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动态 > 期刊动态 > 《世界历史》编委会召开2010年度编委会会议
 

《世界历史》编委会召开2010年度编委会会议

    

20101218,为了迎接世界历史学科即将到来的迅猛发展的大好时机,同时为了进一步改进《世界历史》杂志的工作,《世界历史》编委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会议室召开了2010年度编委会会议,会议主题为“世界历史研究中存在的问题与世界历史学科的发展方向——兼谈如何把《世界历史》建设成为国际学术名刊”。会议由世界历史所所长、《世界历史》主编张顺洪主持。参加会议的有:主编张顺洪,副主编赵文洪、张丽,编委向荣、何顺果、张倩红、李世安、杨共乐、陈志强、侯建新、姚海、徐蓝、钱乘旦、黄民兴,以及编辑部成员马新民、任灵兰、张晓华、高国荣、国洪更、王亚平等人。
  

首先,张顺洪所长对近一年来的《世界历史》杂志所做的工作进行了简要的总结。他说,《世界历史》编辑部在这一年中做了一些新的尝试,编辑工作取得了新的进展,一些方面的工作得到了加强,如匿名审稿制的实行、专栏文章的设置、重点热点问题的探讨。但是,同时还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与一些优秀刊物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张顺洪所长认为,从作者投稿情况看,目前世界史研究还存在着一些明显的问题和不足。例如,理论性的文章、有深度的文章比较缺乏;学术争鸣不够;一些文稿的文字功底较差,甚至存在语句不顺畅、语法错误的现象;所附英文提要表述问题较多。张顺洪所长指出,在推动我国的世界历史学发展中,《世界历史》杂志负有重要的责任。我们应该进一步加强刊物引领学术发展方向的作用,积极开展学术争鸣,加强理论探讨,加强学风文风建设。诚恳希望各位编委能够提出加强《世界历史》编辑工作的各种意见和建议。
  

《世界历史》的副主编和编辑部主任张丽编审首先介绍了刊物的办刊宗旨和办刊导向,指出,我们一贯坚定不移地坚持用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理论指导我们的学术研究,坚持学术无国界、办刊有纪律的学术导向,在此前提下积极开展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学术研究。其次,向与会的编委们汇报了这一年来《世界历史》所做的具体工作和取得的成绩。例如,今年策划了三期专栏;组织了两个学术研讨会;约了一些高质量的论文,提升了刊物的学术水平;全面推行匿名评审制;建立了由不同专业学者组成的7人英文提要小组;更换了杂志的封面。当然,在具体的工作中还存在许多不足之处,如有分量的文章不多;理论性的、宏观性的文章还比较欠缺。存在这样的问题,原因是多方面的,需要我们和整个世界史学界共同努力改变这一状况。最后,还介绍了2011年《世界历史》的有关选题意向:(1)拉美史方面最新的研究;(2)有关西方文明的进一步探讨;(3)世界城市史的研究和发展;(4)西方保障制度研究;(5)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世界历史研究。
 

吴恩远研究员认为,《世界历史》杂志近几年办得比较好,尤其是匿名审稿制的推行以及刊物走出去的问题。关于今后的选题,他认为前苏联和东欧问题的研究应该加强,尤其是有关苏联解体的问题应给予重视,因为这不仅是学术问题,还与我们的现实密切相关。另外,还需要加强国际共运史方面的研究,尤其是对一些重大问题的研究尤其需要加强。
  

何顺果教授认为,世界史研究与中国史研究有所不同,它的研究有许多层次,一个层次是关于整个世界、整个历史的发展;另一个层次是区域史研究,如欧洲、亚洲、非洲、美洲等区域的研究;还有一个层次就是国别史。在这个多层次的研究中,他认为,最关键、最重要的是世界通史的研究,它有整体性、宏观性、关键性的地位。而在世界通史的研究中,史观是最重要的,它影响到世界历史研究的方向性问题。所以,刊物要办好就应该对一些重大问题进行探讨和争论。这可以说具有深远的战略性,对世界历史学科的发展、对刊物的长远发展都是有益的。
  

陈志强教授指出,在提高世界史研究的专业化水平方面应该怎么做,对此的理解各有不同。他个人认为,在提高专业化水平方面语言尤其重要,还有就是经典方面的问题。在此基础上,在历史研究中,德、才、识,再加上一个创新,才是最重要的东西。他还认为,好的学术论文一定要重视原始材料,重视原创性,重视理论高度。《世界历史》杂志这几年水平有所提高,今后要做的工作就是在推进和提高世界史研究的专业化水平方面下功夫。
  

徐蓝教授认为,作为一个比较重要的学术刊物必须体现学术的前沿性、时代性、科学性。无论你运用什么史料、史观,必须有一个唯物主义的态度。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问题也是要体现一个科学性问题,这是至关重要的问题。她认为《世界历史》杂志要着眼于中国世界史研究的人才培养,引领中国世界史研究的发展,要为世界史成为一级学科做出更大的贡献。
  

