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者观点 > 西欧北美史

白建才:美国民间的冷战斗士:亨利·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

  摘要 一部冷战国际史,并非仅仅是美苏及其盟国政府间相互争夺的历史,大量民众与非政府组织投身其中,扮演了各种角色,对冷战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亨利·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便是其典型代表。1961年初,迈耶斯与一些志同道合者成立“冷战委员会”,以此为载体,投入到反击所谓共产主义扩张的斗争中。他们展开极其频繁的教育传播活动,宣传共产主义的扩张及美国面临的威胁,敦促政府采取有力措施,加强对外宣传战。他们与国内各相关非政府组织及国会议员密切联系,共同鞭策政府行动,特别是要求政府建立一个培养训练对外宣传战士的自由研究院。他们的活动获得了许多民间人士及非政府组织的支持和响应,加剧了国内外的冷战气氛。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的出现,或曰“迈耶斯现象”,是一个时代的反映和缩影,反映了当时东西方冷战的尖锐和美国民间存在的强烈反共情绪,代表了美国众多民间反共人士和组织的思想与活动。事实表明,美国不少民间人士和非政府组织并非冷战的旁观者,或被动参预者,而是主动参与者,积极推动者,有力支持者,在动员本国民众、演变敌国民心等方面,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政府无法发挥的作用,最终加速了冷战的结束。

  关键词:亨利·迈耶斯;冷战委员会;自由研究院;宣传战

    

  一部冷战国际史,并非仅仅是美苏及其盟国政府间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纵横捭阖相互争夺的历史,并非仅仅是相关国家的政府行为。亿万民众、大量非政府组织投身其中,扮演了各种各样的角色,对冷战的发生、发展乃至结束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目前,在国际学术界,冷战史的研究已深入到社会史、文化史层面,一些个体、群体在冷战中的作用开始受到关注。本文将主要依据笔者专程在美国胡佛研究所档案馆查阅的相关档案,就迄今为止尚未受到国内外学界关注的美国民间的一位冷战斗士亨利·迈耶斯及其组建的“冷战委员会”作一探讨,[1]以期管窥一些热心冷战的民间人士、非政府组织在冷战期间与政府的关系、在冷战中发挥的作用,进一步揭示冷战在美国的社会廻响及东西方冷战的全貌。

  一、 亨利·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的成立

  亨利·迈耶斯(Henry Mayers)是美国洛杉矶一位著名企业家。 1894年10月18日出生于纽约市,其父为俄国裔,母亲为德国裔。1914年高中毕业后即开办迈耶斯广告公司,经营广告代理和商业艺术等业务。之后,随着事业的发展,经营范围扩展至投资、地产和建筑行业。其间,曾于1917-1919年在美国空军服务两年。1926年移居加州洛杉矶,继续发展广告等事业。1958年曾被美国“西部各州广告企业协会”授予“年度广告人”称号。1966年8月20日突然去世,享年72岁。[2]

  关于亨利·迈耶斯早年的政治立场与活动,在胡佛研究所档案馆保存的“亨利·迈耶斯”私人档案中无任何资料,本文将不予涉及。就笔者目前所查阅的材料来看,1951年,他曾在加州发起反对众议院削减对美国之音拨款的活动。该活动获得美国一些政界人士的支持,联邦参议员休伯特·H. 汉弗莱(Hubert H. Humphrey)来函说“你正在做一件很有价值的工作”,“我们需要更多民众支持”美国之音“这一美国对外政策最重要的工具”。[3]可见,在冷战爆发之初,亨利·迈耶斯即已开始关注美国的对外宣传,以一个民间人士的身份投入冷战之中。

  1957年11月,迈耶斯致函参议员汉弗莱,希望他在下届国会中,在事关今后十年国家安全最重要变动中发挥领导作用,“支持国会对美国新闻署以及思想战总体地位的调查”,“这是我作为一个广告人和多次赴欧洲的旅行者多年来的关心,在那里我在评估美国之音的工作时感到愈加痛苦”。[4]其对美国在冷战中思想战的关切溢于言表。同年12月,迈耶斯再次致函汉弗莱,向其提出了设立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情报局的建议。翌年1月28日,后者在回信中称已研究了该建议,认为是合理的:“你关于北约情报局的建议是迫切需要的,我打算与我的同事分享你的建议。”“你关于广告行业要为情报、宣传、教育做些事情的观点极好,也非常需要”。[5]其对冷战的关切得到了美国政要的肯定。

  与此同时,迈耶斯在报刊发表文章,呼吁加强美国的对外宣传。1958年4月和5月,迈耶斯在《西部广告》杂志上接连发表了两篇文章《让我们推销美国-在不是太晚之前》和《在我们改进宣传之前,不要结束军备竞赛》。前者“吹响了广告业援助国家的号角,即运用广告技术在铁幕前后推销美国”;[6]后者强调“只要我们允许苏联在‘观念战’中击败我们,对于真正的裁军我们不要想有什么进步。”[7]迈耶斯对冷战事业的热心引起了美国政府的关注,1958年8月,美国新闻署聘其为“行政储备局(Executive Reserve)”第63位成员。该署还有个“行动储备局(Operating Reserve)”,当时有39个成员,由传播技术、无线电、出版界等从事与美新署工作一致的专家组成。这两个机构是该署为其在紧急情况下储备人才而设立的,一旦国家处于危急状态,被选定者将凭所发证件,在国防与公民动员办公室的协助下迅速转移到指定的安全地点,作为相关领域的核心人物发挥作用。[8]可见,亨利·迈耶斯此时已是美国政府所倚重的精英人物,其支持美国政府的政治立场可想而知。

  此后,迈耶斯更加积极热情地投入了冷战斗争。他参加了由一些企业界、新闻出版界、教育界等人士组成的“美国海外情报计划委员会”,为其领导机构全国委员会18名成员之一,着手研究“确定外国人对美国的态度及其改进建议”,担任该计划助理。[9]他受聘担任了参议员汉弗莱在西海岸的顾问,任务是为其寄送报纸剪贴等宣传品,起草关于宣传、情报与美国对外政策目标的讲稿等。[10]他也参加了一个包括一些国会议员的组织“为世界人民自由全国委员会”,作为来自洛杉矶的代表,共同开展反对赫鲁晓夫访美的活动。[11]他响应艾森豪威尔总统开展“人民对人民”交流的号召,与妻子发起了一个“杂志为友谊”计划(Magazines for Friendship Project),本人担任杂志为友谊公司董事会主席,自由世界基金会主席,出资募捐,收集书刊,向海外赠送,并鼓励动员其他美国人也这样做。[12]为了能在冷战斗争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1960年10月-1961年1月,他给包括副总统尼克松、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富布赖特、众议院议长萨姆·雷伯恩、国务院官员霍夫兰德(Hoghland)等数十名政要分别写信,请求支持他成为北约美国公民委员会15名成员之一。如在给富布赖特的信中,请求他把自己介绍给副总统尼克松,表示要“有机会把自己的全部时间奉献给自由世界的合作事业”。[13]然而,亨利·迈耶斯政治活动最眩目的就是在晚年组建了一个名字响亮的民间组织“冷战委员会”(Cold War Council,CWC),开展了大量冷战宣传活动。

  那末,一个以赢利为目的的企业家为什么要如此地热衷于冷战事业,乃至成立这样一个专志于冷战的组织呢?

