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报告厅

阿兰·梅吉尔教授来世界历史研究所作学术报告

  2017年7月11日,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历史系阿兰·梅吉尔(Allan Megill)教授应邀访问世界历史研究所,并作两场题为《西方史学理论中的新趋向和重大问题》和《情感与差异之中的历史根源》的学术报告。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历史系阿兰·梅吉尔(Allan Megill)教授


学术报告会

  在上午的报告中,梅吉尔教授以《西方史学理论中的新趋向和重大问题》为题,向大家介绍和评价了欧美最近几年来在史学理论和历史哲学上的最新成果和研究趋向。

  梅吉尔教授主要讲了三个方面的内容。第一、介绍了当前欧美学界最重要的三种与史学理论和历史哲学相关的学术期刊,它们分别是美国的《历史与理论》、英国的《再思历史》和荷兰的《历史哲学学刊》,以及这三种学术刊物各自的风格和侧重点。第二、介绍了最近四、五年来,欧美学界出版的一些重要的史学理论和历史哲学著作,并对它们的研究内容和研究方法作出了评价,比如比利时学者Berber Bevernage的《历史、记忆与国家支持的暴力:时间与正义》、海登·怀特的近著《实用的过去》、荷兰学者艾尔柯·鲁尼亚的《被过去所感动》、芬兰学者Jouni-Matti Kuukanen的《后叙述主义历史哲学》、法国学者Philippe Carrard的《作为一种书写方式的历史学:当代法国史学家的文本策略》、英国学者马丁·戴维斯的《历史如何运作》,以及美国学者伊森·克莱因伯格即将出版的新著《挥之不去的历史:解构过去的之道》。第三、介绍了最近几年来,欧美史学理论和历史哲学界的研究重点。通过分析上述三种学术刊物最近几年来刊发的文章,以及上述新近出版的学术著作的研究重点,梅吉尔教授指出,近年来,欧美史学理论和历史哲学的研究重点主要围绕以下几个问题展开:1. 历史科学与历史对现实生活的实用性之间的关系;2. 历史表现与过去的在场之间的关系;3. 历史表现中,叙述与非叙述之间的关系;4. 历史撰述中理性与非理性之间的关系;5. 历史研究中的普遍性与特殊性之间的关系;6. 专业历史学家的历史撰述与普通人所撰写的历史著作之间的关系(或职业历史学与大众历史学之间的关系)。

  上午的学术报告结束后,梅吉尔教授与史学理论研究室的全体成员以及来自外单位的一些学者,就历史研究中的普遍性与特殊性、历史学的实用性、大众史学在当代的意义、历史学家的治学之道等问题展开了深入的讨论。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历史系阿兰·梅吉尔(Allan Megill)教授


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张顺洪研究员


学术报告会

  同日下午,梅吉尔教授以《情感与差异之中的历史根源》为题,在世界历史研究所作了全所报告,所长张顺洪研究员出席并主持了这场报告。在这场报告中,梅吉尔教授以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Saskatchewan)柳溪自治市(Rural Municipality of Willow Creek)的一座犹太礼拜堂、一座乌克兰人建的天主教堂、一座同为乌克兰人建造的东正教堂和一座罗马天主教堂为例,考察了上述教堂的历史变迁和现代命运,并引出了普通人撰写历史的特点和意义。

  梅吉尔教授指出,上述四座教堂在建造伊始,仅仅是为了满足当地不同种族的移民的宗教生活和群体交往的需要,但随着当地农业的衰落,人口逐渐前往加拿大其他各地,上述四座教堂也废弃不用,失去了作为教堂的作用,仅仅成为遗址和观光之地。而随着当地移民后裔对自己先辈早期生活的怀念和对自己族群历史的兴趣,这些教堂逐渐开始被当代人所研究和铭记,也因此成为“历史性”的纪念物,得以进入“历史”之中。值得注意的是,有关这些教堂的历史著作,均非出自职业历史学家和官方之手,而是为普通人所撰写。进而,梅吉尔教授指出,普通人在撰写上述教堂的历史时,动机不是出于研究的理性,而是出于一种对先辈的怀念和追溯自我认同根源的情感(sensibility)。由此,梅吉尔教授强调了,一种对象在成为普通人进行历史研究的对象时,其中必定蕴含着这些作为历史撰写者的普通人的情感。当然,职业历史学家在撰写历史时,也在某种程度上带有这种类似的情感。比如,那些作为大屠杀的幸存者的历史学家,当他们在撰写大屠杀的历史时,也不可避免地会带有这种情感。这种历史情感(historical sensibility)的存在,可以让我们看到历史书写中非理性因素的存在。

  梅吉尔教授的讲座引起了听众的极大兴趣,讲座结束后,世界历史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与梅吉尔教授就历史情感与情感史研究的关系、历史情感与历史学家在研究历史人物时的“同理心”(empathy)、历史情感的限度(比如在遇到证据不足时,历史情感的意义何在)、普通人的历史情感和职业历史学家的历史情感、历史学家的主观性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梅吉尔教授认为,与世界历史研究所同事的交流质量很高,极富成效,对于其进一步思考这一问题和修订自己现有的想法很有帮助。张顺洪所长也对梅吉尔教授的讲座表示感谢,并欢迎梅吉尔教授有机会再次访问世界历史研究所。

(史学理论研究室张旭鹏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