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成果 > 著作 > 《世界史研究外文数据库指南》
 

《世界史研究外文数据库指南》

  

    

  姚百慧  

    

  世界知识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6月 

    

  ISBN: 9787501262397 

   

绪论 

 

  本书旨在对国内馆藏或可资利用的世界史研究数据库,做一尝试性分类和简介,它希望起到的作用包括三方面。 

  其一,作为世界史研究初学者的入门向导。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对于世界史研究来说,有效利用相关数据库,不仅可追踪学科发展前沿,而且可以找到研究所用的基本文献甚至是研究工具。本工具书不仅简单介绍有关数据库的情况,还进一步提供其在国内的馆藏情况或网络链接,以便为查找利用提供线索。这里所说的世界史“相关”数据库,其主体当然是有关宏观世界史、世界史具体问题、国别史的,但也包括中国史,以及其他人文社会科学、综合类的数据库。这种跨学科的收录范围,在编者看来,对世界史研究是必要的。 

  其二,可作为图书馆采购的某种参考指南。目前,在国家级层面,对外文资源,尤其是数据库资源的建设已有部分统筹工作。举其要者,如集中采购人文学科文献资源的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文献中心(China Academic 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 Library,简称CASHL,开世览文)、集中采购理工科文献资源的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Nation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Library, NSTL)、集中采购外国教材的教育部外国教材中心及其电子教材平台爱教材(I-Text),以及中国集团采购的ProQuest公司的硕博学位论文全文库(ProQuest Dissertations & Theses, PQDT)。但整体看来,外文数据库资源的采购还是各自为政。且不说类似于Journal Storage(JSTOR)这样的综合性西文过刊数据库,几乎每家都有购买,就是一些利用范围相对狭小的专题档案文献类数据库,重复购买的现象也时常发生。本书调研的只是21家单位,虽然尚不全面,但可以为全国统筹、避免重复建设做些前期铺垫工作。 

  其三,希望能为高校图书馆数据资源的分类提供借鉴。依据学科或学科群对本单位的数据库资源进行分类,是图书馆常用的手段之一。但这一分类,在分类数量、类目名称、类目组合方式、类目标引上存在较大差异。本书希望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借鉴《中国图书馆分类法》,对庞大的数据库资源进行划分。 

  本书调研的图书馆包括: 

  1.国家级的公共图书馆选取1家(国家图书馆),省市级的公共图书馆选取1家(上海图书馆); 

  2.社科院系统的图书馆选取1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 

  3.一流大学建设高校A类36所中,选举第四轮学科评估世界史结果为B-等以上高校14家(北京大学图书馆、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清华大学图书馆、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南开大学图书馆、复旦大学图书馆、吉林大学图书馆、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南京大学图书馆、厦门大学图书馆、四川大学图书馆、武汉大学图书馆、中山大学图书馆、浙江大学图书馆); 

  4.一流学科建设高校95所中,选取4家有特色的: 

  (1)拥有世界史国家重点学科、第四轮学科评估世界史为A-等的2家(东北师范大学图书馆、首都师范大学图书馆); 

  (2)语言类高校1家(北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 

  (3)外交类高校1家(外交学院图书馆)。 

  以上合计21家。 

  以上调研,其内在逻辑是,如果一个高校的总体实力较强而且世界史研究能力突出,那么其图书馆的世界史研究外文数据库建设,也会较为丰富。这样一种逻辑毫无疑问有缺点,但因时间的限制,以及编者发现随着调研高校的增加,新“发现”的数据库数量在锐减,所以目前暂时限于这些。此外,由于调研的范围只是“外文”数据库,本书忽略了相当数量对世界史大有裨益的中文数据库,还请使用者加以注意。 

  除了图书馆馆藏的商业数据库资源(这些数据库往往只在限定高校的IP内才能使用)外,本书还补充了若干一般网络的数据库资源。这些资源往往对研究某些专门问题或国别史有所裨益,可作为商业数据库的补充。 

  以上各图书馆自身对相关数据库的介绍、数据库开发者所提供的说明材料和广告词等,是本书最基本的史料来源。同时,笔者也从前辈学者的著作中摘取若干数据资料。考虑到本书为工具书性质,正文中不再一一注明,征引文献可详见本书附录四。 

  本书共收集各类数据库资源1145种。对这些数量庞大的外文数据库资源进行分类和排序,是本书撰写过程中的难点之一。 

  作为中国最大的公共图书馆,国家图书馆的数字资源的分类和排序大致是: 

  先按语种再按文献类型:中文或外文,下再分:电子图书、全文期刊、电子报纸、学位/会议论文、专利/标准、数值事实、索引/文摘、工具类、音视频(限中文)、特色资源(限中文); 

  A-Z列表:中文数据库(A……Z,其他);外文数据库(A……Z,其他); 