  东西方冷战自1947年正式爆发,到60年代初,已持续进行了十几年。其间苏联集团的实力不断增强,经济实力从二战的严重摧毁中得到迅速恢复和发展;军事实力进一步壮大,特别是率先将人造卫星送上太空,建立了庞大的核武库;国际影响力持续扩展,亚非不少新独立的前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宣称要走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与苏联发展密切关系;甚至在传统的美国后院也发生了古巴社会主义革命,加入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中苏关系虽逐渐恶化,尚未完全破裂。

  与此同时,美国的处境似乎捉襟见肘,颇为被动。中国革命的胜利与中苏结盟使美国在亚洲失去了一个最大的盟友;持续3年的朝鲜战争使美国付出沉重代价,成为史上第一场未能获胜的战争;50年代中期开始越来越深地卷入越南事务,为其套上了一根难以解脱的缰绳;苏联屡屡在柏林挑起危机使美国穷于应付;U-2高空侦察机被苏联击落使其声誉扫地;对古巴猪湾入侵的惨败使其颜面尽失;亚非拉国家反美呼声的高涨使其狼狈不堪。

  亨利·迈耶斯作为美国一个资深广告人,一个企业家,从1953年到1961年,携夫人5次出国旅行,足迹遍及各大洲,目睹了所谓共产主义在全世界的扩张,美国及西方在冷战争夺中的颓势,面对这种形势,不能不忧心如焚。他认为,美国“今天遭到威胁,是由于没有将其观点‘出售’给自由世界的人民。在宣传领域,我们正在与共产主义者的冷战中遭到失败”。“美国失败的基本原因是将力量集中在军备和对外援助方面。相反,俄国及其卫星国看到核均势,将其征服世界的战略集中于非军事手段,即政治、心理和宣传战。”[14]据此,亨利·迈耶斯怀着捍卫西方自由民主制度和美国国家安全的强烈的使命感责任感,积极联络了洛杉矶一批志同道合者,于1961年4月成立了一个名称很大的组织“冷战委员会”,决心以此为载体,投入到反击所谓共产主义扩张、争取赢得冷战胜利的斗争中。

  冷战委员会是由加利福尼亚一些主要从事传播产业的人士组成的政治组织。由亨利·迈耶斯本人担任主席,肯德尔·埃林伍德(Kendall Ellingwood)任副主席,汤姆·范思特(Tom Fanst)任书记,威廉·格伦沃二世(William Gruver II)任执行主任。委员会成员均无薪酬,活动经费主要来自于社会捐款,包括自由世界基金会等基金会资助。[15]

  关于成立原因及任务,该组织在印发的第1号公报中给予了明确回答。公报首先设问:“为什么我国未能阻止共产主义在全世界的增长?”紧接着回答:“原因有许多,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我们的政府未能充分认识到冷战的性质,以及宣传在当今世界所发挥的重要作用。”随之提出其成立目的:“冷战委员会认识到,要成功地进行冷战是一个复杂的、多方面的行动,包括军备、外交、对外援助与贸易,以及其他的政府活动。同时也包括宣传,这是冷战委员会首要关心的。本组织的目的是鼓励和促进美国在全世界与共产主义的宣传作战时主动出击”。[16]在该组织印发的一份《冷战委员会是什么、做什么?》的宣传品中,进一步指出:“冷战委员会看到,世界共产主义在3个方面的威胁:经济、政治与道义。只有在经济领域西方在迎击共产主义挑战中取得进展。”“在亚洲、非洲、南美洲这几个至关重要的大陆,国际共产主义期待获得导致征服世界的胜利。在这些地区,共产党人正赢得政治战,他们也正赢得道义战。”[17]冷战委员会的目的是:“为了增加我们国民对美国需要在心理战、政治战、宣传战领域展开猛烈进攻的了解。委员会的目标不在于建议政府有关实施这一进攻的细节,它也不直接进行宣传。它从事教育公众和政府注意国外共产主义挑战的非军事方面的活动。它发动公民支持政府中那些正致力于更有效地迎击该挑战的官员。”[18]

  冷战委员会给自己概况了5个特点:

  “1.主要关心苏联帝国主义的外部威胁;2.由传媒产业人士组成,无偿服务;3.并非‘会员’组织,而是从事将教育与指导材料分发给已有的社团组织和企业机构;4.其政策基于来自对外政策研究所(宾夕法尼亚大学)、美国战略研究所(芝加哥)、苏联政治战研讨会(巴黎)的资料;5.无政治偏见,其非党派的目标获得了自由派和保守派双方的支持。”[19]

  冷战委员会确定其活动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1.传播:小册子,图书,影片,录音带;在报纸和广播上发表文章、讲话;公开演讲;广告画及其他大众传媒活动。

  2.组织工作:在现有的市民、宗教、企业、工会组织中建立冷战委员会社区委员会,并给予指导。

  冷战委员会由一些在公共关系和传播领域极有才干的专业人士领导,无偿服务,发展旨在加强美国在冷战中的力量的运动。

  冷战委员会设立顾问委员会,其成员包括冷战战略专家、传媒专家、政府研究专家,指导冷战委员会的政策和审阅其文献。[20]

  从上述可见,亨利·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的目标非常明确,即基于其“在宣传领域,我们正在与共产主义分子的冷战中遭到失败”[21]的认识,决心通过传播等手段,“教育公众和政府注意国外共产主义挑战的非军事方面的活动”,也即苏联阵营的政治战、心理战、宣传战,而非直接从事宣传活动,促使美国加强其对苏联阵营乃至西方国家、亚非拉地区的心理宣传活动,以最终赢得冷战胜利。

  二、亨利·迈耶斯与冷战委员会的活动

  冷战委员会确定其活动主要包括传播与组织工作两个方面,但在其档案中后一方面的材料几乎没有,有关传播方面的材料极多,以下就此作一概括阐述。

  依照其宗旨,从1961-1966年,亨利·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展开了极其频繁的教育传播活动,力图促进美国对国际共产主义的宣传战心理战。归纳起来,主要为以下几方面:

  首先,冷战委员会编辑发行其《公报》(CWC Bulletin),刊载分析美国面临的威胁、提高美国民众对宣传战重要性的认识、鼓动美国民众对政府施加压力、促使其加强对外心理战宣传战的文章及其他宣传材料,免费散发。如在第1期中,除了介绍该组织成立的目的宗旨计划外,还刊登了一篇《好人必须做什么?》的短文。文章首先扼要分析了双方的冷战武器,强调美国需要开展持续有力地宣传以阻止敌人对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征服;然后指出,许多国会议员清楚美国当前宣传的不足,但由于他们有各种压力,这就需要美国公民行动起来,“你们行动,议员就行动”;最后号召读者联合行动,向国会、报纸和广播表达自己的关心,传递冷战委员会的文献材料,与邻居讨论,在所属机构引入这些活动,传递请愿书等,“如果今天你和成千上万像你一样的人就开始这样的活动,明天华盛顿(对宣传的)漠视就将消失。”[22]公报末页有一段“政治战是我们防卫制度之本!”的论述,以及一个可剪下回寄的加入冷战委员会计划的申请表。

