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成果

  • 王怀轩:尼罗河来信|普内比米尔石碑:托勒密埃及的圣与俗

      普内比米尔玄武岩石碑,曼彻斯特博物馆藏,8134号,出土于埃及,具体地点不明,高40.5厘米,宽28.5厘米,厚5厘米,1959年1月由马克斯·E.罗比诺私人捐赠   普内比米尔玄武岩石碑是2021年中华世纪坛“遇见古埃及:黄金木乃伊”展出的藏品之一,长期保存在曼彻斯特博物馆(第8134号),出土于...[查看详细]

  • 郭静超:斯芬克斯,从神秘、威严到诱惑

      狮身人面像   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斯芬克斯像   礼仪用椅扶手侧板   公羊头斯芬克斯像   坟墓标示碑上的斯芬克斯像   双耳安法拉瓶   一   公元前15世纪的一天,埃及王子图特摩斯在沙漠中打猎,疲惫时躺在一座大雕像阴凉处打盹。他做了一个梦,身旁的雕像--自称为“哈马科特”,...[查看详细]

  • 徐晓旭:“条条大道通罗马”:交通信息的展示与视觉化的帝国

      捷克作家雅洛斯拉夫•哈谢克在其名著《好兵帅克》中曾写道:“恺撒的罗马军团渡过了高卢海深入到了北方的某地,他们也没有地图。他们曾对自己说将换一条路回罗马,好从中长更多的见识。他们也走到了。显然正是从那时开始有了‘条条大道通罗马’的说法。同样,条条道路也都通向布迭尤维斯。好兵...[查看详细]

  • 刘雪飞:波斯帝国的道路遗产及其历史意义

      谈及丝绸之路西段的开拓者,许多中外学者可能会不约而同指向同一个人--亚历山大。诚然,亚历山大从爱琴海畔远征中亚、印度,建立了幅员辽阔的帝国,开创了希腊化时代东西方文明交流的盛况。然而,丝绸之路西段的开通,离不开亚历山大之前丝路沿线诸多民族和国家对道路持续不断地拓展、经营。其...[查看详细]

  • 陈志强:晚期拜占庭帝国雇佣兵控制权的丧失及其影响

    内容提要:晚期拜占庭军事衰败的重要转折点发生在12世纪,帝国中央政府逐渐丧失了对雇佣兵的控制权。最先失控的是雇佣兵的征募权,导致多渠道雇佣外籍士兵越来越频繁,随着雇佣兵人数越来越多,其作用越来越重要,原本作为辅助性武装力量的雇佣兵变为主力军;雇佣兵成分的多样性和复杂性加剧拜占庭...[查看详细]

  • 董子云:布鲁日习惯法的两次更迭与国王、伯爵、城市的权力之争(1281—1297)

    内容提要:1281-1297年,布鲁日习惯法发生了两次更迭。1281年,佛兰德尔伯爵居伊•德•当皮埃尔强行颁布新法,导致其与城市展开激烈斗争。13世纪90年代,法国王权介入,政治局势催生了国王与城市统治精英、伯爵与城市公社的两对同盟关系。在王权向佛兰德尔城市扩张的过程中,封建原则以及王室司法是...[查看详细]

  • 孙丽芳:拜占庭末代王朝的存续之道

      帕列奥列格王朝(1261-1453)是拜占庭帝国的末代王朝,也是最为孱弱的王朝。然而,它却是拜占庭历史上统治时间最长的王朝。以往史学界常常以衰亡视角审视该王朝,但对其何以能够长期存续则关注不多。在该王朝统治时期,拜占庭帝国外有强敌环伺,内已困窘不堪,逐渐成为地中海世界的“二等小国”...[查看详细]

  • 吴欣:古波斯寻踪:史上第一个世界性帝国如何统治中亚

      阿契美尼德帝国(公元前530-前330年),也称古波斯帝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世界性帝国。该帝国以伊朗西南部的法尔斯省(Fars)为中心,疆域囊括了从印度河谷到地中海沿岸、从欧亚草原到尼罗河上游之间的广大地区(图1)。   古波斯帝国虽为古代文明的集大成者(图2),但由于意识形态和学术...[查看详细]

  • 尹亚利:黄金木乃伊展与历史转折时期的埃及

      不久前,“遇见古埃及 黄金木乃伊”展览在中华世纪坛开幕。人们所熟悉的埃及文明,一般从公元前3100年左右开始,历经古王国、中王国、新王国等时期,到公元前后结束。法老、金字塔等古埃及文明的经典之作都发生在这个漫长的时期。此次世纪坛的展览集中展示的主要是公元前300年到公元300年间的埃...[查看详细]

  • 康凯:西方马克思主义史学视野下的古代晚期研究

      自20世纪以来,公元4-8世纪地中海世界政治、社会、经济结构的变迁一直是古代中世纪史研究的经典课题。这一时期涉及奴隶制生产方式向封建主义生产方式过渡的问题,因此同样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史学家们所关注的领域。   直到20世纪70年代,大多数研究者仍然在“罗马帝国衰亡”的解释框架下考察这...[查看详细]