  按学科浏览:社会科学总论,哲学/宗教/心理,经济/管理,政治/法律,文化/科学/教育/体育,历史/地理,军事,语言/文学/艺术,数学/物理/化学,天文学/地球科学,生物学,计算机/自动化,电子/电气/电工/电信,动力/机械/能源,水利工程/建筑学,材料科学/其他工业技术,航空航天/交通运输,环境科学/安全科学,农业科学,医学,综合性图书。 

  国图的以上按学科和文献类型分类的方法,给本书的编写提供了很大的参考。本书仿照中图分类法进行分类。这里所说“仿照”,是依据各数据库所载内容的学科分类,大体将其划分到中图分类法的各类别中。其中,根据世界史研究之特点,把K类(历史地理类)单独作为一编,把其他相关学科作为一编,把跨学科内容的数据库作为Z类(综合类),单独划为一编。在时段划分上,“K13中世纪史”下限到1500年左右,近代史则是1500—1900年,现代史为1900年之后,这些时间节点,同中图分类法所用有所不同。 

  具有交叉性质的,采取了“前后靠前”“能专则专”“内容取向”三个原则。所谓“前后靠前”,是指内容在时间或国别上,可以划入不同时段或国别的,则划入分类法排序靠前的类别中。比如,Thesaurus Linguae Graecae(TLG),收录了古希腊诗人荷马的史诗至拜占庭帝国1453年的希腊数字化文献,从时段上来说跨古代和中世纪,但我们将其收录在“K12古代史”的类别中。又如The Soviet Estimate: U.S. Analysis of the Soviet Union, 1947-1991,既涉及美国情报外交,又涉及苏联史,我们将其收在靠前的“K512俄国及苏联”类中。 

  所谓“能专则专”,指能收录到具体国别或区域的,尽量收录到相关国家或区域,而不收录在时段或其他学科类别中。例如,在“K711加拿大”类中,收入了关于加拿大教育的期刊,以及加拿大政治、经济、社会等各方面的统计数据,这些数字资源,并未划分到本书第二编的教育学、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等学科中。 

  所谓“内容取向”,是指在选取数据来源和数据内容哪方面作为分类主要标准时,能选内容,则尽量以内容作为参考。例如,Country Intelligence Reports on Japan (1941-1947),虽然档案出自美国国家档案馆,但因反映的内容为日本,所以收录在“K313日本”类中。 

  总体观察数据库的学科分类,会发现“K712美国”类数量庞大,总计260种,略超总量的22.7%。而且在若干其他国别类中,也有很多文献源自美国。出现这种状况,最主要是因为美国的档案文献本身解密较多且相关数据库开发较多,也因为笔者自己长期做美国外交史研究,对美国的文献更熟悉一些。 

  反映同一学科的数据库,再按文献类型分。文献类型的字母代码见下表。 

  

A B C D E F
图书 期刊 学位论文/会议论文 报纸 档案 统计资料
G H I J Z  
报告

书目/索引/文摘 

图片 音视频

综合各类型的文献、不能划分到其他各类的文献 

 
 

  需要强调的是,上述文献是基于现代的出版类型进行分类的,它很难完全体现人类过去所积累的文献的所有特征,所以只能是相对性的。比如,档案在今天往往指代有密级的、生成之时尚不能为一般公众所查看的文献,但对于古代史而言,甲骨、碑铭、纸草文书、木板文书等,不管其当时的利用范围如何,都已是研究那个时代的珍贵“档案”了。 

  具体到一个数据库,本书的体例如下: 

  K13/E01,Medieval Travel Writing,中世纪游记 

  关键词:游记 

  “AMD [英国亚当•马修(Adam Mattew Digital)出版社推出的系列数据库] 历史与文化珍稀史料数据库集成”子库之一。文献资料源自大英图书馆等全球数十家图书馆与档案馆,时间跨越13—16世纪。提供了中世纪游记研究十分广泛的原始手稿收藏,主要包括旅行家们到圣地、印度与中国的内容,涉及中世纪欧洲人的态度与预想,种族问题,经济,贸易和军国主义等。收录有交互式地图显示旅行家们的旅行路线以及由著名学者撰写的引导论文等。 

  馆藏:北大,中山,国图 

  1.编号(K13/01):编号标明该数据库的学科分类(K13中世纪史)、文献类型分类(E档案)和同类型的流水号(01)。在附录一中,编号还起到类似页码的作用,以供索引。 

