加到70%,只有25%的俄罗斯人对欧洲持乐观态度。这表明,俄罗斯民众的社会心理发生了变化。变化的原因是,在与欧洲多年接触的过程中,俄民众认识到欧洲领导人极为务实,他们与俄罗斯交往是为了获得资源,满足自身发展需要。俄罗斯民众社会情绪的转向表明,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并非始终同向发展,许多情况下物质越发达,精神越衰退,当物质出现危机时,精神文明却复苏了。普京的反对派没有准确把握这种社会情绪。

  最后, М.К. 戈尔什科夫所长提出了中俄合作研究的选题。他指出,普京宣布到2020年俄罗斯的中产阶级将达到60%。中产阶级对社会发展起推动作用,是一个值得研究的社会群体。所长建议学者们进行俄中中产阶级比较分析,或金砖国家中产阶级比较研究。

  发言完毕后,代表团回答了与会学者的问题。针对中国学者提出的“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俄罗斯怎样构建国家认同”这个问题时,俄学者认为,目前,俄罗斯的民族问题得到了较为妥善的处理,这里面有三点不能忽视。首先是理顺了每一个民族共和国、民族自治州与中央联邦政府的关系,不允许前者与后者存在矛盾。其次,各地方领导人首先要协调本州不同民族之间的关系,包括利益关系。第三,强化各民族的社会认同和心理认同。克里米亚回归后,俄罗斯社会对国家的认同感大大增强。

  在回答“俄罗斯是如何界定中产阶级这一概念的”问题时,俄学者认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中产阶级,并有不同的划分标准,俄罗斯的划分标准主要有四条。第一,受教育程度。最低学历是中专以上,一般要求大学毕业。第二,收入水平。俄罗斯幅员辽阔,每个地区经济情况不一,各地区都需要选取一个中间值来界定。第三,劳动性质。中产阶级应该是脑力劳动者,不是体力劳动者。第四,对自己的定位。尽管俄罗斯各州对中产阶级的划分标准不一样,但至少要符合以上四条标准。这四条中缺一条者就是潜在的中产阶级。中产阶级还可以细分为中产上、中产中、中产下。目前,俄罗斯的中产阶级占总人口的42%。如果人数增多,社会政策也会随之调整。

  2015年9月,俄罗斯进行地方行政长官选举,统一俄罗斯党在某些选区的影响力减弱,参与投票的选民不多。中国学者推测2016年杜马选举时会不会也出现类似情况。为此,俄罗斯学者解释道,基层选举时选民的参与度不高不足为奇,许多国家皆是这样。俄罗斯的特点是选民越来越务实,思考能力强,他们心里明白,参与度的高低对现实生活没有什么影响。此外,俄罗斯民众对所有政党都持不信任态度,原因是虽然政党制定制度的愿望是良好的,但结果却往往事与愿违。所以,基层选举中选民参与度不高不是意外的事情,对政府的信任度影响也不大。杜马选举时可能呈现另外一副样子,选民的参与度可能达到55—58%。

 

(俄东研究室 张丹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