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沙龙 > 读书/评介 > 历史并不仅仅属于人类
 

历史并不仅仅属于人类

 

  (《老鼠、虱子和历史》,[美]汉斯·辛瑟尔,重庆出版社)

  很多读者都对英雄人物在关键时刻扭转历史的故事津津乐道。但除了人为因素之外,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力量在暗中左右着人类的历史进程,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超越英雄的作用。《老鼠、虱子和历史:一部全新的人类命运史》这本书,就用独特的视角为我们揭开了推动历史车轮的另一个重要力量,那就是老鼠、虱子以及它们所携带的致命病原体。

  这本书中,从科学到艺术、从生命起源到人类的文明、从政治到军事,都被整合进一个有机的系统里。在这个系统中,人类与老鼠或者虱子等生命之间并非格格不入的独立单位,而是共同进化的生命共同体,它们会用奇特的方式相互影响——我们无疑会努力消灭老鼠,而老鼠也在黑暗之中默默支配着人类历史的走向。至于寄生在人体上的虱子,则更是与人类不离不弃,一直是人类历史的旁观者与参与者。尽管我们对它们往往不屑一顾,而它们对人类历史的影响却客观而真实。从这种意义上说,人类的历史从来都不属于人类自己,而是与各种生物共享的历史。

  作者汉斯·辛瑟尔是著名的微生物研究专家,在传染性病原菌研究领域做出过巨大贡献,而且和中国较有缘分,他在哈佛大学医学院任职期间,曾经指导过几名中国留学生,后者后来都功成名就,对中国微生物学的发展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比如汤飞凡和魏曦等,都是中国微生物学的先驱。还有一名学生谢少文,则是中国医学微生物学的开拓者。辛瑟尔还曾受谢少文之邀,于1938年在北京协和医院工作过一段时间。

  在这本书中,辛瑟尔立足于专业领域,而又跳出了专业之外,以宏观的视角审视动物、病原菌以及人类之间的复杂关系,特别是将瘟疫与罗马帝国的衰落联系在了一起,这在20世纪40年代是相当新颖的观点。书中关于瘟疫对于政治以及军事的影响进行了认真梳理。比如在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时期,远征军刚刚离开君士坦丁堡,军中就暴发了一场可怕的黑死病,导致十字军没能到达耶路撒冷。作者在书中列出了大量此类历史事实,而每个事件都可以看作是对历史的一次微调,给历史学家留下了大量想象的空间。在辛瑟尔之后,相关研究迅速成为一个重要的领域,比如探讨瘟疫与基督教崛起的关系、瘟疫与欧亚大陆东西方文明交流的关系等,都成为横跨人文历史与科学史研究的热点。

  文献表明,西罗马帝国曾先后发生过四次大规模瘟疫,每次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罗马城一度每天有五千人死亡,甚至皇帝都不能幸免。在巨大的死亡威胁下,罗马帝国的局面极度动荡,人们迫切需要一种强大的心灵安慰。令人失望的是,罗马信仰的所有宗教对此都没有任何解决办法。此时基督教对瘟疫给出了一个全新的解释:因为罗马人残忍地将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血腥迫害基督教徒,所以受到了上帝的惩罚。基督教许诺,只要相信上帝,死后就可以复生,而且犯过错误的人允许悔改,这种世俗化的许诺让人类的生命变得有意义,而不是任由瘟疫摆弄的动物,让处于绝望之中的人们看到了希望,所以相信基督教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基督教徒积极扶助病人、埋葬死者,并为死者作最后的祷告,给死人以安息,给活人以安慰,于是归信者日众,基督教就此在西方站稳了脚跟。

  不过,瘟疫并没有随着基督教的兴起而消退。传染病的阴影始终笼罩在亚欧大陆上空。“五胡乱华”之后,不只是中国,欧洲也陷入了混乱,当时东罗马帝国正在从非洲进口象牙,顺便带回了鼠疫。在此后的100多年间,鼠疫在欧洲爆发了十几次,东罗马帝国在鼠疫的袭击下人财两空,根本无力对抗北方游牧民族和波斯军队的攻击。波斯在攻击罗马的同时,也带回了鼠疫,随后波斯也遭到了鼠疫的沉重打击,波斯帝国就此陷入混乱。

  数百年后,蒙元帝国开始扩张,东西方交流更加频繁,丝绸之路空前繁忙,疾病流动也随之加快,商队把病菌从草原地鼠传到了人的身上,导致瘟疫在中国爆发,人口大量死亡,随后瘟疫越过天山,到达吉尔吉斯斯坦。蒙古军队包围黑海港口克法城时,用投石机把患鼠疫死亡的死尸射入城内,城里的病人在短时间内爆发高热、咳血、身体呈黑紫色,形状十分可怖,被当地人称为黑死病,这个名称一直沿用至今。

  欧洲黑死病的阴影从此再也没有消散,有人从城里逃往西西里,黑死病也跟着传播了出去。当时恰逢欧洲进入小冰河期,气候恶化,英法战争早已让人民身心疲惫,苦不堪言,从而成为黑死病的温床,易于病菌繁殖。加上当时的城市缺少环保意识、没有完善的排污系统、生活垃圾随意堆放、环境污染随处可见,而且中世纪住房主要是木质结构,适合老鼠在其中繁衍生殖,鼠疫得到了快速传播。同一条街或同一个村庄,若有一人染病,其他人便在劫难逃。欧洲有一半人因此而死亡。

  但有学者认为,正是在黑死病的推动下,西方才出现了文艺复兴,大大开拓了人们的文化视野,同时也开启了人们的科学思维。当以人为本的人文精神与自然神学结合之后,现代科学已经呼之欲出了。在所有这些历史进程之中,都隐隐可见病原菌的巨大影响。

  辛瑟尔正处于现代科学发展方兴未艾的伟大时代,人们迫切需要理解宇宙、生命、人类以及人类社会运作的一般规律。辛瑟尔深受这种思潮的影响,他在微生物研究工作的基础上,把视线也投向了更为广阔的人文领域,开始有意识地探索微生物与人类文明的命运之间的联系。正是在这个宏大主题的推动下,才有了这本书,并立即对读者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辛瑟尔在书中不但展示了科学家的严谨,而且表现出了文学家的想像力。他文笔流畅,而且充满了独具魅力的幽默感。书中既有对科学成果的介绍,也有对历史进程的思考,饱含着浓浓的悲悯情怀。读过之后,你会对大历史有新的看法,对人类的命运也有新的感悟。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12月07日        版次: 14     作者:史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