  公报第2-A期内容较多,共16页,包括《让我们开始赢得冷战》、《为什么我们正在失败》、《国家安全委员会:如何运作及为何不作为》、《展开自由进攻的极好机会》、《冷战委员会-是什么与做什么》、《增强美国在冷战中实力的6项计划》、《参加冷战委员会的公民十字军自由进攻》、《对询问“我能做什么?”公民的指导意见》、《致肯尼迪总统和美国国会的请愿书》、《问题与回答》等文章与说明。其中冷战委员会要做的“6项计划”为:1.自由宣言计划-总统发表一个类似独立宣言、门罗主义、解放宣言、威尔逊的十四点、马歇尔计划的关于美国长期目标的声明;2.胜利决议计划-促使1961年6月12日提出的第444号国会联合议案获得通过,该议案题为《美国人民的意志与其政府决心对世界共产主义运动获得完全胜利宣言》;3.公民协调委员会计划-使公众与政府认识到,全国数百个进行各种形式反共产主义活动的民间组织,需要顶层的协调与指导;4.自由委员会计划-使参议院822号议案《自由委员会与自由研究院法案》获得通过,该议案自1959年2月即摆在国会委员会;5.“非军事听证”计划-通过美国和海外专家在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众议院外事委员会的作证,使国会充分重视心理、政治和宣传战的作用;6.战略委员会计划-提议并促使通过立法设立一个全职的“心理、政治和宣传战总参谋部”。[23]这些计划真可谓雄心勃勃,杀气腾腾,一心要展示美国维护自由世界的决心和夺得冷战宣传战的胜利。只是由于美国政府担心这样做会过度刺激苏联,进一步加剧紧张局势,这些计划都未能实现。

  公报第4期转载了1961年3月20日迈耶斯发表在《广告时代》报刊上的一篇长文《美国宣传需要一个“新边疆”:苏联的挑战呼唤更具进攻性的反战略》。文章称,据估计苏联宣传部门在世界范围内直接或间接雇用了50万人,每年的宣传费用达20亿美元,正在开展世界最大的宣传战。[24]其最重要的宣传市场是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如果共产主义宣传在这些地区取得成功,欧洲也将陷落,美国也将屈服。目前他们正获得进展,古巴即是明证。但西方的反宣传则“薄弱而不足”,形成一边倒的态势,“我方处于败方”。美国从事宣传的新闻署在国内有3000人,海外仅1000人。[25]文章分析了导致这一状况出现的原因,双方的目标和政策,克里姆林宫心理的弱点,当前美国存在的误解,敌人对世界新闻出版的操控,自由世界的不统一,美国国会的拖延等。文章指出“西方的最终目标是彻底打败世界共产主义革命运动,解放被奴役的国家”,[26]“但只采取防御性行动永远不会赢得宣传战,只有通过进攻性反击才能取得成功”,[27]强调要采取进攻性反击战略,加强对苏联和国际共产主义的宣传战。该文借用肯尼迪开拓美国内外政策“新边疆”的竞选口号,从多个角度论述了加强美国对外宣传战的必要性,可谓用心良苦。

  其次,大量制作、印发其他宣传品,宣扬共产主义的扩张及美国面临的威胁,敦促政府采取有力措施,加强对外宣传战。包括制作小册子、宣传画,翻印政府和报刊相关材料文章,广为散发。其中一本小册子,封面横印一温度计,紧贴其上下有两行字,分别为“冷战需要清醒的头脑”和“来自冷战委员会的信息”。[28]封二为一篇短文,题为《共产主义征服全球的计划》,旁边配了一幅漫画,画面上,在蓝色天幕下,一只印有苏联国徽的红色巨手正欲抓取下面的地球。第1页印了两段话,第1段题为《通向胜利之路》,开宗明义,坚定声称:“我们必须赢得冷战。我们能够赢得冷战。”“我们必须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手段为胜利而战斗。我们必须阻止共产主义阴谋家的前进,迫使他们撤退。我们必须穷追不舍,直至永远粉碎他们统治世界的意愿。”[29]第2段题为《你可以做什么》,表示冷战委员会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委员会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要保证我们赢得冷战”。指出“我们必须要让华盛顿的领导人知道我们赢得冷战的决心。我们可以激励他们采取获胜的必要步骤。”[30]第2页为短文《走向胜利的第一步》,指出这第一步就是“抓住冷战的主动性”。“我们必须在全世界开始一个自由的进攻。我们必须不惜任何代价推动进攻”。“我们的政府必须采取以前从未采取的许多行动”。短文号召读者支持一些国会议员提出的《自由委员会法案》,该议案要求设立培训政治和心理战技术的自由研究院,今天就签署并寄出本书封三的请愿书。[31]封三为请愿书,其中有一段给总统的话:“亲爱的总统先生:认识到我国正面临着苏联持续不断征服的危险,我们恭敬地促请您尽快通过《自由委员会法案》”。下面是可供10人签名的横隔。请愿书左边的说明,在“现在就行动!”的大字标题下,再次强调“让你的总统知道,你想要我们的政府开始自由进攻”,要求将请愿书签名后寄给冷战委员会,委员会将及时把请愿书送交最合适的地方。[32]该小册子由加州储贷联盟成员银行义务分发,在这些银行营业部或分发点都可免费领取。

  冷战委员会也制作了一本《企业如何帮助赢得冷战》的小册子,其内容基于迈耶斯对美国公共关系协会洛杉矶分会的一次谈话。小册子在详细论述了冷战是一场“全球政治战、心理战或宣传战”、“非军事的整体战”,[33]以及苏联通过政治宣传战征服全球的计划与行动、美国政府的忽视后,急切地指出:“现在是迫切需要我们的草根公民了解被我们政府忽视的冷战专家的见解的时候了”,应当重视和利用基层民众对政府的影响。[34]“美国企业的管理者,通过其所掌握的公共关系和广告设备,处在为国家服务的很好位置。通过他的努力,我们的公民和政府可以更快地知晓冷战的现实”。[35]也即要其他美国企业像冷战委员会一样加入到动员民众、激励政府的冷战宣传中。