钱乘旦教授认为,我国读者对世界的了解、乃至进一步上升到对世界的理解都很欠缺。所以,在这种状况下世界史研究就很重要,反映和引领世界史研究的刊物也就更重要。在研究方面,他认为应该在大问题上下功夫,研究问题不能越讲越小,越讲离现实越远。国际学术界的学术研究也是比较重视现实,反映时代背景,并且注重思考大的问题。所以,我们作为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学者绝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远离现实,只为研究而研究。钱乘旦教授还强调了历史学的定位问题,他认为,历史学是所有人文社会科学的基础学科。
  

侯建新教授指出,在现在的形势下,我们应如何迎接世界史学科发展的大好时机是个问题。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的研究大大落后于现实的需要,许多需要研究的重要问题还没有人去做。同时,他还强调,虽然我们的世界史研究有了很大进步,如史料的运用、学术史的梳理等,但研究中还存在着不少问题,比如研究的碎化问题。
  

李世安教授认为,《世界历史》杂志的学术质量近几年提高较大,文风方面也比较好,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进一步提高刊物的学术水平。他认为,要提高刊物的学术水平,就应该考虑如何将基础研究和现实研究结合起来。所以,应以时代的精神来考察问题,尤其是重大问题。关于选题问题,他认为应以十二·五规划来抓选题,抓一些大的选题。关于英文摘要,需要进一步规范,要借鉴国际学术界的一些成功经验。
  

向荣教授指出,与以前相比,现在的研究条件可以说相当好,尤其是互联网的广泛应用,大量的一手资料可以从互联网上获得。所以,应该鼓励年轻学者可以利用自身优势,勇于探索,超越前人。关于《世界历史》杂志,现在有很大的进步,但还需要向其他优秀刊物学习。《历史研究》的一些好做法,如重视学术前史的梳理,应该学习借鉴。另外,我们应对国际学术界有影响的重大问题做出回应。
  

姚海教授强调指出,我们进行世界史研究必须要有国际眼光。比如我国的俄国史研究,现在存在的问题是:选题比较陈旧,资料过时,方法也老套。国外的俄国史研究已有很大发展,他们的观点、资料、方法更新都很快,可以说已远远走在我们的前面。这是我们在此方面存在的缺陷,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对此,他提出了两点建议。一是要了解国外学术界的最新研究动态,不然只能是自说自话,没有什么实质发展;二是要提倡和鼓励学术创新,提倡实证研究。所谓学术创新无非就是运用新史料、新方法,得出新结论。
  

黄民兴教授指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中东民族主义研究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研究运动;第二个阶段是研究思潮;第三个阶段是研究民族国家。第一个阶段的研究重点是中东民族主义的领导权问题和中东国家历史上的现代化问题。第二个阶段的研究重点是中东国家的民族主义思潮和现代化思潮。第三个阶段的研究重点是民族国家的构建和民族主义的研究进一步深入。目前,在该问题上我们的研究还存在着一些问题:(1)对民族主义的研究总体上仍是宏观性的,尚有许多空缺需要研究;(2)过于依赖英文资料;(3)过于依赖文献资料,实地调研不多;(4)过于依赖自己的研究,与国外同行的交流不够。
  

张倩红教授提出了一个世界史研究中的基本问题,即世界史学科的史料建设的重要性问题。她认为,我们目前的史料建设与中国史相比还很欠缺,这就导致了我们的世界史研究缺乏根基。所以,现在要做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加强史料的建设。另外,从史料角度讲,我们不仅对史料的重视不够,而且由于语言的限制,对史料的解读很不够,应该大力提高研究者解读史料的能力。我们应该从基础抓起,一定要培养年轻学者运用史料的能力,要有史料观,这是基础。在教学中,要注重培养学生的史料阅读能力。对于《世界历史》杂志来讲,也应该介绍一些比较有影响的资料。同时,刊物也应该重视世界史知识的普及工作,使《世界历史》不仅成为专业研究者的学术刊物,也应在公共教育方面做出更大的贡献。
  

杨共乐教授认为,在历史研究中应该重视实践的重要性,应该向社会学一样,重视田野调查。学者应该走出去,在实践中寻找问题,与文字和史料相印证来研究和解决问题。其次,要向老专家和老学者学习,尤其应学习他们中西兼顾、实事求是的治学态度,学习他们的宏观与微观、博与专统一的治学方法。
  

潘光教授对《世界历史》杂志提出了三点建议:一是要加大世界史学科的建设,《世界历史》要进一步走向世界,如举办国际会议,或与国外学术界合办会议;二是要多组织一些国外学者高水平的文章;三是要考虑出英文版的《世界历史》杂志,或者先出英文版论文选集。总之,《世界历史》杂志要走向世界,带动中国的世界史研究走向世界。

(世界历史编辑部任灵兰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