  2.数据库名称:包括原名及其简称、译名。 

  数据库名称一般先是原文照录。确定名称有时存在一定困难。一是数据库开发者,有时会改变数据库的名称,从而导致同一数据库在不同的馆藏名称不同。如美国档案类数据库“美国解密档案在线”(U.S. Declassified Documents Online, USDDO),原名为“解密档案参考系统”(Declassified Documents Reference System,DDRS)。这种情况下,本书统一采用最新的名称,同时在简介中介绍曾用名。二是馆藏者有时会根据所购数据库内容情况,进行重新命名。例如,国家图书馆购买了“珍稀原始典藏档案”(Archives Unbound, AU)中亚洲的部分专辑,命名为“珍稀原始典藏档案合集:亚洲”(Archives Unbound Asia)。这种情况,本书或按原数据库名称,或按收藏馆实际情况命名。三是存在总库和子库的情况。凡是能拆出子库单独售卖的数据库,本书则同时分列总库和各子库。如AU是由300个多个独立子库构成的合集,本书在“K14近代史”中介绍了总库,子库则分散在各类别中介绍。另外就是子库专题性质特别明显、各馆实际按子库组合购买的,也独立介绍。如“数字化国家安全档案”(Digital 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 DNSA)。 

  本书收录的数据库名称语种有西文(英、法、德、西班牙文等)、俄文、日文、韩文、中文5种。西文的,是先录原文,再录译文。俄文、日文、韩文,如有英文翻译,则先录英文,再录原文或译文。译文多数是该数据库原公司提供,少量由编者翻译。部分数据库原公司没有译文标题也不好翻译的,则只录原文。 

  关键词根据数据库内容选取,数量1—6个。由于在数据库分类时,已经考虑了学科或国别内容,为节省篇幅起见,省略了与学科或国别内容重合的关键词。比如,上述“K13/E01, Medieval Travel Writing,中世纪游记”,第一关键词应为“中世纪”,第二为“游记”,但考虑到K13本身已体现了中世纪的内容,所以不再重复列举。由于部分库只选一个关键词,就可能造成表面上未列关键词的情况,例如“K5/A01, Early European Books, 1450-1700(EEB),早期欧洲图书,1450—1700年”。实际上,正文词条中的“关键词”栏,可以认为是第二、第三等关键词。但在后面的索引中,实际上是把第一关键词也囊括进去的。 

  内容简介部分,介绍数据库的开发机构、曾用名和收藏的主要内容。如果系总库,则会大致说明总库的基本情况。如果系子库,则交代它和总库的关系。数据库语言为英语以外语种的,有时也会介绍语言情况。 

  馆藏或链接是利用数据库的两种方式。国家图书馆购买的数据库,部分可以在馆外通过国图读者账号远程登录、设置代理服务器等方式,实现馆外访问。此类数据库,介绍馆藏时会标明“国图(可馆外)”。其他的数据库馆藏,则一般在该馆局域网内,或者本机构人员通过所在机构专门的VPN才能访问。少量未正式购买但国内曾试用的数据库,会单独以某馆“曾试用”标识。少数几个分子库介绍的总库,如AU、DNSA、“珍贵历史档案资料库”(ProQuest History Vault, PHV)等,考虑到完整性,虽然其少量子库国内没有购买,也予以介绍。链接则是针对公开的网络资源。 

  馆藏调研时有两个困难。一是现在数据库内容丰富,某一馆可能只能购买本单位所需要的子库、模块或专题。例如,HeinOnline法律数据库有60余个子库,国内北大馆藏较多,但也只购买了28个子库。这类情况,因为子库已无法拆分,所以各单位购置的具体情况,只能由使用者查阅。 

  二是数据库开发者或者代理商,经常会围绕某些专题,把以往单独的、零散的数据库,组建成某种专题系列数据库。开发者中比较典型的如Gale公司,它把部分报纸期刊类的库组成Gale NewsVault,又把以档案为主的300余个子库组成AU,然后又把这两个库和它其他偏重原始档案文献的子库组合起来,形成了Gale Scholar超大型数据库。ProQuest公司曾把它的部分产品组成“ProQuest国际研究专题资源”(北大曾试用),其中包括英国研究(内有U.K. Parliamentary Papers, Documents on British Policy Overseas, The Cecil Papers, Queen Victoria's Journals, U.K. & Ireland Database, British Periodicals等7个子库)和其他地区研究(内有 Latin America & Iberia Database, Continental Europe Database, East & Central Europe Database, Middle East & Africa Database, Australia & New Zealand Database, India Database, Turkey Database, East & South Asia Database等8个子库)。代理商也会组合其所代理的产品,形成大型专题数据库。如国内知名代理商现代信息(CINFO),把其代理的亚当•马修出版社的60多个数据库,组成了“AMD历史与文化珍稀史料数据库集成”。虽然组合数据库的机构有所不同,但基本出发点都是考虑市场需求,把总库打包出售。但是随着数据资源的不断开发,某一总库中的子库数量在不断扩大,馆藏方因购置时经费和当时子库数量的限制,导致几乎不可能有机构能馆藏某一大型数据库全部子库的情况。考虑到此种数据库的子库可以单独购买,所以我们介绍馆藏时,以子库为单位进行介绍,同时在介绍总库时,标明某一馆所购买的子库数量。 

  本书后附“关键词索引(拼音序)”“数据库列表(字母序)”“部分数据库子库情况”“调研图书馆及参考书目”等附录,供读者参考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