  在冷战委员会制作印发的宣传材料中,不少是关于《自由委员会法案》的。该法案是1959年国会两党的12名参议员共同提出的,主要内容为在行政机构内创建一个独立部门“自由委员会”;在自由委员会之下成立一个高级培训与发展中心, 即“自由研究院”,负责研究有关国际共产主义阴谋的系统知识;将反击国际共产主义阴谋的手段发展成实用科学;教育并培训政府官员、普通民众有关共产主义阴谋及反制科学的全部知识;创建一个信息中心, 负责散发有助于了解共产主义阴谋并击败该阴谋的信息和材料;为此, 委员会有权生产并发行各级学校的教材, 以及其他反共素材。[36]当时参院国内安全委员会举行了数天听证会,无人反对,参议院口头表决通过了该法案。但第二天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富布赖特提出异议,表示该法案应交由他的委员会审议。于是参议院又将该法案交给了对外关系委员会审议。此后该法案就被拖延下来。为了促使该法案尽快获得通过,冷战委员会印发了大量宣传材料。1962年7月1-4日,洛杉矶奥兰治县广告俱乐部发起了一个“为自由签名”运动(Sign Up For Freedom),旨在激发全国范围的支持自由委员会法案的民众运动,敦促国会通过被搁置的《自由委员会法案》。冷战委员会作为活动的发起者之一,领导了该县的签名活动,制作了多幅广告。在一个题为《为自由签名!》的广告中,印了一幅肥头大耳的赫鲁晓夫正在咆哮的漫画,文字解说道:“当他说‘我们要埋葬你们’,并非说要轰炸美国,或武装入侵我国。他说的是要埋葬自由。他埋葬自由的武器是宣传和政治战”。广告介绍了《自由委员会法案》的由来和目的,号召民众到指定的地点免费领取冷战委员会制作的《让我们赢得冷战》的宣传册,并在7月1-4日参加支持“自由研究院”的签名。该广告以一整版的篇幅,刊登在1962年6月29日加州《富尔顿新闻论坛》报上。[37] 1963年,冷战委员会制作了一个题为《什么样的研究院?》的宣传册,详细介绍了《自由委员会法案》提出的背景、目的、意义、社会各界的评论等,将国务院根据白宫指示提出的《国家对外事务研究院议案》与之进行了比较,指责国务院对《自由委员会法案》的消极态度是一种“失败主义”,[38]强调“美国必须现在就开始为自由世界建立一个妥适的非军事防卫结构。《自由委员会法案》为这一结构提供了重要基础”。[39]要求尽快通过该法案。

  除了自己制作印发,冷战委员会更多地是大量复制翻印宣传品,其中包括《生活》杂志社论《我们必须赢得冷战》,埃德蒙·泰勒文章《政治战:我们必须亮剑》,《读者文摘》编辑查尔斯·斯蒂文森文章《为赢得冷战,我们必须做什么》,国会辩论记录《宣传战》,美国政府编制的小册子《苏联的宣传术》等。冷战委员会向国内外广泛邮寄这些宣传品,同时鼓励机构和个人向委员会索取。

  再次,亨利·迈耶斯还亲自执笔撰写文章,到处发表演说,接受电台采访,参加相关会议,鼓吹设立自由研究院,加强对外宣传战。1961年1月,迈耶斯在印度《马拉巴先驱报》上发表文章《自由世界的团结与共产主义的挑战》,指出苏联正在实施通过宣传和政治颠覆逐渐统治全世界的战略,号召自由世界的人民通过持续的反击以挫败其战略。[40]前述《美国宣传需要一个“新边疆”:苏联的挑战呼唤更具进攻性的反战略》、《什么样的研究院?》等文章和小册子也是迈耶斯撰写的。在胡佛档案馆保存的迈耶斯档案专辑中,还有大量迈耶斯撰写的打字文稿,包括书稿《为政治战研究院而战》、书稿提纲《西方的安全赌博》等。或许是由于迈耶斯的突然去世,使这些文稿最终未能全部发表。

  迈耶斯并未满足于撰写文章印发材料,也积极参加各种会议,到处发表演说,接受电台采访,宣传其观点。1962年6月7日,他在加州奥兰治县支持自由研究院大会上发表演讲,从他几年前在泰国首都曼谷的美国新闻署办事处看到大量有关共产主义的宣传材料,而美国自己的材料却微不足道讲起,讲到共产主义宣传的“大火正在东南亚、近东、非洲和拉丁美洲燃烧”,[41]美国政府却没有真正理解这场挑战。他声称“在铁幕背后有6000所学校和177所大学专门从事共产主义者所谓的鼓动宣传训练,也就是指导从事宣传、政治渗透和各种各样的颠覆破坏活动。这些学校的学生都是从自由的亚洲国家招募来的,被送到莫斯科或布拉格或其他中心接受一年或几年的培训。然后他们被送回本国,并在那里找到工作,或者成为劳工领袖或专家,或者土地改革者、或者国家公务员。但是他们都是克里姆林宫的代理人,而且他们都致力于推翻其政府,而在这个政府里,他们却以本地爱国者的姿态出现。”[42]接着他介绍了《自由委员会法案》的由来及遇到的阻碍,指出“我们所需要的就是要有足够的公众压力以使得华盛顿认识到,这个《自由研究院法案》不能因忽视或漠不关心而被葬送,同时要使自由委员会尽早建立。”[43]在演说中他也介绍了冷战委员会成立的目的,鼓励“奥兰治县的市民不仅要激发巨大的公众热情,而且你们还会为整个国家树立沿着这个方向完成使命的榜样。”[44]整个演说设计精心,耸人听闻,充满激情,颇具煽动力。

  1963年6月12-15日,迈耶斯应邀参加了在佛罗里达坦帕市举行的全国州长研讨会冷战教育委员会会议,在会上发表了题为《被忽视的威慑力》的演讲。演讲中他从不同角度多个层面分析了美国面临的共产主义宣传的威胁,批驳了“经济决定论”、“受伤的熊理论”、“妨碍谈判成功”等影响批准自由研究院法案的观点,强调了南部大陆的重要性、苏联的弱点及美国加强政治战宣传战的必要性,最后得出5点结论:“1.美国冷战防卫中最严重的差距就是我们未对全面政治、宣传战做准备。2.尽管美国政策制定者现在反对,但这个想法得到冷战权威专家的广泛支持。3.国会许多成员持有这样的观点,但是他们必须在抵制国务院对行政决策的影响方面更加明晰。4.发挥国会对冷战政策更大影响力最快的可能就是自由研究院法案。5.通过支持这项法案,你们的组织将在克服我们国家未充分准备冷战政治和宣传方面采取积极的行动。”[45]他呼吁全国州长研讨会冷战教育委员会会议支持自由研究院法案。

  迈耶斯努力争取,在1963年4月参加了国会关于自由研究院立法听证的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听证会,同年还参加了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听证会,1964年2月参加了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的听证会,在会上详细阐述了之前在不同场合反复讲述的观点,为自由研究院法案辩护。

