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报告厅

辨知时间:罗马习惯新考——理查德·J·A·塔尔伯特教授访问世界历史研究所

  2018年6月5日,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历史系讲座教授理查德·J·A·塔尔伯特(Richard J.A.Talbert)应邀在世界历史研究所作学术报告“辨知时间:罗马习惯新考”(Konwing the time of day: Roman habits revisited)。美国德堡大学古典学系、上海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上海“千人计划”学者刘津瑜陪同到访。胡玉娟研究员主持会议,古代中世纪史研究室、欧美史研究室、《世界历史》编辑部、故宫博物院、中国人民大学的研究人员和学生等聆听讲座并参加了讨论。

  塔尔伯特教授是著名的古罗马史专家,在古代希腊罗马历史地理、地图研究方面贡献卓著。他的早期著作《罗马帝国的元老院》(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1984年)曾获北美古典学会古德温(Goodwin)图书奖殊荣。他创立的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古代世界地图中心(Ancient World Mapping Center)拥有古代地中海世界最重要的地理与制图研究资源。他近年的新作包括《罗马的世界:重考波伊廷格地图》(Rome’s World: The Peutinger Map Reconsidered,剑桥大学出版社,2010年)、《罗马便携式日晷:掌中帝国》(Roman Portable Sundials: The Empire in Your Hand, 牛津大学出版社,2017年),等等。他参与主编的教科书《罗马人:从村落到帝国》(The Romans from Village to Empire, 牛津大学出版社)已多次再版。

  塔尔伯特教授的报告以公元1至4世纪罗马帝国时期为考察范围,以罗马人的时间意识为主题,旨在推进《罗马便携式日晷:掌中帝国》一书中关于“时间”的研究。首先,他介绍希腊人和罗马人使用的是弹性时间,与我们今天使用的固定时间不同,需要经常调节时间,但人体的“生物钟”能够迅速调整时间误差。

  其次,针对亚历山大·琼斯(Alexander Jones)在《古希腊罗马的时间和宇宙》一书中所说“古希腊人和罗马人在私人生活中几乎不会提及时刻”的结论,塔尔伯特教授认为这一说法是错误的。相反,大量铭文证据推翻了学界的两个预判:第一,“时间意识”是罗马上层阶级所独有的,并未普及到全社会范围;第二,它仅仅局限于城市,在广大乡村并不存在。

  塔尔伯特教授列举各种铭文材料,证明罗马城乡居民都非常熟悉时刻,而且善于分配时间,安排日常生产、生活。比如,有的被释奴在遗嘱中规定,每年在他的生日那天的第2个小时发放善款;入殓师必须在规定的时刻之内完成尸体清理工作;农夫必须按照协议,分时段利用公共水源灌溉农田;公共浴场按不同时段分别向男性/女性开放;法律诉讼中有保释金制度,以确保被告按时出庭;宗教赛会的组委会制定演出时刻表;有时为了推算出死后魂归何处,受何神庇护,人们在墓碑上精确地刻写下逝者活了(或婚姻维持了)几年、几月、几天、几小时。

  最后,塔尔伯特教授指出,在罗马帝国时期,日晷被大量制造,广泛应用,不仅具有计时的实用价值,还是知识、高端和权威的象征。从广义上来说,罗马人在日常生活中运用日晷,掌握时刻,时间意识明确,这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罗马人特有的品味和习惯,其他古典时期的文明古国和近东地区都没有发现同等程度的时间意识。

  在讨论环节,与会学者结合各自的学科发表看法,提出意见或建议。对古代近东文明的时间意识、中国古代的报时系统和时间意识、日晷的仪式象征意义、欧洲中世纪基督教传统下的时间和报时系统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而热烈的讨论。与会学者一致认为,这是一个值得开展比较研究,具有无限潜力的研究领域。讨论结束后,塔尔伯特教授向世界历史研究所赠送了他的新著《罗马便携式日晷:掌中帝国》。

(胡玉娟供稿,李成龙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