  第四,加强与国会议员、国内各相关组织以及拉美国家的联系,以携手合作,扩大自由研究院法案的影响,促进美国的对外宣传战。迈耶斯与国会议员有着广泛的联系,书信往来频繁。为了扩大公众对自由研究院法案的理解和支持,迈耶斯起草了给参议员的书信模版,分别署名寄给各位议员,请求他们寄来支持自由研究院法案的评论,附上照片,冷战委员会将制作成专辑,尽快发给50个州的主要报纸刊登。[46]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与不少非政府组织密切合作,共同促进美国的冷战大业。如在芝加哥美国战略研究所管理的自由研究中心中,迈耶斯担任其计划与发展委员会委员。1966年3月,芝加哥另一智库美国安全委员会设10万美元奖金,寻求“打击共产主义的最好方法”,“企业在冷战中作用的最好观点”,[47]冷战委员会为其合作伙伴。1964年1月28日,位于纽约的智库国家战略情报中心致函迈耶斯,说要出本论文集,介绍了其基本设想,征求迈耶斯意见。迈耶斯很快回信,自告奋勇,要写一章论述宣传战,且不要稿费。[48]

  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并没有满足于在国内的活动,也与国外建立了广泛联系,特别是拉丁美洲,试图加强这些地区反对共产主义的宣传战。1962年4、5月间,迈耶斯写信给巴西自由人民团结阵线领导人保罗·阿拉斯·菲尔霍(Paulo Avras Filho),希望把他作为冷战委员会的拉美顾问和通讯员,并寄去了冷战委员会的相关宣传材料。5月11日,菲尔霍回信表示,已将所寄材料交理论部研究,并尽可能付诸实施。[49]1963年8月5日,迈耶斯给哥斯达黎加驻美大使暨美洲国家组织主席戈扎罗·J.法西奥(Gonzalo J. Facio)写信,言及他最近就自由研究院问题拜访了国务卿腊斯克,交谈无甚效果,表明其并未理解一些立法者提出该议案的视点。迈耶斯请法西奥给他提供美洲国家组织委员会有关制裁古巴的建议内容和实施情况,并给法西奥附了一本冷战委员会最新编印的关于自由研究院的宣传册。[50]10天后,迈耶斯即收到法西奥的回信,给他寄来了美洲国家组织安全特别咨询委员会报告。此后,两人书信不断。8月23日,迈耶斯致函法西奥,感谢其8月15日的回信和所寄报告,称他怀着极大的兴趣读了报告,得知共产主义的政治力量在拉美持续增长,然后就该报告的内容颇为关切不厌其烦地提了4个问题,如问1962年4月美洲国家组织安全特别咨询委员会成立时提出要为“预警任何侵略与颠覆活动等”提供技术服务,迄今具体采取了哪些行动?该委员会也建议美洲国家组织成员国向该组织提供相互交流的预警计划,美洲国家组织委员会现在定期收到来自所有或大部分成员国这样的情报了吗?迈耶斯同时满腔热情地建议,该咨询委员会在9月复会时,应将中-苏干涉的宣传因素列入专门讨论的议程。冷战委员会认为,如果要迎击共产主义的总体挑战,美洲国家组织成员国必须用加强教育活动补充其当前的安全工作。[51]

  此外,1965年10-11月间,迈耶斯分别致函秘鲁、哥伦比亚、危地马拉、尼加拉瓜、巴拿马、牙买加、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拉美各国驻美大使馆,请求提供该国主要报刊名单及地址,以便与其建立联系,寄送冷战委员会的宣传材料。迈耶斯很快收到各大使馆的回复及所需材料。

  总结这一时期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活动的特点,其一是时间虽短,活动频繁。从1961年冷战委员会成立,到1966年迈耶斯突然去世,冷战委员会的活动基本结束,只有短短5年时间。在此期间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开展了大量活动,从制作印发宣传材料到发起征集签名的活动,从到处发表演说到去国会做证,迈耶斯奔走于全国各地,可谓全身心投入到美国的冷战事业之中。其二是目标明确,意志坚定。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促使美国民众和政府了解宣传战在冷战争夺中的重要性,美国加强宣传战的紧迫性,建立自由研究院的必要性。他们一直在为此目标坚定不移地努力活动。其三是上下结合,内勾外联。迈耶斯可谓是一个杰出的社会活动家,他与不少国会议员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即使不认识也很会拉关系、建立联系。他也与不少非政府组织关系密切,在其中任职。同时他也与国外有广泛的联系,他力图通过与各方面联系来实现他的奋斗目标。

  三、亨利·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活动的效果与影响

  亨利·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为加强美国的对外宣传战如此殚精竭虑不遗余力奔走呼号,其效果到底如何?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所采取的各种形式的活动,产生了很大社会反响。随着该委员会的成立及大量宣传品的印发,他们很快收到社会各界的大量来信。

  1.企业界:

  纽约凯尼恩-埃克哈特广告公司前董事会主席托马斯·达西·布罗菲(Thomas D’Arcy Brophy)来函说:“你们的主张是我读到的关于美国需要在国外进行宣传的最好的声明。”[52]

  芝加哥利奥·伯内特广告公司总裁利奥·伯内特(Leo Burnett)来函说:“我坚决支持你们表达的观点和原则,这是民间倡议的极好的第一步”。[53]

  1961年12月4日,华盛顿美国标志与指示器公司(SIGN AND INDICATOR) 公共关系部主任托马斯·G. 霍根(Thomas G. Hogan)写信给冷战委员会总部,说“很高兴最近看到《储蓄与贷款杂志》第11期关于你们与加州储蓄与贷款联合会共同发起活动的文章”。“当前我们正在制定一个本地区的计划,该计划可实现击败共产主义威胁的同一目标。现在我们有几个非常积极努力工作的独立的研究团体,我们感到需要一个总体计划协调这些活动,使他们保持行动。我们很感激你们能送给我们一些材料,如冷战委员会的文章、手册,等,这会有助于我们组织这样一个团体。任何这方面的材料都会极受欢迎的。”[54]

  2.学术界:

  洛杉矶西方学院公共事务副院长小约翰·安东尼·布朗(John Anthony Brown, Jr. )来信说:“这是我看到的关于美国信息与宣传活动问题的最好讨论。祝贺你们的深度分析。”[55]

  宾夕法尼亚大学对外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威廉·R. 金尼尔(William R. Kintner)赞赏道:“你们在做第一流的工作。”[56]

  新罕布什尔州曼彻斯特心理战委员会主席梅尔文·J. 戈登(Melvin J. Gordon) 认为:“冷战委员会公报第2期在各方面都非常好。它将非常有效地获得民众的支持。”[57]

  3.电台:

  慕尼黑自由欧洲电台格罗兹尔(D. F. Grozier)来函说:“你们的文章被送到了我们的各个部门。你们对形势的看法绝对正确。”[58]

  解放电台总裁豪兰·H. 萨金特(Howland H. Sargeant) 表示:“我特别喜欢冷战委员会在非党派的基础上给每个公民提供了建设性活动的机会,以增强美国(和自由世界)非军事战的能力。”[59]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戴维·斯科布隆(David Schoenbrun)表示:“我非常同情你们的目标,完全同意我们日益需要找到一个有效的方式反击共产主义的宣传。我也同意,当前西方对这个问题的注意是不够的。”。[60]

  4.政府:

  国防部副部长助理威廉·P. 邦迪来函说:“你们的一些发人深省的文章已被复印和分发给国防部的相关机构。”。[61]

  国务院公共服务办公室主任坦普尔·韦纳梅克(Temple Wanamaker)来函说:“国务院的一些官员读了该文,该文被交给有关人士进行研究。”[62]

  5.国会:

  参议员肯尼思·B. 基廷(Kenneth B. Keating)来函说:“我被你们的努力深深感动。你的组织在让大众知晓我们需要加强冷战宣传和活动方面正做着很好的工作。你们的有价值的计划取得了很大成功。”[63]

  参议员保罗·H. 道格拉斯指出:“如果我们使自由研究院法案获得通过,那是由于冷战委员会及其他团体给予的有力支持的结果。”[64]

  6.其他各界:

  洛杉矶西德·富勒(Sid Fuller, KFI)认为:“冷战委员会的计划为我们在争夺人心的宣传战中提出了一个决定性的优势战略。”[65]

  新罕布什尔州曼彻斯特克里斯琴·A. 赫特(Christian A. Herter)来函说:“你写的文章做出了非常有价值的贡献。”[66]

  纽约的保罗·G. 霍夫曼(Pall G. Hoffman)来信说:“我同意你的基本观点,即需要有一个统一的心理战战略,感到美国有特别的责任大大扩展和加强自己的计划。”[67]

  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的活动不仅在国内产生较大反响,在国际上也产生了一定影响。1962年1月15日,荷兰第三大报Algemeen Dagblad编辑霍夫曼(Drs.W.Hoffmann)致函冷战委员会,说“冷战委员会的工作及你们主席迈耶斯的文章多次引起我们报纸的注意”,“我读了迈耶斯先生的一些文章和出版物”,“这些都是关于苏联战略和反攻建议的很有价值的材料”。他表示该报想要发表一些关于心理战的文章,希望冷战委员会给他寄一些关于苏联在世界不同地区如何进行宣传的具体材料。[68]

  这就表明,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的一系列活动激发了美国社会各界对冷战宣传战的重视,强化了美国社会的冷战氛围,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美国对外冷战宣传战略心理战略的实施。

  其次,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的一系列活动与一些热衷于自由研究院法案的国会议员、政府官员、传媒人士、知识分子、其他非政府组织等社会力量的努力相结合,虽然未能使该法案最终获得通过,却催生了两个相关培训机构,也算部分地实现了其目标。

  一个是全国州长研讨会冷战教育委员会下设的半官方性质的州长助理进修学校。1962年,全国州长研讨会执行委员会成立了冷战教育委员会,旨在研究发掘教育各州公民“了解美国的自由传统”和“国际共产主义分子对自由的攻击”的途径与方法,普及相关知识。1964年,委员会提议开设州长助理进修学校,认为“从本质来看,冷战教育主要要求州长有一个在他的监督下能够执行其计划的副手。该副手的主管工作必须是将州长对冷战教育的关注转化为重要的行动计划,他必须对冷战、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美国各种自由与价值观、心理战、政治战以及如何在全州正确展开冷战教育计划的机制与技巧有一个基本了解。”[69]该建议获得全国州长研讨会的赞同,委托芝加哥美国战略研究所负责筹办。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利斯市的利利基金会(Lilly Endowment Fund)和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的西尔斯-罗巴克公司(Sears, Roebuck and Company of Chicago)积极赞助,为建校捐赠了资金。

  1964年12月1日,学校在佛罗里达州巴尔港亚美尼加纳饭店举办的第一期12天的培训班正式开学,共有16个州的行政官员参加,包括:夏威夷州的行政主任、堪萨斯州民兵指挥官、伊利诺伊州与俄克拉荷马州的民防主任、缅因州中等教育监管、乔治亚州长法律顾问、北卡罗来纳州国家事务委员会执行主任、一些州长执行和行政助理、州长新闻秘书、州长顾问等。学校安排了一批杰出的学者和专门从事冷战教育人员担任教师,主要讲授共产主义者的手段和美国自由传统,以及工会、宗教、新闻报道和联邦政府负责该项工作的几个机构在冷战中应发挥的作用等。

  美国白宫对该培训学校给予了积极支持,委派国防部、国务院、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的顶级官员来参加讲授和讨论。参议员托马斯·J.多德(Thomas J.Dodd)亲自授课,他称赞“本校为已采取的诸多有意义的措施中意义最为重大的一步,这些措施让我们的公民能够更加清楚地了解美国民主的价值和冷战的本质”。[70]在结业晚宴上,美国总统约翰逊发来了贺电,赞扬说:“在我的朋友法里斯·布莱恩特的领导下和优秀参议员汤姆·多德的帮助下,全国州长研讨会冷战教育委员会在成立近三年来做了大量工作解释严酷的国际政治事务。……考虑到和平、冷战和所有其他关乎我们国家命运的事务,州长的领导不仅是正当的,也是真正有必要的”。 “你们在这所州长助理学校学习就是跨出了这么一步,你们所做的工作为其他具有建设性意义和成果卓越的措施提供了样板”。[71]

  另一个是规模更大的私立自由研究院“自由研究中心”(Freedom Studies Center)。该中心位于弗吉尼亚的波士顿附近,占地671英亩。该中心最初是由美国军团(The American Legion)、美国军事研究所(American Military Institute)、美国安全委员会(American Security Council)、百万人委员会(Committee of One Million)、全国被奴役国家委员会(National Captive Nations Committee)、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等19个非政府组织、私立大学、地方教育部门联合发起的,有12所大学的校长、16个大学学院的院长、14个州的教育长官、16个教授、11个主要中学系统的顶级官员、39个国会两院议员等人参与了最初的筹划。[72]该中心1965年开始筹建,委托芝加哥美国战略研究所进行管理,计划与发起大学合作办学,包括本科、硕士、博士教育,在1966年6月首先开办关键的国会职员、州长助手及其他政府官员培训学院。

  上述众多机构和人士为什么如此热忱地要建立一个大规模私立自由研究院?芝加哥美国战略研究所拟定的建设方案给予了明确的解答。他们认为,共产主义分子之所以在冷战中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的教育体系存在巨大的差距。“共产主义集团有6000多所教授心理战的学校,美国却没有一所相应的学校。这样,在冷战斗争中,经常至少有15万经过专门训练的共产主义专业人士在对付人数极少的经过非正式训练的业余人士”。[73]自从1959年以来,每届国会都在讨论建立一个自由研究院以培养熟练的心理-政治战专业人士,正如美国军事学院给国家提供军事战的专业人士一样。大家希望自由研究院法案能最终获得通过。但越来越多的两党人士都认为,“无论一个政府所属的自由研究院是否建立,民间力量必须帮助缩小这个教育差距”。[74]很显然,这就是要动员和利用民间的力量,培养与共产主义者进行冷战斗争的专业人士。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两个冷战教育培训学校的设立是众多热衷美国冷战教育事业的机构人士共同作用的结果,并非某一组织、某一人士的独力所为。但是,不可否认,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也是这众多热衷美国的冷战教育事业的机构人士中的重要一员,是这“无数个力的平行四边形”中的重要构成。前已述及,迈耶斯曾亲赴全国州长研讨会冷战教育委员会演讲,并担任了自由研究中心计划与发展委员会委员。可以说,正是由于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和其他不满美国政府在冷战政治战心理战宣传战中的作为、急于加强的冷战斗士的共同推动,才使得这两个半官方和私立的冷战教育培训学校在官方的自由研究院迟迟不能获批的情况下率先建立。

  四、美国民间冷战斗士的缩影

  1966年8月20日,就在迈耶斯的政治活动达到巅峰之际,突然去世,其政治生命随之终结。巧合的是,今年是迈耶斯去世50周年,也是苏联解体、冷战结束25周年,在这样一个时刻,回顾总结其在冷战中的活动,似乎更有一番意义。

  迈耶斯真可谓是美国民间的一位忠诚顽强甚至狂热的冷战斗士。他对美国与苏联阵营之间在宣传战方面的所谓差距忧心如焚,积极采取各种措施,试图让美国政府认识到这一差距,开展对美国及国外反共人士的政治战宣传战技能的教育培训,加强对共产主义者的政治战宣传战。为实现这一目标,他与美国官方广泛接触,包括副总统、国务卿、众多国会议员等,与他们建立联系,发展关系,建言献策。他甚至毛遂自荐,多方活动,想要成为北约美国公民委员会的15名成员之一,在北约推广他的理念。他亲手创建了一个专事冷战的全国性组织冷战委员会,一度曾想将该组织扩展到国外,可谓胃口很大。他以该组织为平台,大量制作、印发鼓吹加强对共产主义宣传战的材料,到处参加会议,发表演说,多次到国会作证,宣扬其观点。他的一系列努力没有白费,迎来了不少人的呼应,也促进了前述两个冷战教育培训学校的建立。可以说,从上世纪50年代末直到1966年去世,迈耶斯一直是一个非常活跃的社会活动家,一个广告传播领域最著名的冷战斗士,一个风云一时的人物。

  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的出现,或者我们可以称之为“迈耶斯现象”,不是一个偶然的孤立的人和事件,它是一个时代的反映和缩影,是一个人数众多的群体的代表。自从科学社会主义学说出现以来,西方主流意识形态一直将其视为“一个幽灵”,必欲除之而后快。特别是俄国十月革命后,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在发展过程中的成就和失误更使西方一些人将之视为“邪恶的帝国”;各国共产党要消灭资产阶级和私有制、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纲领,以苏联为首的共产国际要建立世界苏维埃共和国的章程和推进世界革命的行动,更使他们极度恐慌与仇视,动员一切力量与之对抗就成必然。反法西斯的“二战”只是这一对抗过程的暂时休战。“二战”后这一对抗很快就再度展开,且由于苏联实力的壮大、社会主义阵营的形成、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的民族独立运动,使这场对抗成为史无前例的极具特点的全球冷战,一场被一些西方政要和精英认为是决定自由世界命运的“真正的全球性战争”,[75]一场“争夺……人心的向背”的战争。[76]基于这样的认识,冷战在美国就不仅仅是政府的行为了,大量具有强烈使命感责任感的民间人士和非政府组织也投身其中。这些非政府组织包括一些研究所、基金会、智库、工会、教会、私立学校等社团;有些是常设机构,有些是针对某一问题而建立的临时组织;有些与政府瓜葛不大,有些由政府暗中提供资金,受政府幕后操纵。1962年3月《洛杉矶时报》一篇题为《冷战委员会对冷战有新看法》的文章即指出,“据估计,热切渴望对共产主义挑战做一些事-乃至任何事的美国人,成立了500多个不同的组织。”[77]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便是其典型代表。他们是在美苏冷战、东西方冷战激烈对抗的时代背景下登上美国的冷战舞台的。正如本文上一节所述,他们的活动得到了许多人的响应和支持。他们的活动经费主要来自于民间捐款,许多人对其慷慨解囊,一次捐款1000美元、2000美元或5000美元者为数不少,最多者达12000美元。[78]他们也并非单打独斗,而是与众多已存在和新成立的非政府组织以及国会议员保持着密切联系,联合行动,并肩作战。不少著名的智库、非政府组织担任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的顾问或给予指导,迈耶斯本人则也在一些民间组织中兼职,[79]同时也是国务院新闻署行政储备局成员。包括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在内的众多非政府组织、冷战斗士共同促进通过自由研究院法案的活动和创建私立自由研究中心,便是他们联合行动并肩作战的集中体现。

  总之,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的创建与活动不是偶然的孤立的事件,而是东西方激烈对抗的产物,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和代表性。它反映了当时东西方冷战的尖锐和美国民间存在的强烈的反共情绪,代表了美国众多民间反共人士和组织的思想观念与活动,是民间反共人士和组织的一个典型,一个缩影。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与当时在美国存在的大量反共非政府组织密切联系,相互配合,上下其手,形成一个很有能量的冷战共同体。他们为政府或出谋划策,或扬鞭策马,督促政府采取他们认为更加合适的冷战措施。他们在东西方尖锐的冷战对抗中不是袖手旁观者和被动呼应者,而是主动参与者,积极推动者,有力支持者,在动员本国民众、演变敌国民心等方面,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政府无法发挥的作用,最终与其他因素共同作用,加速了苏联东欧集团的衰落和冷战的结束。

  American Grassroots Cold War Fighter: Henry Mayers and His Cold War Council

  Bai Jiancai

  Abstract: Cold War international history was not only the competition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Soviet Union and their allies at the governmental level, a considerable number of grassroots and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lso devoted to it. They played a variety of roles and exerted important influence 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Cold War, the typical example of which was Henry Mayers and his Cold War Council. In the early 1961, Mayers and some like-minded people established the Cold War Council and engaged in the so-called anti-communist expansion struggle. They carried out very frequent activities, propagating communist expansion and the threat the United Stated was facing, urging American government to take forceful measures to strengthen its overseas propaganda war. They kept a close contact with different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congressmen at home, spurring on government actions together, particularly requesting the government to set up a Freedom Academy aiming to provide training to overseas propaganda fighters. Their activities won support and response of many grassroots and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which intensified the Cold War atmosphere. The appearance of Henry Mayers and his Cold War Council or “Mayers phenomenon” is a reflection and microcosm of times, reflecting the intensity of the Cold War and strong anti- communist sentiment among American grassroots, representing the ideology and activities of most anti-communists and organizations. It is a microcosm of these grassroots and anti-communist organizations. In fact, many grassroots and anti-communist organizations were not the Cold War bystanders or passively got involved in it, instead, they were active participators, pushers and strong supporters. To a certain extent, they played a role that American government could not in the aspects of mobilizing American people and changing enemy countries’ ideology and so on. All this helped to speed up the end of the Cold War eventually.

  Key words: Henry Mayers; Cold War Council; Freedom Academy; propaganda war

  --------------------------------------------------------------------------------

  [1] 笔者查阅了中英文相关数据库和广域网学术资源,尚未发现关于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的论著。

  [2] U.S. Civil Service Commission, Security Investigation Data for Sensitive Position, Henry Mayers, Box 7,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3] The Letter from Hubert H. Humphrey to Henry Mayers, 12 June, 1951. Henry Mayers, Box 1,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4] The Letter from Henry Mayers to Hubert H. Humphrey, 20 Nov., 1957. Henry Mayers, Box No.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5] The Letter from Hubert H. Humphrey to Henry Mayers, 28 Jan., 1958. Henry Mayers, Box No.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6] Henry Mayers, Let’s sell the U.S.A.—before it’s too late, Western Advertising, April 1958, p.55. Henry Mayers, Box 7,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7] Henry Mayers, No End to Arms Race till We Improve Our Propaganda, Western Advertising,1958, May. (此为迈耶斯的翻印件,未显示页码)Henry Mayers, Box 7,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8] The Letter from Abbott Washburn, Deputy Director, to Henry Mayers, August 13, 1958. Henry Mayers, Box No.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9] Members of National Committee for an Adequate Overseas U. S. Information Program,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10] The Letter from Hubert H. Humphrey to Henry Mayers, 12 Jan., 1959.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11] Suggested introduction for Henry Mayers, Henry Mayers, Box 3,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12] How Business Can Help Win the Cold War,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The Letter from Henry Mayers to Honorable Sam Rayburn, Nov. 14, 1960, Henry Mayers, Box 3,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13] The Letter from Henry Mayers to Senator Fulbright, Nov. 14, 1960, Henry Mayers, Box 3,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14] Cold War Council, Program for a U. S. Freedom Offensive,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15] Henry Mayers, The Cold War Council—an opportunity for citizens in advertising, Western Advertising, August 7, 1961, p.22. Box 2, Henry Mayers,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16] Cold War Council Bulletin #1,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17]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2, Box 5, Henry Mayers,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18] The Cold War Council-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1, Box 5, Henry Mayers,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19] The Cold War Council-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p. 1-2, Box 5.

  [20] The Cold War Council-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3, Box 5.

  [21] Cold War Council, Program for a U.S. Freedom Offensive, Henry Mayers, Box No.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22] What Must Good Men Do? Cold War Council Bulletin #1, p. 3, BOX 5, Henry Mayers,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23] Six Projects to Strengthen the United States in the Cold War, Cold War Council Bulletin #2, p. 4,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24] U.S. Propaganda Needs a “New Frontier”: Soviet Challenge Calls for More Aggressive Counter-Strategy, Cold War Council Bulletin #4, p. 1,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25] ibid.

  [26] ibid. p. 2.

  [27] ibid. p. 3.

  [28] The Cold War Needs Cool Heads,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29] Cold War Council, The Cold War Needs Cool Heads, p.1,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30] ibid.

  [31] Cold War Council, The First Step to Victory, The Cold War Needs Cool Heads, p.2,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32] Cold War Council, Petition, The Cold War Needs Cool Heads, inside cover,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33] Cold War Council, How Business Can Help Win the Cold War, p.2,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34] ibid. p.7.

  [35] ibid. p.8.

  [36] H. R. 3880, 86th Congress 1st Session, Feb. 2, 1959, Eisenhower Library, Lilly Papers 1928~ 1992, box55, Freedom Academy (2),转引自张杨:《“自由委员会”立法之争-冷战前期美国反共意识形态探析》,《美国研究2010年》第4期。关于《自由委员会法案》的来龙去脉,详见该文。

  [37] Cold War Council, Sign Up for Freedom!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38] Cold War Council, What Kind of an Academy? p.24,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39] Ibid. p.27.

  [40] Henry Mayers, Free World Unity and the Communism Challenge, The Malabar Herald-Annual 1960-61, January 1961. Henry Mayers, Box 7,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41] Henry Mayers, Talk to Orange County, California, Freedom Academy Rally, June 7, 1962, p.1.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42] ibid. p.2.

  [43] ibid. p.5.

  [44] ibid.

  [45] Henry Mayers, The Neglected Deterrent, Talk at 1963 Conference on Cold War Education, June 120-15, 1963, Tampa, Florida.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46] The Letter from Henry Mayers to Senator, Henry Mayers, Box 3,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47] American Security Council: $100,000 in Awards for Best Ways to Fight Communism,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48] The Letter from Henry Mayers to Mr. Frank R. Barnett, Feb. 4, 1964. Henry Mayers, Box 3,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49] The Letter from Paulo Avras Filho to Henry Mayers, Sao Paulo, May 11, 1962. Henry Mayers, Box 3,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50] The Letter from Henry Mayers to Ambassador Facio, Aug. 5, 1963. Henry Mayers, Box 3,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51] The Letter from Henry Mayers to Ambassador Facio, Aug. 23, 1963. Henry Mayers, Box 3,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52]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3.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53]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3.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54] The Letter from Thomas G. Hogan to Cold War Council, Dec. 4, 1961. Henry Mayers, Box 1,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55]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3.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56]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4.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57]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p. 3-4.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58]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4.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59]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4.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60]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4.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61]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3.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62]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4.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63]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4.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64]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3.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65]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3.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66]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4.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67] The Cold War Council: What It Is and What It Does, p. 4.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68] The Letter from Drs.W.Hoffmann to Cold War Council, 15-1-62, Henry Mayers, Box 1,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69] The National Governors Conference,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Cold War Education, Jan.1,1965.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70] The National Governors Conference,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Cold War Education, Jan.1,1965.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71] The National Governors Conference,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Cold War Education, Jan.1,1965.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72] Institute for American Strategy, Freedom Studies Center: The Private Freedom Academy, p.1.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73] Institute for American Strategy, Freedom Studies Center: The Private Freedom Academy, p.1.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74] Institute for American Strategy, Freedom Studies Center: The Private Freedom Academy, p.1.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75] 理查德·尼克松,《真正的战争》,萧啸、昌奉译,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0年,第24页。

  [76] 美国前总统乔治·H·W·布什语,转引自梅尔文·P·莱弗勒,《人心之争:美国、苏联与冷战》,孙闵欣等译,孙闵欣校,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1页。

  [77] Gene BlakeL, This Council Has New Ideas for Cold War, Los Angeles Times, Sun., Mar. 25, 1962. Henry Mayers, Box 5,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78] The Cold War Council, Contributors List, Henry Mayers, Box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79] 与迈耶斯及其冷战委员会联系密切的智库或非政府组织主要有:宾夕法尼亚大学对外政策研究所,美国战略研究所(芝加哥),苏联政治战研讨会(巴黎),广告委员会(华盛顿),美国安全委员会(芝加哥),自由欧洲委员会(纽约),共产主义战略与宣传研究所(南卡罗莱纳大学),自由基金会(纽约),国家战略情报中心(纽约),自由电台(纽约)等。见Cold War Council, Program for a U.S. Freedom Offensive, Henry Mayers, Box No. 2, Hoover Institution Archives.

(本文发表于《陕西师大学报》2016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